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雜文 (20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薩提爾的選集:《當我遇見一個人》。我閱讀簡體字版,已經將近十年前,閱讀了一兩遍左右,此番繁體字版重印,我又很仔細閱讀一遍,有些細節過去沒注意,也有不少新的體會。


這幾年推廣對話,幾乎以「好奇」為主軸,透過好奇探索彼此,傾聽與覺知自我,從好奇延伸出來的覺察、停頓、呼喚名字、回溯……,我不知道從何發開始發展好奇,大抵是透過我對自己的觀察,好奇自己與他人對話的差別?至於呼喚名字是為了專注連結,但是如何會這樣列出提醒?我未專注探索過程。我重新看《當我遇見一個人》,有一個段落讓我驚訝,因為過去看的書,未將這一段畫出來,看來我漏了或者忽略了,此番重新閱讀彷彿「撿漏」,撿拾了過去掉的寶物,這個段落讓我省思,也許我早透過閱讀,內化成一個模式了吧?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0 Wed 2019 14:39
  • 置頂 汶萊

汶萊的朋友邀請去演講,多年前我拒絕了幾次,主因需要轉機才能到達,人至中年不喜奔波,旅次輾轉需在轉機處等六小時,只有熱情如張輝誠者才能如此。因此汶萊的夥伴們,搭機到新加坡、馬來西亞上課,並問我為何不到汶萊?

我不想要轉機是主因,其次演講選擇很隨性,如今因為新加坡去了多次,我不再去新加坡了,主因之一亦是隨性。但這兩個理由,汶萊夥伴不認為是困難,既然隨性亦可隨性到汶萊,尤其去年底汶萊航空直航了。

我對於「南洋」的認識,始於歷史與電影中,我記得年輕寫過一篇小說〈日本姨婆〉,寫的是慰安婦的故事,小說筆下著墨的南洋都是虛構,我只有去過菲律賓,但憑腦內的想像拼湊,未料近五六年來,我對「南洋」越來越親近。過去不知道星、馬、汶萊的地理與歷史,如今我能清晰知道他們歷史,甚至很準確畫出馬來西亞的地理,我頻繁去的南海,是重要的海上十字路口,早年就是強權爭奪之地,因此除了泰國都被西方殖民。汶萊在婆羅州北部,與馬來西亞比鄰,比新加坡大10倍,人口只有40餘萬人,華人僅有4萬餘人,當然包含了知名的影星吳尊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大陸的夥伴轉來一訊息,文字很平淡,但我卻字字看得仔細,感到很深的感動。可能是我跟夥伴很熟,這位自稱「河馬」的夥伴,是一位離職教師,專職在家中帶孩子。

她的先生也是教師,多年前她先生從友人處獲得一份錄音,這份錄音是我在上海兩日的講座,聲音非常不清晰,他先生竟然聽了數次,並且陸續看了沒有圍牆的學校、麥田裡的老師、心教……,組織了讀書會,跟我取得連結且訊息往返,「河馬」亦組織書友會,分享書中案例、與夥伴對話,帶動一個上千人的社群成長。

去年她先生邀我做工作坊,我請他們降低收費,降到非常低的價格,到只要不賠錢即可,因為大陸工作坊普遍價格較高,是台灣收費的三倍,他們欣然同意了。在工作坊之後,我請她們邀張天安老師,進行一系列工作坊。今年我到南京走訪,河馬及其先生特地從遠地趕來,和我吃了一頓飯,我感到他們夫妻的穩定,以及他們持續帶領對話、經營社群、陪伴家長、孩子與教師,我有深深的感動。他們正如同台灣的郭進成、李明融、謝佩珊……等學思達夥伴,還有在個領域推動對話的朋友,將對話推廣與帶領到各個角落。

「河馬」前幾天寫了一篇文章,關於自己的失敗,蘊含著她的成長歷程,讓我想到很多失敗的孩子與大人,這一篇看來平淡的文章,是很好的一個示範,雖然文章有點兒長,但我很想分享給生命的學習者。

文章如下: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常有人問示範教學,是否會感到緊張?我似乎未感到緊張。難道都不緊張嗎?那當然不是的,我去演講或者示範教學,早期好多次汗流浹背,頭皮乃至全身發麻的經驗。

過去看身經百戰的戰士,扯開衣襟傷疤累累,如今站在講台前的講師,若扯開衣襟應也有美麗的疤紋。不說過去的「戰役」,最近的一次作文示範,51個學生在場,1百多位觀課師長,我自覺授課並未如我完美期待,有兩位孩子不是那麼投入,只是沒有影響課堂罷了,這在示範課堂中,十次總會遇到一次。

下午議課的時候,有位家長M一連提出四項意見,包括我的手勢、故事結構的清晰度、我戲劇性的語態,還有兩位孩子不那麼投入,給了評斷性的意見。我一連聆聽了四項意見,內在其實平穩安然,仍以好奇回應家長,瞭解家長想要的理想面貌?

