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下半年,有兩位好友出書,都是關於「浪遊」。9月25日要來千樹成林演講的謝旺霖,要出版一個人去西藏騎腳踏車浪遊的冒險傳奇。另一位,則是於9月10日出版《愛在世界開始的地方:墨西哥漂流記》(博客來網址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380836)的劉中薇,(好巧,剛好是中薇生日前夕)。書介上寫著:一個台灣女生,隻身踏上墨西哥,一趟關於愛與信任、夢想與勇氣的流浪之旅。

的確,浪遊需要勇氣。要有放下一切的勇氣、探索的勇氣….,起碼,要空出一段時間,放下身邊事務,讓自己流浪,很多人便做不到。現在的我,正是處於這種做不到的階段。任自己使用最素樸、最原始的方式浪跡形骸、遊蕩探索,可能遇到陌生的人,陌生的事物,或處於險境…說來浪漫,卻讓習慣生活便利的人們,感到不便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人的心靈與身體,可能因此沈澱而更顯得敏銳。

我與旺霖相識於六、七年前,在一個網路的文學對話空間。彼時,他還是東吳大學的學生,對創作有無限熱忱,曾寄了在大學書寫的文章與主編的校刊給我看,是個文采飛揚的青年。不久之後,我收到他一封信,大意是要去浪遊了,他買了一張機票,沒有設定明確的目的地,他開玩笑說:看能不能找個地方將世界忘掉,將自己忘掉…。最終,他經歷了一場美麗的冒險,差點兒丟了性命。他一路從烏魯木齊浪遊到拉薩,每個美麗的故事背後,都有可能是一場性命交關的冒險,我收到他浪遊歸來的文字,感受到他心靈的壯闊,步行土地的踏實。他寄來維吾爾小女孩的照片,我至今仍貼在牆面上,但我們都隨性,在認識的頭三年一直沒見面。

他決定再一次回拉薩,這回他申請雲門舞集的「流浪者之歌」計畫,瞞著家人,騎腳踏車去的。途中,他遇到車子在崎嶇的路上爆胎,無人搭載;遇到地質學家,告訴他康巴人下毒的傳說(上週清水來講座,碰巧她在康巴人的部落,她很訝異自己並不知道。);看到藏人的天葬儀式;吃藏人的生牛肉,乃至於一天腹瀉20餘次;被小孩攔路搶劫,丟石塊…。 一直到他回到台灣,我們才第一次碰面,其後,邀請他到全人,為孩子們演講。就這樣,很久才聯絡一次,總是聽到他有一些新的訊息,他還有別的浪遊計畫。除了浪遊,他還持續書寫、唸書。如今他要出書,在文學上也頗有成就,我想到六七年前往來通信的片段回憶,為他不斷的努力感到高興。

我與中薇相識,也頗機緣。2003年底,中薇在自由時報任職編輯,邀請我寫專欄,才知道在電視台寫偶像劇、寫文章的才女劉中薇在自由時報當編輯。但我們僅止於邀稿性的談話,所以不常聯絡,也未曾見面。有一次,自由時報新闢一個青春的版面,請中薇當主編。其時中薇正打算離職,想到國外進行一場浪遊,因而來電聊到一些想法與抉擇。中薇對世界有無限好奇,所以經歷豐富,曾取得廚師乙級資格,也親自動手布置家中景物,並學習舞蹈….可見其對生命與生活態度。

中薇最終接了主編一職,並計畫一年後出國旅遊。她最終完成這個計畫,並在今年初預計去台拉維夫,後因工作取消行程。中薇目前除在淡江教書,也在大愛電視台寫劇本,是個多嘗試多創作的作家、美學家。

以往,我和文友在台北應雜誌社或文化局舉辦活動,中薇常來探望打氣,常見她活力滿滿,散發出豐沛的生命力。這兩年,她浪跡天涯,我離開台北,也少了見面。僅有彼此發書的時候,會互通聲息,上一次我們一同到新竹高中擔任文學獎評審,巧的是旺霖也一同列席,頗有意思。


中薇的新書發表會已經過了,我原本打算在她新書發表前張貼訊息,但忙了作文班之後,一直繁忙,竟爾忘了這件事,直到昨日到書店看到中薇的新書,才在心裡面提醒自己。又旺霖要來班上演講,所以趁便作了介紹,讓大家認識。

中薇的新書講座之後,與群眾對談後寫下:講座竟如同我的書名《愛在世界開始的地方》,我們回到最原始、純淨的心念,無私真誠地愛著,擁抱著,這股力量,足以讓我們大步往前,與下一個美好相遇!

我放一段博客的介紹文字,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買來一觀,也許能滿足內在想浪遊的渴望。

每一次書寫仙人掌王國,
內心裡某個角落開始漸漸變得柔軟,
有時候我懷疑,我們相遇的地方,
不是墨西哥,而是回到了世界開始的地方。

因為真心信任這個世界,
所以劉中薇的墨西哥之旅充滿不可思議!
 
 決定去墨西哥,是我一時興起的念頭。那時候我正以紐約為起點,展開不知歸期、不知終點的流浪。和在紐約認識兩個月的韓國茉莉小姐,只在台灣見過三次面的喬一起上路,說走就走、邊走邊想,隨性之所至的漂流……

踏上『高原之都』墨西哥城的瞬間,熱辣辣的陽光簇擁著我,
太陽金字塔上,四兄妹純樸的友誼之箭讓我落淚,
波伊波拉天使小城裡,和墨西哥朋友圍坐在露天中庭唱著歌、『沙嚕』的乾杯,
廣場上的奧運選手里歐告訴我,人生要向前看,不要回頭……
跟著打工的尹奈森回到深山裡的家,感受莫蕾卡媽媽的無限溫暖,
阿卡波卡著名的懸崖跳水,難以忘懷躍入峽谷海水中的俐落身姿,
隱身巷弄的咖啡廳老闆保羅,原來是一位溫柔的革命家,
街頭老畫家揮灑畫作,仙人掌下有男人女人和孩童,他竟為我畫了一個家……。
  
每個以為無關的陌生人,都將以一種無可預料的姿態,與我們的人生交會,迸發出光亮。『當你擁有一個墨西哥朋友,你在墨西哥就擁有一個家。』我何其有幸,

在墨西哥擁有了無數的家,世界,也許沒有想像中的遙遠……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