說起去菲律賓考察,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出國。
 

小羊先一步去菲律賓,我只得自己搭飛機出去。記得自個兒走在機場的那一段路,心中滋味五味雜陳,混和著陌生、飄盪、不捨與感傷。說不出第一次出國為何有那樣傷感?可能與處境脫離不了關係。若是第一次出國,是出國領獎、遊玩,或者有薪資的出差,心情可能有所不同吧!
 

我對馬尼拉機場的印象,軍人、鐵灰色、鐵鏽的氣息,還有陽光熾烈不可親近,那肯定也與我心境相關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入住高樓層的旅館,港口海景一覽無遺。這棟貝聿銘設計的旅館,地理位置絕佳,碼頭的輪船點綴著逐漸敞開的海灣,與天際連結成一個背景。
 

我喜歡居住安靜美好的房間,有趣的是,我外出對旅館要求甚低。大抵苦日子過慣了,覺得入住好旅館太奢侈,即使邀約演講者付款亦然。
 

猶記當兵時有地方躺就行。睡過卡車、庫房、野地、走廊、墓地旁,能有棲身之處足矣!一回深夜自軍中返家,因不忍喚醒睡夢中的父親開門,竟在家中庭院枕著安全帽睡去,讓父親見了甚為心疼,心想自己當時真是不曉事呀!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日前摘了盆栽裡的辣椒,忍不住想嚐嚐味道,是否辛辣?辣椒放在掌心看了看,想想自己像神農嘗百草?最終還是作罷了!我想起多年前中秋節前夕,就是在家前這條巷弄裡荒唐著。
 

彼時我大學畢業了,卻一事無成的晃蕩,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晃蕩,掙扎著將打工辭去,29歲的我卻不知道怎麼辦?
 

應是1996年前後吧!中秋節前幾週,我和同學陳慶元、徐國能打乒乓球。一顆球彈出了界外,我竟然起了頑皮心,不想繞路去檢,欲以跳高的姿態,跳躍百公分攔球的網柵,我起跳的時刻,徐國能在我身後驚呼慘叫,製造戲劇效果嘲笑我的跳高,也許我騰跳至半空受了影響,硬生生跨落卡在網柵上,下體登時破裂了,鮮血立刻從褲子滲出來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今日老師問我,怎麼這麼頻繁?在網路寫文章呀!
 

是呀!我幾乎不太經營網路,一個月寫個兩篇文章,應是我最正常的狀況,最近是否特別閒呢?
 

上個月陳君寶先生,在九月底敲定一場講座,於耕讀園講一場成人寫作。君寶先生是教育推手,他總是有源源不絕的想法,推動新加坡的教育活動。我總覺得自己沒啥東西講了,他仍能找到題目給我,讓我整合與思考一番,也是新加坡的朋友們太厚愛,並不嫌棄我的講座,對我有無比的包容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

中秋連續假期,全家到烏來聚會,幾個晚輩在跟前玩耍,不時分享他們的積木、紙牌,以及新學習的事物。
 

幾個孩子4~7歲的年紀,傾聽他們的分享,常有讓我意想不到的啟發。


 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長輩家中水槽下,凍得打噴嚏的動物,那束口袋裡的謎題,我問五年級的三個班級,三個班級的孩子猜測的動物,答案差不了多少!因為可供想像的動物有限,但是孩子們的想像力,也是天馬行空相當驚人。
 

答案當然不是鳥。
 

我與鳥的生活經驗,其實多得數不完。童年時我的頑皮景況,鮮少有人可比,想來父母養育我,過程真是艱辛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夏季作文班最後一堂課,我在五年級這一班,說了一個不太像樣的謎題,讓孩子們猜一猜謎底。
 

謎題是有位長輩,晚上起床上廁所,快接近廁所時,聽到廁所傳來噴嚏聲。她驚嚇得趕緊叫兒子起床,說廁所裡面有個小偷,兒子準備了木棒防身,走到廁所旁聽見了噴嚏聲,才笑著說那不是小偷,是他在野地裡抓的一隻動物,放在一個束口的袋子裡,繫在洗臉盆下方的水管上,準備隔天烹煮食用。長輩住在中國北方,冬天氣溫僅有五度左右,那動物大概受凍了,連續打了幾個噴嚏。
 

我要孩子們猜一猜,袋子裡的是什麼動物?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前天接了一通電話,要我猜猜他是誰,我不想浪費時間猜測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沒想到電話又立刻響起來了,除了怪我將電話掛斷,還趕緊報上自己的名號:「我是大頭啦!」

 

我停頓了一下。大頭這個名字,我作文班的小朋友,應該甚是熟悉吧!大頭是個膽小鬼,大頭很調皮,大頭是個惡霸,大頭是不要臉的人…..,也就是說大頭是我故事裡的常客,和阿海、老皮齊名,故事裡需要名字時,這些名字常被我使用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在機場搭上公車,坐在門邊的位置,車身搖搖晃晃,我頂著嘈雜的引擎聲,正聯絡回國被交辦的事項。
 

一位善女子上車了,請我讓出座位,給兩位看不見的朋友。
 

我移動著身軀,掛上了電話,看著兩位看不見的朋友。兩位約莫60多歲年紀,拄著很細的鋁合金柺杖,雙眼雖然無法目視了,仍注視著光源來處,那神情彷彿注視著希望之光,我就是有那樣的感覺…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前天在培群小學,講一整日作文教學。
 

有老師問我,「當初你怎麼想發展這套作文教學?」
 

當我在台灣開了寫作班,又應邀四處演講初期,推廣這套作文教學,剛開始遇到很多不同聲音,這位教師問我:「你是如何走過來的?當你聽到不接受的聲音,你有什麼感覺?」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