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搭上了一台UBER,司機看來很年輕,他才剛開三個月,之前做電腦業務,還開過公車巴士哪。
 

怎麼會想轉職UBER呢?
 

電腦業務賺錢少,工作比較單調。
 

公車司機風險高,他曾出過事故,需要自己賠償金錢,與其每天提心吊膽,他轉職開UBER小車。
 

我年輕的時代沒UBER,當時我去工廠上班,隨卡車搬運貨物,到酒店當服務生,到西餐廳端盤子
 

若有UBER可以開,我會去開UBER,生活有收入也有彈性。
 

開車小哥聽我這樣說,問我一連串問題,問我是一直讀書嗎?問我工作的決定?問我……
 

我一邊回答他的問題,一邊覺得他真不簡單。
 

很少有UBER司機提問,而且是在我提問之後,他一邊回答一邊反問,這像是對話課的學員哪!甚至,他的提問自然而流暢,充滿著真正的好奇。
 

我也跟著好奇他生命,是一直住在台北嗎?
 

原來他是雲林褒忠人。
 

我想起張輝成的故鄉,似乎也是雲林褒忠?問他是否知道張輝成?可算是雲林褒忠的賢達。
 

他說從來沒有聽聞過,但他很認真問我,關於張輝成的事蹟。
 

他怎麼會來台北呢?
 

他說:「我是一個孤兒。」
 

孤兒的生命讓我驚訝。
 

他幼年母親即病故,隨後奶奶也病故,讀北港高中的時候,爸爸也病故了。
 

一連串的打擊來了,他不知道該怎麼生活?北上投靠姐姐,一路辛苦工作至30餘歲。
 

北港高中我曾去過,那裡的孩子很質樸,我曾與孩子們座談,他們的老師讓他們讀《給長耳兔的36封信》….
 

北港高中校園的印象,那裡孩子與老師的面容,一時從腦海浮現出來。
 

孤兒對他生命大衝擊,他說自己會有渴望,渴望生命中有人愛,但是親人紛紛離世了,他的心靈陷落了一塊。
 

那他怎麼辦呢?
 

他說人總會走過來,只是陷落一段時光。他終究憑著信念,還有樂觀積極的態度,就這樣走過了困頓。如今在台北租房子,辛苦工作維持生活,他覺得自己得來不易….
 

我很為他感動,覺得這份生命不容易。
 

30幾歲的時候,根本沒有這樣的信念,還在到處打著零工,生活無限的迷茫不安。
 

後來呢?他問我後來做什麼?
 

我意識到他開始提問。
 

我也分享後來寫作,成為一個創作者,偶爾演講與工作坊,上天對我很是眷顧。
 

他好奇我30幾歲的轉折,經歷了什麼樣狀況?怎麼踏上這一條路?
 

他問話讓我雞皮疙瘩,因為,他的好奇自然流暢,充滿著正向的提問。
 

我反過來稱讚他,他是我第一位遇到,這麼會好奇的UBER司機,他是怎麼養成的呢?
 

他說自己很想上進,想要把握機會學習,向所有走過來的人,學習他們的生命歷程,來作為自己生命滋養…..
 

我想到新加坡好友卓壬午,想起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...,他們都是不斷提問,想要從專業人士處學習,最終成就其生命。
 

然後,他問我可否推薦書?推薦我自己寫的書?
 

他實在是積極好學。
 

30歲的年紀,已經快要結婚了,他生命中有個女友,已經陪伴他十年了,若沒有這位女友的陪伴,如今不知道會怎麼樣?他停頓了一下說,若沒有女友的扶持,他不會這麼正向積極吧?
 

他還是個感恩的人。
 

車子到了目的地,我們彼此互道珍重,我告訴他會寫一篇網誌,為今晚的談話做一紀念,我遇到一位北港高中畢業,來自雲林褒忠的孤兒,他的對話能力強大,是個上進感恩的青年……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