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雨滴滴答答,敲擊房頂的聲音,有一種細緻的韻味。夜晚聆聽春雨,若非單純傾聽純淨的節奏,就是聽魯賓斯坦的夜曲,春雨與夜曲有一種情調。
 

也無可避免的,會浮現蔣捷的虞美人〈聽雨〉,大概是文學人的習慣,在體驗的情境中連結了文學,當然也連結了音樂、回憶,現在則連結更多的當下。然則即使身在當下,蔣捷「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悲歡離合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」,他只活了56歲。我雖沒有「鬢已星星也」,但他寫這闕詞的時候,年紀應該與我此刻相去不遠。我不在僧廬下聽雨,也沒有世事無情之感,卻曾體會這闕詞的情境。
 

《閱讀深動力》我寫了閱讀的體驗性。如何幫助孩子在閱讀停頓,這個體驗性是從對話而來。昨天在寫作班上課,講一篇改編的小說,有的孩子在互動對話,以及故事行進之中,感覺深深的為難,感覺自己純真的愛,或者紅了眼眶,我知道他們擁有了體驗
 

五年前我去某學校演講,一位母親談女兒拒學,期望我給予協助。女孩JO因此來見我了。JO是個美麗且純真的女孩,她說話的聲音,就像春雨這麼細膩,但也像春雨這麼害羞,她恐懼去學校上學,她恐懼學校的人群。
 

JO談了一次話,我介紹JO去找瑤華,JO問我原因為何?我的談話已經排滿,我為JO找談話資源。JO雖然害羞,但是JO鼓起了勇氣,很勇敢的要求,能不能和我繼續談話?她想要和我再深談。
 

我為JO的勇敢尊敬,答應再和JO對話四次。四次以後JO為了見我,來千樹成林上課,開啟了我們長期的談話。我帶著JO體驗恐懼,JO的恐懼外化成一個小丑,JO不斷地顫抖著身軀,但是JO始終沒有逃避。JO轉學了,但是轉學也無法上學,因為她到學校就哭泣,只好再轉成在家自學。然而JO仍想回學校,她想和學校的人群相處,但是她心中有恐懼。她每週都打電話來,深深的哀傷與哭泣,我只是聆聽著
 

JO決定上高中了。上高中前一晚,恐懼又直接來訪,她顫抖著哭泣著,打電話來求助著,並且擔心自己是否依賴?我猶記得她電話掛斷前,情緒平穩的看見自己,看見自己的勇氣。
 

未料隔天一早六點,她託家人打電話來,因為她的恐懼又來了,她不斷地想要自殘。我很欣慰她自殘前,懂得來向我求助,我要她一早來聽講,聽我為中學生的講座,一整天的陪伴,她的情緒穩定下來。
 

JO功課的問題,交男友的狀況,與朋友的相處,她都很勇敢的經歷,她不斷地為自己創造,創造她可以走的道路,她從來沒有放棄過….
 

陪伴JO已經五年了。這三年來她一年電話幾次而已,她擁有勇氣,她非常努力,她有投入與專注的領域,她今年高中要畢業了。她面聯考大學之際,對於未來仍會有徬徨,她昨夜來見我了。
 

在春雨滴答的夜裡,JO和我聊著未來,深怕自己是無用的人。我細屬JO認識的五年,五年來JO從來沒放棄,JO不斷地有創造能力,JO即使害怕仍想方設法,JO努力嘗試要求與我對談,JO轉學那麼多次,JO如今情緒穩定,JO如今比較有力量……JO的青春才剛開始。
 

JO在我們的對談中,一如春雨細細的落淚了,此刻的眼淚不悲傷,是體驗自己生命的眼淚,體驗自己很深的動力。
 

前幾天我與編輯吃飯,聊到了生命的力量。「能否為自己的不放棄,感到深深的尊敬….」、「能欣賞一個努力的靈魂嗎?」、「能接納犯錯的自己嗎?」、「能真心的看見自己嗎?」….這些接觸生命力量,接觸自己的眼光,也要如春雨細膩的滲透入生命……
 

《閱讀深動力》談的是如何在閱讀中,帶來深刻的體驗性,閱讀一本書勝過讀十本書,穿插其中的力量是對話。閱讀一本書,正如閱讀一個人,我帶領JO細屬過去生命,正是她閱讀自己的過程,當JO為自己深深感動,她的生命也就更豐富,有力量往前開展。
 

我與JO分享著,此刻正帶著另一個拒學的孩子,這個拒學的孩子要自殺,我和這個自殺的孩子,分享著JO的努力。我告訴JO的歷程,已經成了他人的典範……
 

在春雨的日子裡,我和JO對話,JO將我們的對話錄音,她想讓自己能量低落時聆聽。上午春雨已經停了,我將JO的歷程寫出,願JO看了這些歷程,能體驗自己生命的力量。
 

時序已經暮春了,蔣捷在端午之前,寫過「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」無論是紅櫻桃,或者綠芭蕉,都能體驗這些流光,這是生命最美麗之處,也給所有需要體驗自己的人,那些曾經或正在掙扎中度日的孩子們,特此為記……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