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麻街的董事長,是多年的好友了,她邀我進行一場演講。我問現場的與會者,來聽講想要得到什麼呢?想要關懷孩子、瞭解孩子嗎?與會觀眾莫不點點頭。
 

一位教師亦點頭,我問老師想解決什麼嗎?
 

教師回答,孩子不安靜學習,該怎麼應對呢?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佛堂辦兩日工作坊,是非常特殊的體驗。
 

大殿上諸尊活菩薩,聖像莊嚴示現慈悲,我能感受溫暖的能量。門外有安靜的信眾,因為大殿正上課,虔誠的信眾在門外,遠遠的參拜禮佛。
 

 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飛機快降落的時候,3歲孩子不停哭鬧,鬧著要上廁所。

飛行安全的規定,起降時乘客須坐在位置上,不得任意離開座位,連空姐都坐定位了,且孩子十分鐘前才上過廁所,父母該怎麼辦呢?

 

父母不斷哄著孩子,說飛機落地就能去了,但是孩子不依不饒,哭著、鬧著、翻滾著,從父母緊抱的懷裡滑出,父母哄著、規勸著、訓誡著到恐嚇,孩子哭鬧越來越大聲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秋天有一種蒼鬱的氣息,恬靜與滄桑的感覺,會落在心間特別深,那是我從小就有的感官。


 

未成年時滄桑感強,因為不識愁滋味,將滄桑感帶入生命,成為一種複雜的韻律。我的不成熟時間甚長,滄桑感的佔據亦長,內在百轉千迴弄不明白,直到學習薩提爾後有所成長,知道外在與內在感官變化,恬靜感就特別深刻,但就像起了毛毬的毛衣,我能看見恬靜的毛衣,有幾顆滄桑的毛毬點綴,那是過往的生命,如今沈澱在感官之中,有種清晰可見的自由。
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1年左右我閱讀托勒,為我帶來深遠影響。托勒用精簡的文字,清晰可理解的陳述,讓我懂得冰山最底層,在渴望之下的「自我」,理解為何那一層次是「自我」、「大我」、「我是」……
 

托勒也是我理解「正念」的來源。
 

我將「正念」融入「對話」,融入「冰山」的運用,是從托勒的「當下」開始。冰山對我衝擊本就巨大,2000年我接觸冰山,看懂貝曼的脈絡,讓我內在激動不已。但是對於內在的「我是」,我看似懂得卻又不懂,直到閱讀「托勒」之後,內在的一扇門被打開了,命運安排特別巧妙,其後我閱讀列汶、ACE與腦神經科學,彷彿都是安排好的情節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新加坡的行程結束了,我想起侯麥的電影「綠光」。
 

維基百科介紹這部電影:「德斐琳(Delphine)在她的夏季假期間被伴侶拋棄,獨自在巴黎閒逛。朋友都勸她不要再自憐,亦不要再傷心,應該外出認識新朋友。然而,去過數個地點後,德斐琳始終找不到她的真愛,更何況是快樂,其實是因為她態度消極,不願尋找,只是等待;不過,這種消極卻是出於一種積極、深刻的信念,對純粹的愛情存在的相信....」
 

20年前看這部電影,對於女主角看見綠光的畫面,印象深刻極了,但是我很難詮釋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深夜,一位母親私訊,問我在台灣嗎?
 

我隔天清晨才要出國。
 

這位母親隨即來電,悲傷的敘述親子衝突。孩子正當青少年,個性頗為叛逆,責任不想承擔,生活有很多失序,父親一時動怒了,負氣要孩子別回來了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行天宮下捷運,台北的天空陰霾,賣玉蘭花的阿婆走來,眼神殷殷切切,為了50元的生活費,我數次在行天宮站遇見她。陰霾的天空下,其實無風也無雨,偶爾也見幾個人帶傘,我就是其中一個,從滂沱大雨的台中來,手裡的雨傘成了柺杖。
 

進入大樓的教室前,一個清秀女孩步行上階梯,手裡拿著一根鋁杖。
 

我在她身後30公尺,她眼睛無法看見,是寫作課的學員,所幸天空只是陰霾,女孩不需要勻出一手撐傘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巷子口的阿桑將我攔下來,要我訓上高中的孫子,說孫子對課業不在意,不好好讀書……云云。
 

孫子時而低頭,時而看路邊的車,對奶奶的責備顯得無奈,神情像漂浮的太空人,沒有重力感的狀態。他穿著學校制服,手腕上戴著彩色手環,腳下的球鞋雪白得有點兒亮。
 

阿桑的聲音將我拉回來:「一點兒查埔人的氣魄都沒有,根本不像男子漢,讀冊也不好好認真讀,整天只曉得玩,交一些壞朋友……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媽媽跟我抱怨女兒,動不動就生氣,最近的事件是:母女一同去書局,女兒想買一本托福的書,卻在言情小說區流連,翻了好幾本言情小說。母親笑著說:「看這些書不會讓妳英文高分。」
 

女兒突然翻臉:「翻一翻這些書不行嗎?」
 

媽媽解釋:「可以呀!我沒有說不行呀?」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