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GARY已經50歲了,被債務與生活逼迫下,到餐廳當廚師了。他從未當過廚師,拿著自己開發的菜單,告訴我如何調配糖、醋、油的比例,將客人當白老鼠實驗?他說無論如何調配,客人都說好吃哪!老闆也讚不絕口。
 

GARY待過電腦店,為我修過電腦,為人風趣充滿故事,這一次急著修理電腦,拿給他幫我診斷,他確確實實是個不含糊的高手。
 

GARY蓋過房子、鋪過路、販過毒、入過獄、從事過金融業、網路業、跟過幫派、跑過船,還寫過小說,認識不少影視明星。他的人生令我咋舌,實在精彩的讓我不敢聽,但是他說也太悲哀了。窩在小店裡面當廚師呀!閒暇的時候還在看小說,店裡面沒人懂小說,也沒人懂得人生,只有一些玩手游的服務生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

2000年左近,我認識薩提爾模式,藉由導師約翰‧貝曼的帶領,在34歲時開啟了我認識人的「全新」路徑,我從這條路徑認識自己、認識與他人溝通、認識生命….,我陸續將薩提爾模式運用於人際溝通、師生互動、班級經營、企業訓練、閱讀與寫作。
 

薩提爾模式進入我的生命,這是一件美妙且不可思議的事,一直到近幾年來,我的學習與覺知的長進,都以薩提爾模式為基礎。比如我常分享的對話、感受的連結、在愛裡工作,甚至在課堂上與孩子的回應,對自我與他人的覺察.....我都是出於本能的即時回應,這些已經成了生命的一部份,很自然的運用了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小男孩長大了,相貌依然清秀,眉宇間有一道鎖,這麼多年來依然存在,他被母親帶來見我。
 

我和男孩談過話,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。他在日本出生,我和他對話有點兒吃力,但是對話的內容我都記得。那一次記憶深刻的是,他想和父親多一點連結,但身為社長的父親,語言裡充滿道理、期待與指責,男孩很難和父親接近。
 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
 

Peter A. Levine的《解鎖》,歷經了一個多月,最終閱讀完畢了。看著劃著密密麻麻的線條與註記,想自己也會這麼投入學習呀?
 

我的感嘆不是沒道理,學生時代我讀書沒耐性,一本書要劃線條註記以終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取出過去的參考書與教科書,可以看到翻過的書頁,總有一點兒髒污顏色,但是都是薄薄的一層,不是整本書都翻過的那種感覺,那是意志力的終點,總是讓學生的我長嘆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8月7日了,夏天的早晨,蟬聲稀稀疏疏,陽光從窗戶落座。我坐在窗畔的木椅上,看達爾的幻想故事,不自量力地想像:自己也這麼會掰。
 

昨天晚上到台北,和陳郁如談了《詩魂》,書包裡放著的《解鎖》,讀了一個月已近尾聲。內在有一股鮮活的創造力,因此才想讀讀達爾的書吧!看達爾在《神奇魔藥》與《女巫》的「瞎扯蛋」,我心知孩子會多喜歡?
 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2006年我回到台中,創辦千樹成林之初,惠文高中蔡淇華老師便經常來訪,他推動中學生的生命教育、文學教育活動不遺餘力,也將我介紹給曉明女中。
 

曉明女中非常盛情,自七八年前邀請我講座,年年暑假都固定邀請,我也和曉明有了深厚的情感。
 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2) 人氣()

 

 

結束三天了的「閱讀工作坊」,我融入了薩提爾模式,將帶領閱讀的方向,與薩提爾模式結合,這也是2010年之後,我在香港呈現「薩提爾模式的閱讀與寫作」之後,有意識地發展方向。
 

 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

史丹利街的果汁店,我坐在大方桌飲冰水,這一方小空間正美好。外頭法輪功鑼鼓喧天遊行,反法輪功也架著擴音器,在這個潮濕炎熱的夏季,兩旁服飾店與餐廳依舊林立,行人來往穿梭也湧入教堂,絲毫不影響一個快節奏的日常,這只是一個單純的香港星期日。



