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旭立的夥伴,以及瑪麗亞開會,討論週日流程,是個特別的經驗。
 

瑪麗亞98歲了,她非常健談,開口滔滔不絕,暢談她的想法,我若想要發言,需要打斷她。她強調了幾次,我們是平等的,我內心尊敬她。
 

台灣幾個薩提爾夥伴,長年跟著瑪麗亞,比如張瑤華、見曄師、成蒂、張天安…,常自費飛到大陸當助教,就像瑪麗亞曾跟著薩提爾。我不如夥伴們認真,只上過瑪麗亞的工作坊,還有她主持的大小型討論,但18年來僅有5次,並未與她貼身談話。這一次坐在瑪麗亞身邊,她像個藝術品一般,她的皺紋、皮膚、凝視的眼神,彷彿向愛借來的軀殼,我在她一旁凝神聽著,雖然我還是走神了,我比較聚焦在她的舉手投足,或者她不語的神情。
 

週日與瑪麗亞一日對話,瑪麗亞以認真態度應對,詢問我們能給出什麼?如何能讓群眾擁有體驗?離開時帶著愛與希望?
 

週日的對話流程,我本建議以我的原生家庭重塑,看學習薩提爾之後的改變,瑪麗亞有不同的看法,她並不認為這樣適當,她表達當天可以進行很多方面。我覺得她是個寶貝,口袋裡有很多寶藏,她在談論中與眾人談出新流程。我表達自己看法,彼此交流著意見,也談論薩提爾的學習,她也分享自己經驗,我因有下一場活動需離開,她在我離開前她都滔滔不絕,98歲的老太太,幾年前還跌斷髖股,需要拿助行器走路,工作人員問她是否要輪椅?瑪麗亞笑笑說十年後吧!她如此高齡、幽默、有活力,思緒這麼清晰,生命力展現如此,看她一眼都引人深思,真是令我讚嘆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