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寫依蓮的陳述:「依蓮夾雜著複雜情緒泣訴,她憤怒老師的「粗暴」對待。」
 

我將「粗暴」一詞括弧,因為那是依蓮的解讀,我關注的是依蓮的內在,不是關注外在的「故事」。

 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書裡寫了這一段,我想起與依蓮的連結,最初她被送來我這兒,她不願意見我,不願意說話,對我產生敵意。

最後她願意見我了。

她怎麼願意見我呢?

我在工作坊遇到很多家庭,孩子完全不願意溝通,甚至將父母吼出去,因為孩子已經有力量,長成一個青少年了,過去的應對模式種下了因,現在的狀態成了果,父母連好奇都無法施展,那麼怎麼辦呢?

一則是父母需會「表達」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晨起若是無意識,思緒經常亂飛亂竄,身體的感覺如爆炸後,如塵埃紛飛且嗡嗡作響,若將意識拉回當下,專注於當下的狀態,正如塵埃緩緩落地,寧靜如漣漪逐漸擴大,若是駐紮當下更深更久,電流起自內在某處,如喜悅的浪潮上灘,一陣一陣推向身體各處,繼而大規模的寧靜感停駐。
 

所謂的「更深」意味更專注,我嘗以握手或擁抱譬之,凡人以為所在當下,然並非全然處於當下,全然就是專注功夫,非專注於外在而是內在。但專注於當下是素養,嘗試以文字或語言描述,常常失去箇中真諦,因此當下亦是體驗性。

有人來信詢問:「為何當下亦是體驗?」我其實不知道如何回答?試著以上述文字描述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寫作班的張詩亞老師,傳來一篇文章,她閱讀完《教室裡的對話練習》,所寫的推薦文。其中幾段我也重新有印象,其一是與輝誠去南京那一段,我記得我與輝誠相談甚歡,同行的老師早就去吃喝、呼呼大睡,且又醒來了,我與輝誠還在談話。
 

輝誠當天在機場遇見,他還特別告訴我,他要去機場貴賓室休息,但是他後來沒有去,他事後說這是想脫逃的詞。
 

在一般情況下,我並不太能聊,跟司機談話是例外,那是短短的一段路,若是一個應酬的場合,我勢必先起身告退。當天遇到張輝誠,我忘了怎麼能聊那麼久?只記得輝誠很坦誠實在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吉隆坡沒有UBER,朋友幫我叫了GRAB20分鐘的路程31馬幣,結果來了一輛高級車,這是很舒服的商務車,司機是一個印度人,卻說得一口流利的華語。
 

印度司機住過台灣,待了整整5年,台灣人為他取了綽號「小黑」。他的皮膚的確偏黑色,留了一撮山羊鬍鬚,華語夾雜著英語聊天,樂天開朗的神情很有感染力。
 

他已經有了三個孩子,開GRAB一年多了。開GRAB之前是在泰國工作,除此之外,還在澳洲、印尼、菲律賓、緬甸工作過,直到去年回到吉隆坡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從吉隆坡搭飛機,到沙拉越的詩巫,再飛到沙巴的亞庇,行程安排稍寬鬆,我有機會到海邊散步,坐在游泳池畔露台寫作,到菜市場看此地人生活,吃了多種從未嚐過的水果,曬了能讓人流汗的太陽……

 

這些都是日常,我也如常的寫作,正在寫的一篇,是新書《守護之心》的〈修練最難是日常〉,這是我明年才要出版的書,耀明與我一起創作,他為這一篇引了一個故事:
 

我想起宋朝文豪蘇東坡,曾路經一處破宅院,朱槿籬牆花開紅豔,猜想主人應是綠手指,不然哪得紅花滿蹊?蘇東坡絕計叩門拜訪,心想相迎者應是美貌的佳人,未料卻是一位老婆婆。老婦身穿青色裙襬,一朵紅艷朱槿簪在髮際,她年少守寡獨居三十年,每日生活以花相伴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搭UBER去高鐵站,司機頭髮綁著特別髮辮,我辨認出曾經搭過他的車。搭UBER時我偶爾閉目養神,偶爾與司機談談話,談話內容多半是:UBER開多久了?怎麼會想來開UBER?UBER的吸引人之處?與之前的工作如何?……

因為我曾起心動念兼職,想去開UBER試試看,我想到的是30歲的自己,若當時有UBER,我應該會去跑UBER,我職業的可能性會變大。如今我有開UBER的念頭,只是動千分之一的念罷了,大概是趕不上這個時代的感嘆,況且我目前開的車是15年的二手車,應該不符合UBER標準。

我與司機談動念兼差UBER,但是我目前工作自由,UBER也快要轉型了,我只是為30歲的自己說話。司機聽了很有感觸,他說30歲之前他在夜市擺攤,賣滷味賣到凌晨,賣完常去和朋友喝酒,30歲那一年他中風了,差幾分鐘他就沒救了。

他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結束了滷味小攤,跑去找了一份工廠作業,妻子就是在那時離開他,丟下他與兩個孩子……

當時業主對他很好,包了紅包給他,讓他覺得很溫暖,還有一點兒力氣活,兩個孩子也都在襁褓,他也要為了孩子站起來。妻子再也不曾回家,不曾回來看兩個孩子,也不曾拿錢回來過,他最後選擇離婚了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一位爸爸焦慮的來找我。

孩子有自殺的訊息,不僅作文中提到,也對同學說過幾次,手腕上用刀劃了好多傷口。爸爸非常困惑不解,家庭一直都很和諧,孩子之前功課都好,為什麼上了高中變了?還說自己一無是處。
 

孩子會彈鋼琴,還會寫書法,難道不能涵養性情?我們在家又沒罵過她,那些問題孩子的家庭狀況,我們家庭都沒有出現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今日一整天的講座,我將《教室裡的對話練習》的對話拆解,如果遇到如是狀況,聽眾會有怎麼樣的對話?當孩子這樣回應的時候,大人的內在會有什麼樣的發生?我將書裡面提到從孩子的狀況,回溯到自身的成長歷史,提到當我叛逆、反抗的時候,我在《教室裡的對話練習》寫我如何抗拒?我的內在真正的聲音。

我引用了剛要寫的新書一段話:「孩子說到這裡哭得很痛,那是一個曾經受傷靈魂的告訴,但是那個『受傷』無處可訴,甚至連自己都背叛自己了,她棄絕這個世界甚至棄絕自己。」

我看到現場觀眾拭淚,我想也許很多靈魂都受傷,都曾經是這樣長大的吧!

下午的場次我講寫作,將寫作融入冰山框架,本來我還提到「故事對話」不讓人哭,未料一連兩個觀眾對話,只是透過故事連結,觀眾就現場哭了起來,我實在不好拿捏,因為我問的語言很平常。

有人問我觀眾為何觸動?我完全沒有答案,唯一能稱得上原因者,大概心中懷著接納與愛?就像我每一次為書簽名,也是懷著接納與愛,只是書沒有流淚而已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出版社傳來訊息,今天簽名版新書預購:8/21限定預購

【張輝誠x李崇建‧作者雙簽名版】(僅在下面二通路銷售)

博客來 cplink.co/an7PatYL

親子天下shopping cplink.co/Z8JdNEAO

8/27正式全通路上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