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氣溫稍低那幾日,身體受了風寒,還有一些瑣事,意外地就發生了,但那也只是生活一部份。

剛好有人送貝果,近來我少吃三餐,但冷貝果熱咖啡,配上日曬蕃茄醬,滋味實在很迷人,尤其陽光透窗而來,照在一幅抽象畫上,那片刻的靜謐太美,身心竄流著感動。

我突然想起瑞蒙‧卡佛,他的〈一件很小很美的事〉,我記得收錄《大教堂》,我還鍾情於文學的年代,文友高翊峰曾買多本,翻譯較佳的版本送我。

 

那天在課堂上,忘了誰提問什麼問題?我突然分享了這一篇。

小說的大易大概如此:

小說中的安妮是個母親,兒子將在下週過生日,她在蛋糕店訂了蛋糕,留下了家裡的電話。

 

意外總是常發生,也是生命的一部份。

隔週的某個下午,兒子被車撞到了,兒子還走回家裡,跟媽媽說他被車撞了,接著就在沙發上昏迷了。

 

父母當然很著急,就醫後醫生告訴他們,只是輕微腦震盪,只是暫時休克而已,沒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 

他們當然充滿擔心,因為孩子還在昏迷,他們不全然相信評估,但是整個醫院的護士與醫生,都安慰他們沒事的。

說男孩只是在深度睡眠。

 

夫妻兩人輪流看護著,其中一人返家休息。

丈夫回去的時候,接到陌生男子打電話:「你忘了你的蛋糕嗎?」


 

丈夫非常的不理解,為什麼有人這樣惡作劇?兒子還躺在醫院哪!

換成安妮回家的時候,電話又響起來了,那頭傳來憤怒聲音:「你讓我做的我已經準備好了,你忘了嗎?」說完把電話掛斷了。

 

安妮非常恐懼,以為是醫院打來,趕緊返回醫院…..
 

醫院裡沉睡已久的男孩,突然在安妮返回時醒來了。

但是只醒來兩分鐘,便突然兩眼緊閉,然後張著嘴死去了。

 

醫生告訴夫妻,這是百萬分之一,才會出現的幾率,叫做隱性腦栓塞。
 

兩個人悲傷極了,且夾雜著驚恐、憤怒,還有無比疲憊的身軀,他們辦理好一切,最後開車回到家裡。
 

沒想到返回家中之後,怪異的電話又打來了。

電話裡依然傳來聲音:「你們忘了東西嗎?我已經準備好了。」

電話就這樣掛掉了。

 

這通奇怪的電話,不斷打來又掛斷……

他們非常憤怒,非常悲傷,他們的世界攪成一團。

電話那頭有種背景聲,傳來轟轟的機器聲響。

突然安妮想起來了,是那個麵包師傅。

他們立即開車到小鎮中心,那時候已是深夜了,所有的店鋪早已打烊。他們到蛋糕店敲門,師傅終於開門了,讓他們夫妻進去。

安妮想殺了糕點師傅,這是無比慌亂的世界。

 

師傅對他們:「你們訂的蛋糕,過了好幾天沒拿,早已經過期了,如果你們還要的話,我可以半價賣給你們……..。」

師傅說:「我只是個麵包師,每天工作16個小時,我才能勉強糊口,我要進去烤麵包了,我要進去烤麵包了….

師傅也充滿著無奈。

安妮也滿滿的無奈。

安妮對師傅解釋:「兒子星期一被車撞,他現在已經死去了。」

安妮既無奈又痛苦,看著面前的師傅說:「你真是無恥!」


 

麵包師傅倒了咖啡,請夫妻吃麵包。

我記得吃的是「肉桂麵包。」

我還記得那麵包「很溫暖」。

我還記得小說中,店裡的燈光明亮,慢慢地窗外的天光,也逐漸明亮了起來…..

他們一點都不想離開,坐在那兒,吃著熱熱的麵包…..

我記得書中的場景,只是簡短的幾個。也許,我吃著冷貝果熱咖啡,陽光透窗而入的明亮,我感覺到那股幸福靜謐。

然而我遇到的瑣事,不像小說中的夫妻,那麼的巨大悲傷。

但是,生命渴望的層次,總是能夠深刻存有,時時都可以汲取能量,讓自己靜謐且深刻,這是冰山的隱喻。

課堂上與學員分享,不少人來問此書,我恰好分享出處。

這個故事很可愛,長年在我腦海中,只是,每個階段領略不同,如今想到這個故事,看見的是生命的核心,在求生存的處境之外,人有這樣的能力,可以時刻回到存有,那是本然的狀態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