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郝廣才同台演講,他非常善於說故事,一連串的巡迴講座,我得聽他講同樣故事數次,依然覺得津津有味。
 

他小學時期學校教岳飛,岳母在岳飛背後刺「精忠報國」…..
 

郝廣才對同學說,「為何刺在背後呢?這是要給別人看的嗎?」
 

語畢,郝廣才還做了回頭的動作,意思是刺背後又看不到。同學聞言哈哈大笑。老師大聲斥喝怎麼回事?未料同學回答的不是客觀事件,而是自己的主觀詮釋:「郝廣才說岳飛他媽是白癡……
 

郝廣才因此被罰站,最後還再跟同學辯解,老師憤怒丟來來粉筆,又被郝廣才單手接住,引得老師大怒轟出教室……
 

郝廣才唱作俱佳,以此講孩子的創意,過去的大人如何應對?
 

我也跟著哈哈大笑,但也笑出很多好奇:那刺青是刺給誰看的?
 

刺青的人往往刺在後背、後腰、後頸項,自己其實看不到,可見刺青的美感,自己可能享用不到,或者享用的方式並非視覺。
 

郝廣才講給孩子創意,我則講如何對話。
 

從舊金山、西雅圖到芝加哥,當地友人很熱情,帶我與郝廣才去史丹佛、臉書總部參觀,打開不少眼界。去西雅圖演講時,又見了亭亭玉立的姪女,雖然如今全球化了,交通連結都無比便利,但適巧孩子當天生日,異鄉見長輩前來,彼此都相當感動溫暖。
 

此行未感覺任何時差,大抵我隨時行動靜心,想睡覺時就能睡去,未料竟是時差中最好的禮物,且芝加哥氣溫兩度,體感溫度彷彿15度一般舒服,亦是很新鮮的經驗。
 

在美國的演講時間短,但群眾非常熱情,幾位心理師來致意,很客氣且虛心的詢問,內在頗多感觸。只是美國太遙遠了,來一次已經足夠,未來的工作坊就請其他夥伴,所幸能講對話者頗眾。
 

演講的旅途雖然遙遠,但是沿途新景物新鮮,友人沿途招待,又有故事可以聽,是特別的演講經驗。只是聽了郝廣才講岳飛刺青的事,在美國看到脖頸刺青的人,我都有一股衝動想問:「請問你那刺青,是刺給誰看的呀?」不過我只是想想而已,這是不禮貌的問題,要是對方很瞪我白眼,可能不是對我擲粉筆而已了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m80081888 的頭像
im80081888

李崇建的部落格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