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送我一尊觀音,還有一條手鍊,手鍊是綠珠串成,中間有一顆珠是橘色,冰潤溫婉的材質,上頭刻著心經。

P說看見我的能量,那股能量的顏色是橘色。我沒聽過這些說法,或者聽過都不太在意,但是覺得很可愛有趣。

我不是佛教徒,但我接納了她的禮物,看到禮物讓我想到她的勇敢。

 

P在眾人前發言,她是個勇敢的人,也是個認真純真的人。

她當眾發言時,坦言自己的恐懼。我邀請她靠近恐懼,她眼淚湧現,身體顫抖著,並且敏銳的提及身體反應,那是來自雙腿的戰慄。

 

我邀請她去體驗那戰慄,她恐懼的搖頭說不敢。
 

我調度了她勇敢的資源,她很快速的說自己勇敢,我問她能否冒一個險?運用勇敢的資源,靠近那戰慄的腿?也許有創傷在哪兒,但我會看著如何發展?P很迅速堅定的說自己可以。
 

P在隨後的活動中,去體驗腿上的能量,一個畫面赫然上來了,那個畫面是雙腿被鞭打,來自童年的身體記憶,她已經遺忘的畫面,她一直以為是鬼。
 

創傷被頭腦遺忘了,但是被身體記憶了,然而人有能力改變。
 

P送我的觀音像,其實跟她自己很像,不知道她是否知道?
 

我不是佛教徒,但我感覺每個人都是菩薩,不知道這樣說是否妥當?但我想若真有菩薩,菩薩應該不會計較的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