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20230710_124505.jpg

 

接受溫哥華電視台專訪,談到了一個案例,最近在認證班課程,我也提了這個案例。
 

夥伴O當時在現場,課後寫了一封信來,我徵得她的同意,將字句整理了一下,列在下方分享出來。
 

一朵動人的花朵,並不知自己值得,即使陽光、風、水與天地,都告訴花朵值得,花朵也以為自己值得,但是得等待身心記憶,重新體驗值得的狀態,這個歷程也很不易說明。
 

下面是O的來信,經過我整理字句,節錄了大部份文字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M上課的時候,坐教室左前排,分享來上課緣由。
 

短暫下課之後,她坐在右前排,問她怎麼換座位了?她表示要讓老師注意。

 

讓老師注意想得到什麼?
 

M回答”被注意能得到自我價值。”
 

老師說”妳的價值是誰決定的?”
 

M回答是自己決定。
 

老師問”那妳有價值嗎?”
 

M肯定的回覆”我很有價值。”
 

對話結束在這兒了。
 

上課進行情緒雕塑,M扮演憤怒角色。
 

M憤怒的時刻,媽媽以指責、說理與打岔應對,M的情緒略有起伏,但不如一致性來得大。
 

當媽媽角色扮演者,對憤怒的”妳生氣多久了?要說說生氣嗎?媽媽知道妳生氣….
 

M開始流淚不止,並且不停的搖頭。
 

老師問搖頭是什麼?
 

M說她不能相信。
 

老師說不相信沒關係,因為以前沒有經驗,不曾被這樣對待。
 

M更劇烈的搖頭說:”不行”
 

老師問”什麼不行?”
 

M說:”我不值得。”
 

M說的那一刻,我感到很困惑,M前一刻才說”我很有價值”
 

老師站在媽媽扮演者旁說”媽媽現在說妳值得。”
 

聽了這句話的M,身體輕微的顫抖,出現呼吸喘不過來,過度換氣的情況。
 

M的表情很痛苦,老師請人拉張椅子,讓M坐在椅子上,老師引導M接受當下,M慢慢的緩了過來。
 

這一幕在我眼前發生,我感到神奇且困惑,M不是認為自己有價值?為什麼當媽媽說妳值得,她又說自己沒價值?
 

為什麼只是一句話,M出現強烈的反應?

 

老師說M的“有價值”是頭腦裡的概念,但是身體記憶未改變,當聽到媽媽說”妳值得”,身體裡的記憶正經驗,但是慣性產生衝突,出現了身心的反應如此。
 

這就是”小我欺騙我嗎?”
 

那我是有價值的嗎?當我想到這問題,我胸口突然感到很堵,一股能量衝上來,我很想要吐出來。
 

我到外頭乾嘔幾次,眼淚不斷流出來,我不明白為什麼哭?
 

我想到老師說”只要接受當下就行了”,我感覺身體的變化,從一種緊繃的感覺,到完全的放鬆了,像泉水流過的感覺,感覺很鬆弛的狀態,身體有一種無力感。
 

現在我寫到這裡,身體又感覺泉水流過,但是沒有無力感,有一種能量在振動。
 

我過去用很大力氣,對世界充滿憤怒,我憤怒媽媽不看重我,這些年我通過學習,知道我是有價值的,但是我還是常常不平。
 

這次我回家之後,那種常常不平的感覺,好像已經離開了。我想告訴老師,這個神奇經過…….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