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台中微微雨,秋涼最適宜焚香,窗邊小坐看書,飲一碗茶聽音樂。枕著雨聲睡眠,又在雨聲裡起身,空氣似乎潔淨一些,只是我無緣靜坐品味,清晨趕往高雄講座,中午再往台北錄音,車上睡去大半時光,也覺得微雨的季候相隨,身心有通透的清涼。
 

新完成的冰山書,錄製了兩張CD。錄製聲音是我提議,起因有些朋友回饋,從網路下載演講片段聆聽,另外是在大陸的微課,朋友回饋頗受歡迎,若非上個月決定不去西安,應有巨量的錄音等待著,只是不在台灣播放。
 

我曾重聽網路的演講,聲音大多急促了點兒,聲調多半高了一些,有些竟不忍卒聽。尤其台東均一學思達講座,我對自己當天聲音不歡喜,聲音稍高了一點點,並不是很臨在的狀態。但是當初已經盡力了,所以也接受自己的狀態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這一週的作文課,主題是「死亡筆記本」,教材是多年前編輯,當年最流行的漫畫之一。幾年前上此課時,班上一半的孩子們看過。如今流行風潮過去,看過這漫畫的孩子,每班零星一兩個孩子。這一篇教材我仍保留,因為主題談到正義、權力與死亡,又使用奇幻的故事進行,我剛好用來談談江國慶案、蘇建和案,也談談孩子心中的憤怒。
 

若是擁有死亡筆記本,你會不會拿來使用?雖然是假設性議題,孩子們回答應都是直覺,也可能有一點兒負氣,甚至帶點搞笑的性質。但是今年我詢問孩子意見,孩子會動用筆記本的比例,遠遠超過過去幾年。問孩子們用在誰身上呢?今年最大的苦主,老師又拔得頭籌,理由是:老師不公平、被老師酸與諷刺,還有老師作業出太多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阿甲是個英雄人物,高中考上一流私中,不知何故被退學了,轉到我的高中就讀,我們成了無交集同學,他在隔壁的「好」班,仍然是個英雄人物。
 

我高中個子小,初進去時153公分,我無法靜下來「讀」書,常常在學校晃來晃去,老是被人喚過來、喊過去,要我付出勞力當公差,比如掃廁所、洗衣服、清掃宿舍之類工作,我不喜歡那些工作。但是一個猥瑣的人,被人找上了能如何?我完全沒法子抗拒。
 

我的確是個猥瑣的人,吸引別人來欺負我,同學還有幾個矮個子,就沒我這樣的待遇。同學常說我安靜,不敢在公眾場合亮相,私下就是個旁觀者,阿甲這樣的英雄人物,我無緣跟他對上話,然而我不止一次幻想,想要有他這樣的朋友,畢竟那只是幻想而已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我的命運該這麼苦嗎…」

她就這樣掩面而泣了。

她為解決母女關係,初來時滿腔怨恨,憤怒流露於言表,激動處淚水滑落。我讓她自由地憤怒,母親的控制與無能,父親的冷漠與疏離,她受了太多的委屈。母親要她拿錢給弟弟,她的金錢擲入了無底洞:「多少年了你知道嗎?給他錢做生意,給他錢買房子,我讀五專的時候,學費自己賺來的,媽媽一毛錢也不給我,我快被榨乾了,媽媽還要我拿錢給他…」

年輕時她就遠走,不想待在一個沒有連結的家。童年她是無聲的,甚至不敢有聲音,或是不知道可以有聲音,她背著弟弟煮三餐,母親嫌惡菜的鹹淡,責備她衣服堆了太多未洗,不讓她去學校旅行,她因此失去最好的朋友。父親曾拿著菜刀,與母親咆哮對罵,她躲在櫥櫃裡面發抖,她在櫥櫃裡哭著睡著,醒來被母親毒打一頓…

她長大就遠離家了,她想建立自己的家。她的男人都懦弱,或者會暴力對待她。即使她遠離家,也放不開這個家,回家就被無盡的勒索。那個曾經躲在櫥櫃裡的女孩,學會了言語反抗,母親不再那麼有力量,被她的言語傷害了媽媽,輪到媽媽像當年的自己,媽媽越是無助,她的言辭就越犀利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立秋過後蟬聲弱了,甚至完全靜音了,竟有點兒懷念起來,關於生不逢時的淒切寒蟬。若以時序觀之,日本的寫書信,過了立秋之後,就是殘暑問候,還是熱呼呼的季節,立秋只是名義上,天氣依舊酷暑
 

今年立秋至中秋,殘暑問候得也太熱情,此時即使蟬鳴亦不寒了吧!我盼望一場傾盆大雨,澆一澆殘暑氣焰,我究竟是有了年紀了。童年時期從未覺得熱,不止是氣候未劇烈變遷,而是孩童關注的是歡樂,歡樂的念頭影響感官,汗流浹背也從未在意。
 

