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中的空氣有秋意,天空很寬很高,一小瓣彎月明亮澄澈,天寬地闊的感覺。
 

    或許心境很舒爽,完成了兩天的活動。大綠的拯民很療癒,所有夥伴都很投入。第一次到拯民講座,未謀面的讀者來訪,專程送上一大袋芭樂,回饋了閱讀後的改變,乃覺人情真可愛。

   清圳校長來接車,我曾婉拒他的邀約,卻是第一次見面,他在寶瓶出版書,我們都是寶瓶的創作者。清圳陪了兩天課程,這實在不容易,校長且是作者來捧場。陪了兩天的還有方大哥、柱督、恩慈與明融,還有拯民在內的幾位校長,以及KIST、誠至、雨果淑依與學思達夥伴。

    我與輝誠實在太幸福,這是溫馨的教育聚會。

    我與輝誠公開對話11次,從台灣到美國對話,從南京初遇到鄭州連結,從早期的彼此分享,到近幾次集中議題,我感到輝誠的熱情,他想為教育夥伴建立方向。

    輝誠的主持、提問、扮演、要求、阻斷….,我以為他很自由,完全不必顧慮我,也絲毫沒有違和感,碰撞出如此火花。我未料兩天的活動,只有帶出兩個個案研習,這是我喜歡的形式,輝誠在其中的建構、包容與穿插,讓我有機會詳細陳述。

 

    公開的現場應對示範,以及老師上台對話,最令我在意的是能否深入?又不需進入太深的層次?保有個人的隱私,又不是流於技巧的說明。
 

    現場的老師好真誠,藍云與「柏誠」(不知字是否正確),大方來台前對話,讓我感觸良多。我此刻仍想著藍云那句話,「你再不走,我就先走了喔!」,還有柏誠堅毅剛強的生命,這些生命怎麼能這麼堅韌?
 

    生命可以這樣走過來,那麼勇敢又那麼珍貴。
 

    那樣的生命歷程,讓我不斷迴盪。
 

    我原本不願意呈現,但輝誠熱情促成,我以一同去玩的心態,參與了兩天的活動,心中亦存有神聖感。兩天下來感覺飽滿,有一些創造性出現,應試著想現場的示範,搭配著冰山脈絡講解,似乎是個可以前行的方向,只是下次不再錄影了,走鋼索的感覺實在戰兢,若撤了錄影機又能走得慢,應該會有更不一樣的面貌。
 

    我見彎月鮮少以明亮形容,但今晚的彎月皎潔明亮,除了秋天的氣息之外,應是心靈也透露著創造感,而覺得格外明亮動人。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