倒是其他觀課家長L、B來哭訴,哭訴那位家長怎麼可以這樣說?L甚至說著哭了起來,為「我」感到好委屈,好心疼一位老師沒被看見。我問L:但我不委屈對嗎?因為N大膽回應,只是方式可以修正,起碼很大膽誠實,但那是她的意見。L則越哭越大聲,剛剛批判的M非常驚慌說:「其實我是要好奇的,為什麼說出來變指責了?」

我很能理解M的狀況,我自以為幽默的說:「扯開衣襟多少美麗傷疤?這點兒小刀傷不是傷!」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看見一熟悉身影,在南台灣的街道。那人走路的樣子,眉宇之間的神色,我腦海浮現「條仔」人名,那是當兵的學長,對我不惡亦未照顧,1529梯次,哥哥是念XX大學,抽的是黃長壽煙,胃不是很健康。

退伍之後我不到南部,足足有十年之久,直到satir三人小組,三人組夥伴在成大醫院,我每個月搭公車、火車相聚,三人組夥伴很溫暖,還問我這樣可以嗎?兩年來我每個月赴約。

退伍後幾乎每週惡夢,直到十餘年後仍惡夢,如今南台灣朗朗青天,我不知道哪兒記得的詩:「哀傷沒有感染性,天空一片蔚藍。」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步出演講教室,聽見有人爭執,一個男孩正嚷著什麼?主辦人說那男孩是義工,幫忙代定便當事宜,便當數量有些出入吧!

男孩只有19歲,主辦人說陪了一段時間,有躁鬱之類的狀況,目前完全投入電腦遊戲,沒有再繼續學業了。晚間的活動結束了,男孩跑來打招呼,問我一些問題,關於我成長的背景。男孩推著眼鏡說,「別看我一臉笑嘻嘻,我的孤單沒人知道….

 

我問男孩關於孤單,從什麼時候開始?男孩的回憶拉回學校,他不被老師與同學瞭解,他有了輕生的念頭…..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讓孩子寫8分30秒的作文,前面的暖身、授課大約80分鐘。孩子寫完作文之後,我隨機抽念的作文,幾乎篇篇都寫得精彩。每回與會觀課的人,會問我的問題是:「為何麼要寫這麼短時間?」、「為什麼孩子寫得那麼精彩?」、「你的課堂做了什麼?讓孩子的作文如此呈現?」、「調皮的孩子怎麼不見了?」

因為是開放觀課、議課,上作文課不能不以作文驗證,因此要在課堂寫作文,但是不能佔據太多時間,讓觀課、議課有效率。

孩子寫的文章,在每個地方示範,我都是很驚喜的,短短時間除了開頭引導,其他是孩子們的創造。要問的是:創造如何而來?歸納起來是課堂的引導,有幾個層次置入: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51個孩子講作文,百餘位家長與教師觀課,孩子的年齡層小三到國中,還有一位22歲的青年。為了不影響觀課時間,我只讓孩子書寫830秒,再現場示範如何批閱回饋,每個孩子的作文都令人驚艷。

主辦單位收了十幾篇作文,將他們的文章打字,將他們的文章原汁呈現。

因為寫作時間甚短,我為他們開了個頭,提供他們自由參考。其中有幾篇,戲劇性特別強,其中這三篇跟爸媽與親人有關,挺有趣的文章,孩子八分30秒的創造力甚強,我貼在下面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端午節的蟬聲,還有涼爽的風,有種放暑假的期待,雖然今天要到外地演講,但是粽葉飄香酥人。

出國前安排了一些瑣事,其中一件是冰山小書,我掛心之前誰寫信來訂?我忘了登記起來了?若是在5月中以前訂的朋友,麻煩再傳給我一次姓名、電話與住址,下週書來之後,我請了人幫忙搬書寄書,利於我一次了結這些責任。6月1日中興大學購書的伙伴,我都記錄下來了,若是一切都沒問題,我估計會在6月20以前收到書。

之前用的鋼筆壞了,上週特地買了一枝,希望簽名不至於彆扭。收到冰山小書的朋友,我很期望能給我意見,關於冰山的脈絡的練習、感受的停頓書寫、具體事件細節引導,還有覺察練習的提醒,我的教育小語,以及薩提爾金句,在編排上與運用上,我都希望得到一些意見。