前夜是中秋節,明月露了明亮臉,涼風稍來微微涼,空氣混和柚子的香甜,遠處檳榔花的清香,街道上烤肉的幸福味,我意識到秋夜的微涼,還有一絲幽微的輕盈。九月初從盛夏問候,至中秋前的殘暑問候,我除了演講、上課與談話之外,全時段投入書寫之中,夜裡12點睡眠,2點半起床寫作,5點再度睡下,7點出門講座,或者4點半起來寫作。書寫的時候,除了在高鐵上,除了在候車車站,我未開冷氣亦不覺熱,彷彿回到了童年,僅僅專注於遊戲之中,時序與我不大相干。睡眠是為了眼皮闔上了,不得不就寢安眠,有時候四點起床,一口氣寫到出門前,才匆匆將電腦收妥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到學校進行講座,總有朋友打招呼,這些朋友我大多沒印象,因為我對人的記憶,忘性比記性好太多。這樣的狀況我常自嘲,大概和倫敦的計程車司機一樣,能夠記得倫敦複雜的街道,但是對於外地街道的記性,比一般人來得還差。我對於事件的內容,書本裡故事的記憶,比對人臉與名字的記憶還強。
 

有時候也不全那麼回事,比如羅志仲老師曾說,我大學時期寫過兩封信給他,勉勵他要如何如何……,我全記不得了,他是我直屬學弟,我大四時他大一,我對自己的認識,不大可能這麼熱情寫信,但他當時說信件還保留著,我好奇這樣子的自己,不是我認識或者印象中的自己。
 

大部分的人我都忘了,瑣碎的小事我也忘了,所謂瑣碎的小事,是誰寫了信給我?問我的教育、或者個人問題?我全都忘記了。昨天到鹿港演講,我看著幾位夥伴眼熟,卻忘記了在哪兒見過?有幾位夥伴眼熟,一問之下是初次見面,我這腦袋有點兒像老人家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這是一篇稍嫌枯燥的心得,因為沒有故事,但是我甚想記錄,為自己留下提醒。
 

這兩個月將舉辦工作坊,比過去三年的總量多。每一次的工作坊,因為參與成員不同,各有不同面貌發生,也常讓我有新體悟。剛剛結束兩天台北工作坊,也讓我有不少心得。
 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的老師約翰‧貝曼,在薩提爾著作重新出版的前言,提及自己第一次上薩提爾的課程,寫下一段話:「薩提爾留給我的第一印象,是在晤談中不斷向來訪者提問,就像是蘇格拉底的化身,不過那時我還沒有意識到,這些問題通常都聚焦在體驗層面……那時,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魔力,而不是她的技術和方法。」
 

我第一次見老師貝曼,第一印象也是他的魔力,我才一頭栽入學習薩提爾模式。
 

我將薩提爾運用於教育,以及親子互動上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82829日兩天,我在育英國中舉辦講座,有幾個很特別的意義,其一是我國三轉至育英國中,在育英國中畢業。其二是育英校長陳綉絹,是我父親的老同事,也是舍弟隔壁班導師,舍弟對她仍有鮮明記憶,稱她恭謹謙和且溫暖。其三是我與張輝誠老師同台,共同參與兩天工作坊,內涵是講座、對談、聽眾提問與對話,是我第一次與輝誠兩天工作,我很感動也開心。
 

輝誠第一天初登台,便真情流露,提及台下的恩師謝富美老師,在輝誠早年迷途時,如何給予溫暖的陪伴。輝誠的開場白,真摯感人敞開內在,似乎開啟了一道最深刻的門,讓我感動震盪,在場應有不少老師有如此感覺。我為輝誠感到讚嘆,他如此真摯自然,坦蕩直率且大方,未料他一開場就送上這個特別的禮物,彷彿為兩天定調與序幕。
 

因為輝誠的邀約,我很願意同來工作坊。主因我喜歡張輝誠這個人,和他同台對話再自在也不過。我在輝誠講述中,聆聽他的成長過程,他如何躲在貨櫃車裡,流浪七天的生命過往,返家時看見父親寫在日曆的手札,記錄輝誠何時離家那樣灰暗晦澀的記憶;孩提及如何被惡少毆打,打趴在地上。那勾起了我成長的幾個畫面,我也和父親衝突,也試圖離家出走,我更被惡少毆打數次,甚至打破眼鏡,眼睛瘀血一個月,那樣無助的悲傷的內在,我重新看見自己那段時光,如何有勇氣走出來。這一次他提及的生命故事較多,這是我過往不曾聆聽的部分,此次聆聽甚多甚多感動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三年前我在草屯國中,與高雄市教師工會董書攸初識,自此就開啟一連串因緣。當時的書攸,邀請我在高雄學思達場合演講,推薦我去學校辦工作坊,讓更多人認識薩提爾模式。隨後書攸從我建議,邀請見曄師與羅志仲老師,將薩提爾更深、更實務的帶入。
 

我很感謝書攸與高雄教師工會,見曄師與志仲的相助,還有高雄教師的樂於學習,我有很深切的感動。牽起這些因緣的還有張輝誠老師,學思達的眾多夥伴,我看見夥伴的影響力,這是以前我單獨走動未見的風景,乃覺得台灣這波下而上的教育運動,影響力實在深遠。
 

821~23日我到高雄,為高雄教師工會舉辦三天工作坊,看見的都是老面孔,甚至有上了成蒂、張瑤華、見曄師、陳桂芳老師課程,還來上我的工作坊。我的工作坊比較單調,因為開發不出新的面貌,我鼓勵學員別重複上我的課程,那是因為我能做的不夠多。但是這一次的工作坊,我邀請老學員郭進成老師協助,是否能示範從志仲老師那兒所學?讓我也能有所學習?也進一步帶出師生互動、班級經營的有效示範,讓每位教師都有所收穫、也能帶給家長學習,日後也許教師共備,或者學校邀請親子講座可運用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