繽紛的史丹利街果汁店,販賣昂貴有機蔬果,免費的冰水鎮過檸檬草莓,清涼甘甜帶有蔬果滋味,一張大方桌也是免費。三個六七歲的孩子玩著拼字,我與他們對坐半小時,看他們歡樂互相出字謎,彼此拼湊簡單的英文單字,一旁畫著我不明白的小圖,他們正學習認識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對他們而言是新的。



週日的香港下午,我搭叮叮車閒晃,車上多半是外來移工,經過手沖咖啡店我便下車,飲了一杯單純的哥斯大黎加。我本欲搭纜車上山,卻不耐人群長龍久候,沿著人群一路走到中環,看見被大聲斥喝的孩子,大聲哭鬧的孩子,被邊哭邊被拉著走的孩子,廣東話聲調念詩特別好聽,但罵起孩子特別急促嚇人,抗議與遊行的聲音亦讓人慌亂。



」音調這麼鏗鏘,「延陵季子掛劍」聲調讓人傷感,與罵孩子的尖銳聲音都來自同處。史丹利果汁店的景象美好,不由得使人珍惜起來,冰水散去了炎熱的暑氣,安頓了疲累的腿部肌肉,我彷彿感覺細微的、清新的生命力在身體冒泡。我想起香港詩人陳滅,大學時在寢室以廣東話朗誦,楊牧的「有人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此番來香港演講,我考慮甚久才答應,全因張輝誠老師的熱誠。週五到機場報到,櫃臺告知票務未幫我開票,無法如願登機出發,我自嘲著應該是內在發揮力量,隱隱抗拒著我來香港講座!

我原先想著,這大概是天意吧!既然不能來香港,張輝誠肯定也能調度如常,絕對不會有問題,也絕對不會冷場,何況還有數位台灣來的教育伙伴,若是因故未來,也遂了我的底層心靈意圖。但我還是得盡盡人事,打電話喚醒票務,該如何面對無機票的處境?結果報到截止前,我取得票號登機了。

第一次來香港,是2006年應自然學校邀請,到中文大學、教育大學、兆基書院辦了八場演講,也在羅定邦中學辦了一場教學示範,對中學生主講古典詩詞,開放教師、家長與媒體觀課。然而2006年來港,我住在自校伙伴的家,不能用牙膏、肥皂、洗髮精,洗澡僅能用半桶水,睡在地板上睡墊,飲食自然清淡儉樸,我心思若非熱情之人,怎麼會首肯來港演講?我絕非熱情之人,但自校伙伴很熱情,對教育的奉獻讓我感佩,但我心思演講一次便罷,雖忝為自校的顧問,但不再接受自校邀請了。

第二次來香港,是2010年薩提爾世界年會,應薩提爾同儕陳茂雄之邀來港。原本陳茂雄來邀約,我也不大想來港分享,主因平日工作頗忙碌,來港免費分享且自付機票,此事非熱情之人無法,我當然非熱情之人,對薩提爾年會也不甚熱衷。但他甚為熱情,為我募得機票赴港,進行三個小時工作坊,此後打開赴大陸演講的旅程。此刻想來,自己甚不自量力,還需他人熱情推一把才首肯。

此番香港匯基書院劉華副校長邀約,我亦是念及張輝誠的熱情,我願意被感染一次,何況數百香港教師於放假日學習。我又被熱情之人推了一把,雖然心裡面決定只有這一次了,但我仍舊被熱情推動了。想來這世界需要熱情的人,若世界的人都如我,世界應如止水而不精彩了。此番前來,還與自校伙伴座談一下午,為自校教師打開內在,略談理念與人事,進行一場深度的對話,略盡顧問之責,誠屬美事一樁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
 

這幾年來,常受邀為書寫序,我大部分推掉了。寫序需看完一整本書,要說出書的特點,說出真實所感所思,還要能為書籍加分,因此寫一篇好的書序,我覺得並不容易。
 

總是拒絕出版社太多次,再拒絕太不近人情,因為彼此都需要幫忙,若恰好能抽出一點時間,也就答應下來了。

Posted by im80081888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