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苦悶的長耳兔:

聽說你想逃家,我雖然不知道原因,卻理解你此刻的心情。

因為,我曾經是苦悶的青少年,也有離家的念頭。

我的朋友也有蹺家的,但不幸的是,他們都經歷悲慘的歲月,因為還未培養出能力,去面對這個社會。

我想起一個朋友離家的故事。

「皮蛋」是我國中同學,跟我一樣調皮搗蛋:不寫作業、蹺課、偷東西、說謊。老師和父母對他相當頭疼。

皮蛋現在是兩個孩子的爸了,選上里長,絲毫看不出以前的頑皮。每當我提起往事,他就笑著調侃說,「你也是啊!阿建,以前多調皮啊!從來不寫功課,現在竟然當老師!誰家的小孩敢讓你教啊!」

國中畢業那年,皮蛋發生一件難忘的事。

那年暑假,皮蛋運氣很差,做什麼事都不順利,所以到土地公廟拜拜,希望神明保佑他不要那麼衰。在廟前空地,他向我們訴苦,說父母常打罵他,卻疼愛妹妹玲玲,他很生氣。

皮蛋發一堆牢騷:晚飯前,他要去打球,媽媽說什麼都不答應;早晨晚一點起床,老爸拿棍子到房間催他;零用錢給的少,連一圓也不多給;考試考差了,爸媽嘮叨一整個星期…

說起妹妹,那就不一樣了:早晨賴在床上幾分鐘,也不見爸爸打她;天氣冷了,媽媽會叮嚀她多穿衣服…

最重要的是,媽媽皮包的錢少了一百元,全家都懷疑是皮蛋偷了。皮蛋覺得很委屈,都念國三了,還這麼不受尊重,覺得自己真悲哀,和妹妹受到的待遇差別很大,好像自己不屬於家中一份子。

我們問皮蛋,「錢是你偷的嗎?」

皮蛋理直氣壯的說:「是我偷的啊!可是他們又沒證據,怎麼可以懷疑我咧?」

聽到答案,我們幾個早就笑翻了,紛紛笑他是累犯,才會被懷疑。

但皮蛋忿忿不平,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他。還說:「搞不好我不是爸媽親生的。」

聊起身世,大家想到了離家出走的阿平。

因為阿平在抽屜裡,發現一張出生證明,寫著阿平在台東出生,被爸爸領養。阿平告訴我們,難怪以前總覺得爸媽不疼他,當下決定離家出走,從此在我們的世界消失了。

我們都笑鬧著說:搞不好皮蛋也是被「撿來」的呢!

越說,皮蛋越認為自己身世可疑,決心追查到底。

長耳兔,我們那個年代,有這麼多孩子不是父母生的嗎?連我都幻想過,自己是被要來的呢!

過了幾天,皮蛋帶著驚人的消息:「我跑去櫃子翻,想找我的出生證明。那種感覺很刺激,比偷錢還緊張嘿!好像要揭開一個天大的秘密,還有點兒興奮咧!不過,翻了老半天就是沒發現「出生證明」。抽屜裡,都是房契、結婚證書、存摺....對我沒有用的文件。後來,總算『皇天不負苦心人』!我終於找到身世的秘密了!」

皮蛋說到這兒,突然打住了。大家一陣笑鬧,然後很安靜的等待,想知道接下來的秘密。

皮蛋這時很神秘,又帶點兒哀傷的說:「我果然不是他們親生的,所以要離家出走,去找親生父母。」

皮蛋說得很悲壯,像荊軻刺殺秦始皇時,易水送別的感傷,即將一去不復返。我們還想多瞭解一些狀況,卻聽到前方有人破口大罵:「猴死囝仔…」,一副要殺人的樣子,我便跟著大家一哄而散了。

原來,剛剛有人邊說話,邊練臂力,拿起拳頭大的石頭往前丟,把農家屋頂丟破一個大洞,農人來罵我們了。

我們邊跑,還邊跟皮蛋大聲說珍重,要他記得回來看我們。

過了兩天,我又在土地廟碰到皮蛋,問他怎麼還沒離家出走?

他說:「有啊!結果出了點兒事情。」

皮蛋搖頭苦笑,彷彿有極大、極不尋常的故事要揭露。

故事要回到皮蛋翻箱倒櫃那一日,他沒找到出生證明,卻在爸媽的結婚證書裡找到了答案,證書上寫著爸媽結婚的日期,是1967年3月。皮蛋卻是在1967年4月出生,人家不是說懷胎十月嗎?一個月怎麼會生下他呢?他終於證明自己是「撿來」的小孩。

他從抽屜偷了爸爸三千元,準備當路費。

等到晚上,家人都睡著了,他留下一封信,躡手躡腳準備出門。

皮蛋經過爸媽房間的時候,已經半夜12點,聽見爸媽說話的聲音傳來,想不到他們還沒睡。

皮蛋豎起耳朵,聽見媽說:「皮蛋快要考高中了,還不知道用功唸書。如果考上私立學校,家裡不知道有沒有能力供給?」爸爸說無論如何都會讓皮蛋唸書,說著說著,說到最擔心妹妹玲玲。

皮蛋聽到爸爸的聲音壓低了:「我最擔心玲玲了,她最近交了不少男性朋友,有機會和她談一談。她還太小,千萬別像我們,還沒結婚就懷了皮蛋,那就糟糕了…」

皮蛋無意間偷聽了祕密,終於清楚爸媽結婚證書上的日期,是怎麼一回事了。他沒有離家,把偷來的錢又放回去,乖乖回房間,卻也睡不著,翻來覆去一個晚上,想他到底在幹什麼呢?

皮蛋說完,我們都笑得捧著肚子打滾。

長大後的皮蛋,也就是當了里長的皮蛋說:「當父母很難,明明就很愛子女,偏偏子女感受不到,我也還在學當爸爸。」

那天晚上回家,我也跑去找「出生證明」,結果沒找出什麼?竟然有點兒失望。

那一次,所有的玩伴們,竟和我一樣,都回去找出生證明,和我一樣失望。

為何會失望呢?因為在青春的年紀,反叛的念頭強烈,最想逃家和逃學,卻沒有說服自己的理由。如果能證明自己不是爸媽生的,不就理所當然的逃家,也不用去上課了嗎?

長耳兔,那真是心情苦悶,只想找個理由逃避。

其實,我贊成青少年離家,但不是蹺家。離家是有勇氣的,有獨立的意義,譬如旅行與流浪,離開家庭的依賴,和世界遭遇。但蹺家不一樣,蹺家是一種逃避,對父母、自己都不是負責的表現。

如果可以的話,去旅行吧!短距離或長距離的旅行,讓自己徒步或計畫到遠地,都是值得體驗的旅程。

你旅行之後,別忘了和我分享旅途上的觀察,我也有很多流浪的故事,可以分享給你。

還找不到出生證明的 阿建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