我會綜合這些意見,整合在下一本書之中。我會將冰山小書的內容,添加更豐富一點兒,但是書寫頁會變少,只能象徵性的點綴,但是內容會整合豐富一點兒。因此這一次的冰山小書,目的是為了在家練習,能讓大眾學得更好,下一本整合的冰山書,是為了詳細描述冰山的脈絡。

這本冰山小書,至今我仍未看見成品,我請辜筱茜幫我編輯、畫圖、封面,所以整本書都是筱茜參與。我們之前一起合作《長耳兔的36封信》與《心念》,在每年暑假時都被購買,送給畢業的孩子們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前幾日在中興大學講座,講台上我邀了五個伙伴,伙伴們學習satir成長模式,大約1~3年的時間,有幾個朋友我較熟,他們對待生命態度的轉變,讓我感動他們的學習,但生活中亦會遇到困難,只是困難的歷程縮短,自我的覺察、接納與回應較強了,他們非常坦誠分享這一切,這正是我想邀他們的目的。

他們大多數人談到自責,較之過往少了甚多,雖然還是會出現,一旦減少了自責,就多了負責的空間,即使仍看著那少少的自責,也比較容易接納了。

我記得有個佛教故事,大約是這樣說的:有一位放牧的人,擁有一百頭牛,他小心翼翼照顧著,每天到草原野放牧。一天草原上出現老虎,咬死了一頭牛,他的牛剩下99隻了。

牧人自責不已,怎麼會那麼疏忽,讓一頭牛被吃了呢?他心中很懊惱,一直耿耿於懷,走不出這樣的自責。他越來越痛苦,萬念俱灰的讓99頭牛趕下懸崖。

過去我讀這個寓言,覺得不可思議,但是比照自責的人,還真是如此呀?在青少年時代,自責於自己浪費時間,怎麼可以打電動呢?結果越自責越悔恨,就越往電動玩具店跑,終日活在痛苦的漩渦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冰山小書確定不能在1號晚上出現了,所以唯一能出售的日子,如今已經沒有譜了,因為這幾天下雨,書墨聽說不能乾。因此我決定當天預購吧!一本小書300元,在現場付費寫下名字、住址,以及電話,若有聯絡電郵,可能更方便一點兒,字體要寫端正我才能懂。

現場會有工作人員備有紙筆。若是6月25日以前沒有收到書,請用訊息告訴我。我會親自處理這件事,只是要花一些時間,我想數量不會太多,我應該能應付得來,其他我就不提供郵購訂單了,因為處理這些很麻煩,我不想做這些瑣事,實在是很抱歉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常常在演講、工作坊現場,問眾人:「人世間滿足的期待多?還是未滿足的期待多?」
 

眾人的回答多半是:「未滿足的期待多…..
 

當我們安穩的睡覺,若在戰爭、地震、飢荒….,一個覺都睡不安穩。起床之後所走的每一步,都是踏實平穩的,若在亂世或天災中,下床的不乏可能是舉步維艱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Y晤談的時候,我身體很疲累,幾乎一闔眼就能睡去,但我仍想完成談話。

Y說得有點兒複雜,內容很跳躍的飛著。我已經幾次與Y談話,Y的創傷反應甚大。因此上次談話時,並未談任何事件,而是讓她感知身體。

上一次她進入身體感受,不久便身體搖晃,眼淚跟隨著滑落,我邀請她不要在頭腦,而是聚焦在感官,她便從痛苦的感受,進入了一股喜悅,不斷地美好的笑,她感覺到喜悅的能量。她在喜悅的能量浸潤,約有十分鐘之久,我邀請她往深一層進入,探索看看還有什麼?她進入了悲傷的狀態,眼淚再次大量滑落。我邀請她跟悲傷能量連結,她再進入喜悅,再深入一股寧靜狀態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y 29 Wed 2019 15:45
  • 置頂 菩薩

P送我一尊觀音,還有一條手鍊,手鍊是綠珠串成,中間有一顆珠是橘色,冰潤溫婉的材質,上頭刻著心經。

P說看見我的能量,那股能量的顏色是橘色。我沒聽過這些說法,或者聽過都不太在意,但是覺得很可愛有趣。

我不是佛教徒,但我接納了她的禮物,看到禮物讓我想到她的勇敢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B和我晤談時,不知道要談什麼?但是胸口常常一股悶氣。
 

