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樹成林的教師,出國教學的比例甚高,主因是她們甚優秀,在外講學口碑甚好,且年輕的老師有創意,也喜歡各處走走看看。這群年輕教師們,受薩提爾模式浸潤甚久。她們不止上相關課程,主動參加工作坊,還主動參加研習講座。
 

張瑤華與我,是教師的帶領者,應有很大的關係。
 

多年來她們熟悉薩提爾的應對,開會時直率的發言,連要求加薪、拒絕指派工作,都很直接表達。團隊合作時意見相左,難免吵架、絆嘴、不愉快,我往往只是看著、聽著她們,鮮少出手或者評斷,我感覺若是一個家族,也難免會有這樣的狀況吧!我只有遇到理念、規則與無法可解的狀態時,再跟伙伴們一一釐清。
 

我有一點當家長的感覺,看著一個團隊和諧,接納一個團隊的小插曲。
 

事實上我有一個很棒的團隊,我覺得自己算及格的領導者,不過在上位的人往往自我感覺良好,有時候不盡然如我所想,所以也只能自我覺察。
 

我寫了這一段雜想,乃因為這兩週的事件。
 

暑期兩位教師出國教學,我與當地的主辦人當面聯絡,談好了給予教師的時薪、工作內涵為何?取得教師的同意,就由教師和對方聯絡接洽了。我認識對方五年,對方長期浸潤薩提爾模式,也領導著一個團隊,我們合作五次了,對待我甚客氣也直接。
 

千樹教師在出發前,跟對方網路聯繫甚久,工作量突然變得巨大起來。然而說好工作以時計算,教師在願意幫忙的前提下,增加工作時數,也有多一點兒收入,且她們對教學有熱誠。
 

未料工作結束後,教師打電話來哭訴了,說好的時薪變成了日薪了。這是巨大的落差哪!她們頓時淪為廉價打工族。我與對方主辦人確認後,對方說當初溝通有誤了,但是會好好與教師處理。
 

我與講學的教師們陸續通話,請她們為自己權益爭取,不必為我顧慮情面。然而主辦人的應對讓我吃驚,竟然對教師拍桌子、謾罵與施壓,倒是讓教師們傻眼了,主辦人不是學習薩提爾嗎?甚至浸潤薩提爾甚久嗎?怎麼對員工、對來訪教師辱罵?
 

教師們也很勇敢,為自己發言、為自己爭取,甚至戳破主辦人藉口與謊言,但與此同時,她們也像個小孩子一樣,很嘔氣的告訴對方:「李崇建」再也不會來這裡了…..
 

我聽到教師們這樣說,在關心之餘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我想到童年的一些畫面,幼兒起了爭執,大概會說一些負氣的話。教師擔心說了不該說的話?我回以沒什麼該說不該說?因為她們是成年人,本就該為自己負責任,也該為自己說說話。
 

倒是主辦人趕緊打電話來,擔心我真的不過去了,但應是「避重就輕」的解釋,因為主辦人說詞,與教師們不一樣。我後來綜整了各方面說法,有了一個較清晰的輪廓。我一方面向主辦人表達立場,教師怎麼成了廉價勞工?也詢問了一些細節,提供了一些「我」的解決方案。
 

主辦人最終拿出三分之二的薪資,但是對教師的態度上仍咄咄逼人。甚至,對方員工在此事件後,吐苦水被責罵的過程。但這些紛擾的糾紛,跟員工一點兒關係也無,這讓我不禁感嘆起來。
 

薩提爾模式是一件事,生活的應對是另一件事,每個人都應為自己負責,也應時時覺知當下….
 

此事件的發生,對教師們也許好事,雖然一番歷練辛苦了些,但也算是成長的過程。我想她們當不會對世界絕望,應能重新感受各地的伙伴,對她們如何尊重與禮遇,這是人生豐富歷程的一部份,我與她們共同勉勵。
 

我今天看見一個視頻,突然想起上週的事件,想人與人的關係,就是夾雜著甚多美好與困難,也就是這些經歷,讓人成長也讓人美好的吧!
 

這視頻我看著挺感動: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uWFohkeWfY4

倒是下面的留言,似乎甚多不以為然,這也是人間世包羅萬象的一部份,特此為記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