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樹成林創辦至今,已經邁向第14年了,我因為人生的規劃,已經不再浸潤作文班,也較少進作文教室教學。過去的教師培訓,皆是以傳統的師徒制,每週跟著我上課,這種傳統的培訓方式,實在不符合時代的潮流,但是我卻進行了那麼多年。在快雪時晴作文班、曙光千樹成林作文班都是如此。

我想不出更好的方式,去培訓出我想要的老師面貌?這是我的執念使然,因此千樹成林的老師,除了甘耀明之外,每個都經過跟課培訓而成,我從未直接外聘老師,直接進入千樹、快雪或曙光千樹授課,即使在最缺老師的時刻亦然。

但是這樣的形式,怎麼可以維繫下來?如今思之不可思議。誰願意花個一年半載?去課室旁聽課程?還沒有薪水可以領?但是我竟能一路走下來,可見老天爺對我有多厚愛。

我較少進寫作班,老師的培訓就斷了,我與寫作班團隊商量,我們開設四天的作文培訓,時間故意挑在週一至週四,每天安排七小時,這樣會吸納真正能撥出時間教學的老師來,會讓一般人退卻,但是我將價錢降低,讓真正想學習的教師能來。

未料來自高雄我所知就三位,今天才知道還有來自金門,也有遠從汶萊、大陸來的夥伴,這令我感到不可思議。

開課第一天我問佳詩、貓印子老師,當初他們都已是作家,佳詩已經在外授課甚久,來千樹成林培訓會不會煩?這麼久都不能上線,歷時八個月之久,還要在我跟前講課,還被我當著學生面指導…..

佳詩與貓印子都說:「當然煩….」

是呀!搞了這麼久,都在觀課、實習、試講、看班級,怎麼會不煩呢?

忘了問他們為何還繼續來?他們一待都十年了。他們真給我面子。

我弟弟也培訓好幾年,還被學生評分0.5分,滿分是十分,學生的理由是:「我都講得比他好…..」

這是千樹成林、快雪時晴自由的風格,老師等於浸潤一個文化。

老師看我如何提問?如何評點作文?如何講故事?如何班級經營?如何主持討論?如何講閱讀?如何談論文學美學?

羅志仲老師也看了兩年,現在想想他真有心。雖然他都說自己太閒了,除了時間什麼沒有!

但是有時間未必會花在上頭,看籃球、看書、看棒球不很好?志仲後來在快雪教了好幾年。

但四天作文師訓,已經進行兩天了,我覺得自己師訓難做,因為單就提問一節,我可能都要費上好幾天,讓培訓者思索、討論、實作與示範。

今日我請幾位老師上台,老師都各有特色,口條也都不錯,但缺的就是時間。我接著上台示範,提問同樣的主題,示範何謂體驗性?為何寫作提問要體驗性?如何幾句話深入?如何從深入中橫向他人?如何將提問主題聯繫,聯繫成全班都參與?

這些都需要花時間,我意識到「學習提問就要時間」。

何況說故事訓練,其他媒材運用與實作。提問還分課前提問,在故事中提問,提問中還分敘事提問、觀點提問、體驗性提問、場景提問、歷程性提問….
還有批閱、回饋、討論、閱讀、脈絡……

我單單想一個作文師訓,竟然都這麼不簡單,那真是讓我驚訝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