當我聚焦在她胸口時,B落下大量的眼淚,但是那能量跑到喉嚨。引導她將意識聚焦喉嚨,B的眼淚更大量湧現,喉嚨的能量鬆開了,跑到了兩臂之間,她感到一股長年的無助與無力感。

我不禁想起上週的女孩,當聚焦在胸口能量,能量跑到喉間,當聚焦在喉間,能量跑到右側肩膀,同樣是莫名的無助感,內在深深的悲傷無力。這讓我聯想情緒與疾病,能量被關注之後,位移的路徑如此相似?同樣都是無助、無力與悲傷,能量都是胸口的悶,轉移到喉間與身體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到西安大會分享薩提爾,也到其他導師工作坊,看其他導師如何授課?乃覺大家多有相似,呈現卻並不相同。

貝曼在大會上說,薩提爾模式是問題模式,因此探索與提問是核心,問出什麼樣的問題?我以為會有很不同的呈現。

 

也有看見導師不斷教導,其中有個畫面讓我深刻,是案主在雕塑的時候,導師詢問案主:「你當時對爸爸有期待嗎?」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筱茜傳來她設計的圖案,封面是一張冰山圖,封底是一個晶瑩的綠寶石,頗有透過冰山連結生命力,找到生命底層寶藏的隱喻。

我將小書取名為:《TIMELINEICEBERG….自我探索與冰山練習》,我在西安satir大會演講時,介紹我將TIMELINE放入的想法,跟幾個伙伴交流分享,也許未來會有更多新的想法。我也在大會期間收獲幾本書,包括貝曼老師的兩本著作,讓我有更多發現。

 

我透過《學得更好》一書而有動念,將好奇、停頓、回溯、細節、資源與渴望,這幾個層次以文字呈現,並且做成練習的形式,我想為未來進行青少年工作坊準備,將一個新的書寫、省思與冰山探索形式,帶入類似日記的呈現,這與一般冰山探索不同,也與心靈書寫不一樣,這個念想已經動了數年,如今透過自己創造、書寫、編輯,與筱茜討論,申請ISBN,讓我瞭解一本書的誕生,是很新的經驗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好久不見老師貝曼,已經超過五年時間,他的面容依然如此。
 

2000年我聆聽貝曼演講,被老師的冥想與對話觸動,因而參與薩提爾專訓。當時我的存款不到十萬元,卻要付出近六萬元學費,那是「人生中重大決定」,我卻無絲毫猶豫繳費了。
 

當時我上課的起心動念,確切到底為何?實在說不大清楚,曾經歸納了三個理由,但可以確定的是,貝曼的對話讓我震撼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演講休息的空檔,不少聽眾會來互動,我向來有問必答,這已經是多年的習慣。聽講者這麼熱情,我也樂意回應問題,若是我的時間與能量許可。

一位媽媽與教師,帶了一位「拒學」的女孩,希望我與孩子談話,我應允課後給十分鐘。原來女孩不是「拒學」,而是恐懼面對同儕,這是常見的狀況。一般而言,中學生「拒學」或「懼學」,來自課業與人際,若是家庭應對良好,則能減少類似情況,或者,在類似的情況中,減緩孩子的壓力。但一般家庭的關注,較常重視孩子是否回歸「正軌」,那意味著想解決孩子的問題,但未探索孩子問題的成因,而忽略了彼此的應對,亦難關注孩子內在,

女孩說出自己的擔心,關注家人而未說困難,心事深埋於心底,只能獨自面對憤怒、委屈與孤單,如此孩子內在常陷落。女孩怎麼會這樣呢?因為女孩不想成為家人負擔,女孩想成為堅強的人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城市起霧了,暈黃的太陽,被濃霧包圍,行車都不方便,我正趕往機場。高速路邊的指示燈亮著警示,大意是:「通往機場的高速封閉了,請改道行駛。」一般而言的認知,應該在前一個交流道下來,另覓一般道路行駛。

載我的司機見了指示燈,一半自言自語,一半是告知我:「我們先往前開看看吧!」過了交流道之前,我本欲開口要他下交流道,但是我沒有表達。我向來交給專業判斷,當然在這之前,也要判斷此人是否專業?還有其他人的部分。司機開車幾十年了,往來這條機場無數次,我選擇相信他的決定。

有趣的結果是,司機可能在押寶,大霧瀰漫的高速道,已經完全封閉了,我只想到「道阻且難」,心中盤算著時間,會不會趕不上飛機?但是艱難處境中,司機應最怕被問此問題,他豈有不急之理?只見他在車陣中焦慮,他拿起手機拍照,傳給他的雇主,表示道路封閉,車子塞在道路上了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