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看見來自新加坡的訊息,一群有理念的教師創辦的耕讀園,將在3月份舉辦「創意寫作營」,一同參與的還有台灣千樹成林的教師,詳細資訊來自下方:www.sprout.com.sg/marcamp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這群新加坡教師的認真,很令我感動,他們不僅出席我在新加坡的大部分講座,還數度到台灣上課、工作坊,甚至進入課堂。去年11月在南京講座,他們也和台灣去的教師一起交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今年的3月,我要帶領兩位教師去新加坡,和新加坡耕讀園共同交流,關於語文教育中的閱讀、寫作,還有親職教育的分享。這不禁讓我想起2006年暑假千樹成林開辦,也是著眼於閱讀、寫作與親職教育,只是當年我的著眼點僅是為了「謀生餬口」,不如新加坡教師那樣有勇氣與理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然而讓我慶幸的是,即使當時為謀生計,也並未失去教育的初衷,這樣感謝在我教育的伙伴張瑤華與張天安。我記得當年千樹成林有位伙伴,從未接觸過任何教育理念,因為接觸了我們而合作,當時千樹成林尚未開辦前,曾意味深長的說:「如果孩子們能來千樹上課,應該一輩子都會記得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9年過去了,我很感謝曾來過千樹成林的孩子,一同在這兒努力的教師,也讓我的另一群伙伴以「快雪時晴」的名稱,進行同樣的教育方式,如今新加坡也有同樣的一群教師也進行著。這九年來從一個作文班,拓展了諸多教育相關的活動,包括親子談話、教師培訓、各地理念學校參訪、入班觀課與研討、青少年相關課程、讀書會……,令人欣慰的是,除了原有的寫作班,其餘都非營利事業,且多半都是免費,也陪伴著一些家長與孩子走了一段路,這也都很感謝原有股東的支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如今收到新加坡的訊息,我便想起了這些過往。也因為昨天收到了一位千樹成林孩子的信,她曾在5年前學過3年的作文,直到小6畢業後,去了加拿大求學,我徵得她同意,將她的信分享於後。我收到她的信之後,突然浮現當初伙伴的那一句話,「如果孩子們能來千樹上課,應該一輩子都會記得吧!」也許並非所有的孩子都會記得,但是也許會提供幾位孩子美好的記憶吧!這也讓我想起經常有孩子們,回到千樹成林來看當初的老師們,也是讓我感到很溫馨,因為我們只是小小的寫作班而已,在他們學習的歷程中,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份,都能收到這麼溫暖的回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一封寄自千樹成林珈珈的信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李崇建老師好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不知道老師還記不記得我?我很久很久以前,曾經在千樹成林待過一段時間。說起來待的時間,不算長到會讓授課的人留下深刻記憶,但是也不會短到讓人毫無印象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在千樹成林的那段時間,說實在,到現在詳細學過什麼?在記憶裏也隨著歲月流逝模糊掉了。不過意外的,班上同學跟老師的惡作劇,或者在老師進教室前在黑板上亂塗鴉,這樣本應該被遺忘的、凌亂的小事,印象仍然非常深刻。另外一件陪著我的千樹成林記憶,就是對文學根本的熱情。從小我就對文學有難以言喻的感動,在千樹成林應該算是對自我價值的肯定吧。就是在那短短的時間裏,我奠定了自己未來想要朝文學發展這樣的夢想。

 

還記得那段日子,寫出來生澀詭異的文筆還是被老師稱讚。老師在我的記憶裏,沒有否定過任何一篇文章,而是鼓勵我們自由的寫。那時寫「青鳥」被老師稱讚的時候,很高興的心情現在還記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自由,說起來也很微妙。離開台灣的時候,我並沒有什麼留戀,唯一放不下的,應該是那時還留在阿姨家寄放的寵物狗。當走出來到加拿大土地的第一步,腦子裏突然閃過一陣遺憾。很奇妙的,我竟然會有「啊,以後不能去千樹成林寫作文,然後也看不到大家」這樣的愚蠢的雜念。明明當初想要聯絡的話,應該就會自己交換連絡方式,明明就是自己刻意去切斷連結的吧!當初,渴望脫離過去擁有新開始的我,的確是這樣想的。其實不然,後來才瞭解,那份遺憾,是沒有好好跟老師說聲謝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來到加拿大以後,的確有在繼續精進英文方面的寫作能力和技巧,當然,如你所見,中文也飛快的退步了。前幾個禮拜語文老師把我叫過去談話。他說他想推甄我到Advance Placement,等同資優班跟大一教材合併的英文課程,名額有限。他還跟我說,你今天可以被我推甄,應該要謝謝以前教過你的文學老師們才行。我第一個想到,想要感謝的,就是老師你。現在我好像離夢想,進這麼一小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說起來很好笑,以前在上課的時候,從來沒有正經叫過老師一聲「老師」。現在回頭來看,老師真的是個與眾不同的好老師。希望以後老師也可以繼續像以前那樣,教導我們那樣去感動更多學生,也可以繼續讓同學惡作劇,很快樂的叫老師「阿建」、繼續聽老師編故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廢話了那麼多,應該報上我的名字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那之前,還是跟老師說一聲,遲來的謝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如果沒記錯的話,以前千樹成林的同們應該叫我「珈珈」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Caroline. 敬上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