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年未在新加坡演講,昨晚答應Brahm中心,做了一場公益講座。到場的五百多人中,超過三分之一是老朋友,我在講台前面都看見了,來不及一一打招呼,會後被人群圍住問問題,失去了與老朋友打招呼的機會。

很多不認識的夥伴,從各個地方前來會場,有大陸的夥伴、馬來西亞朋友、也有在satir女士生前,長期跟隨satir女士的前輩,這場聚會新舊朋友齊聚,在這個能量很好的會場中,有很深的感觸。

我未聽清講座的時間,超過時間了方被提醒,後面的議題草草帶過去,但是這幾年的主題都是對話,大抵都圍繞著對話主軸,只是闡述的方式增新,增加了一些新的資訊,目標都是為了讓聽者理解。

我以簡單方式講述冰山,找人上台來做示範,以角色扮演的方式介紹,如此便不會讓對話者落淚,但是能讓大家明白,冰山的粗淺印象,不只聚焦於外在表象,而能探索水平面下層,理解大人的應對與孩子人格的發展關係。

會後多人前來提問,有幾位父母陷入痛苦,狀況是孩子要自殺,在台灣、馬來西亞、澳門、大陸、美國與新加坡越來越多案例,孩子不講話、沉迷網路、懼學、拒學,最嚴重的即是自殺,實在令人感到遺憾。

因此我答應Brahm中心,明年三月底再辦工作坊,那是甚難才擠出來的兩天工作坊,因為那時剛從美國回來,我又忘了新山三月之約,剛好安排兩天來回。

Brahm中心主推的是正念,是我喜歡的公益團體,無論是課程內涵,課程的收費方式,會補助與照顧不同層次收入者,是我理想的方式。因此我答應 Brahm中心合作,一年到新加坡一兩次,因為亦不能常來,我的家鄉畢竟在台灣。

我在對話中推廣行動靜心,近來我亦持續靜心,頗有所心得。行動靜心乃持續覺察,不至於將靜心與生活分開,擴大靜心的影響,更有覺知或擁有揚升情緒。而關於靜心的語言,我亦思索是否能深入?擁有更專注的方式引導?讓靜心者能更深刻進入。

我昨日早到會場,與幾位好朋友閒聊,聊著如何時刻靜心?時刻覺察回到當下?談身體裡深刻的駐紮,電流在身體的流動,在一種協調共振的頻率裡面,美好的經驗能隨時召喚。

關於對話、靜心、冰山的工作坊,我會在台灣持續下去,明年亦會帶領一群夥伴,以自願、免費,但需要有條件的方式,每個月進行討論、共學與練習,我有一個美好的願景,我認為可以具體實現。

上個月我到嘉義去,與學思達夥伴共聚,進行了三天的工作坊,會中提及進成、琇芬、明融、佩珊、沙沙、錦慧……這些學思達老師很感佩,不斷的在各地推廣對話,若能將學思達對話有意識推廣,就會有更多人認識,如何在生活中改變應對。雨果的文煌立即附議,認真的問我如何進行?後來輝誠見了立即回覆,輝誠已經思考可以如何落實?

不止學思達老師,還有我身邊的朋友們,包括羅志仲老師的影響,還有一些夥伴如善榛、雅萍、致仁、宗佑…. 進一步到處學習,有意識的助人對話,組成夥伴討論與介紹,我以為都擴散了對話的認知,傳遞了薩提爾模式的精神,擴大了改變應對的可能,也影響了甚多的人。

我學習薩提爾模式20年,在離開山中學校之後,開設了寫作中心,幾乎每日都進行一、兩場的對話,有些對話一兩次結束,有些對話持續數年,陪伴了一些孩子成長。因為我並非心理師,僅以老師身份免費協助,去關心孩子們的生命。這一年來我已經很少談話,乃因時間已排不出來,且一個一個孩子談話,影響力實在太小了,不如進行一場工作坊,或者帶領一批人共學,那會影響力大一點兒,然而透過熱情的夥伴們,看來這樣心念的實現,其實也並不遠了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