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教出主動負責任的小孩

時間:11月21日下午1點半

主旨:小孩該怎麼教導呢?講不聽嗎?不主動學習嗎?或者經歷叛逆期?為了給予父母支持,培育更好的下一代,曙光補習班以理念與現場模擬實作提供有效方法,為教育多盡一份心力,歡迎家長帶問題來現場。

地點:曙光升大學中心---南屯區公益路二段302號4樓(河南路與公益路口)

報名電話:042251-5211

名額:額滿為止

費用:免費參加

資格:家有孩子的家長、對教育有想法的人士、教師

講師:李崇建

講師簡歷:東海大學畢業。曾任體制外中學教師、台北市自主學習核心課程發展教師、香港自然學校顧問、國教院講座、各級學校講座,並赴香港與大陸講座教育議題。出版小說《上邪!》,教育書《沒有圍牆的學校》、《移動的學校》、《給長耳兔的36封信》、《王建民的故事》、《作文,就是寫故事》等書。

教育文章節錄自李崇建101年3月份寶瓶文化出版之教育書《教育孩子的方法》(暫訂名)

劃腕女孩
青春期的孩子,最令父母手足無措,生理和心理劇烈變動,不僅孩子需要時間調適,父母更需要改變心態。但是,當青春期的孩子有了負向行為,大人該如何面對?該如何和孩子們溝通?除了「劃腕」的自殘行為,輕則蹺課、抽煙,重則飲酒、吸毒、飆車,都讓大人煩心,不知所措。但耳提面命,效用不大,且日漸衝突。視而不見,卻姑息養奸,當真難為。

然而,孩子真的喜歡這些行為嗎?真的不知道這樣是不恰當的嗎?

茉莉是13歲的女生,和大多數中學生一樣,她喜歡聽音樂、愛打扮、交朋友,但是不喜歡念教科書。媽媽常為此頭疼,因為茉莉的成績不好,只曉得玩耍,不曉得用功,將來怎麼辦?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子女出人頭地,有一番作為,茉莉的媽媽也不例外,青春的光陰稍縱即逝,怎麼能不把握?

青春、青春,多少詩詞歌詠:「青青子衿、悠悠我心。」、「少年不識愁滋味,為賦新辭強說愁。」、「人不輕狂枉少年。」

不止古人,現代詩人席慕容,詩寫無怨的青春,更在文章中提及:「不愚昧過一次,又怎能稱之為青春?」

走過青春歲月的大人,看到上述詩詞,多半掩卷懷想自己的青春年少,帶著懷念與感嘆:「繁華如夢總無憑,人間何處問多情?」念及孩子的年輕時光,這些詩詞讓人驚駭不已,青春怎可浪費?光陰怎可蹉跎?應當及時努力,青春一去不復返呀!

但這是茉莉的青春,不是媽媽的青春,媽媽的青春已經逝去,現在輪到女兒的時代。

任憑媽媽怎麼叮嚀,如何說教,茉莉的生活依然故我,功課毫無起色,該怎麼辦?這是父母親常遇到的問題。媽媽苦口婆心,女兒充耳不聞,我行我素。母女的衝突於焉開始,媽媽的嘮叨,成了女兒煩躁來源;女兒的言行,成了媽媽的夢魘。

某一天傍晚,媽媽爆炸了。

茉莉下課後,躺在沙發看電視。媽媽看到女兒懶散成性,虛擲光陰,怒從中來,卻忍著怒氣,要她進房讀書。只見茉莉懶懶起身,坐在電腦前和同學即時通,絲毫沒有想讀書的行動。媽媽一氣之下,拔掉電腦插頭,數落女兒不是。

青春期的少女,擁有青春的叛逆,不僅惡言相向,更甩上房門,讓樂音流淌,獨自在房間拿起小刀「劃腕」,將手腕內側割得傷痕累累。

母親餘怒未消,闖入茉莉房門,本欲曉以大義,卻看見女兒劃腕的刀痕,不僅驚駭憤怒,也不知所措,急著想改變茉莉不恰當的行為。

但母親愛女心切,又怒急攻心,一開口探詢,關愛的語言聽在女兒耳裡,都成了無端指責,母女重啟戰火,從臥房吵到客廳,鬧得不可開交。關懷的語言一旦演變成唇槍舌劍,戲碼經常重演,茉莉欲重重甩上房門,回到自己的清靜世界,媽媽又跟進房來,大聲斥責:「如果我也拿刀割腕,妳會怎麼想?」

茉莉說:「妳愛割就割啊!關我什麼事?」

媽媽拿起桌上的小刀,朝自己手腕劃過,鮮血細細地流出來,茉莉與母親在房裡大聲狂吼哭泣,兩人的心靈深深受了傷,彼此都有深深委屈。

茉莉的媽媽幾天後詢問我,該如何處理孩子這樣的問題?(附註一)

茉莉曾來上過我的中文課,學習頗有進展,很喜歡來上課,也喜歡和我談話,是個聰明美麗的女孩。

該如何跟媽媽對談?面對孩子青春的叛逆與懶散?這是個複雜的問題。

我很少直接教導母親該如何對孩子說?或者該如何做?因為媽媽內在有大量的情緒,有高度的期待,並不會透過我的教導,而讓情況有所改善。因為媽媽面對女兒肯定關心,只是自己的情緒不知如何處理?一旦遇到問題與衝突,不恰當的即時反應便會慣性出現,並不是說說道理便可以改變情況。何況青春期的少女,內在豐富敏感,非三言兩語,就能讓關係緊張的父母靠近。

因為茉莉是她的女兒,不是我的女兒,通常父母親不容易放下期待,客觀面對孩子,這是古者「易子而教之」的緣由。但是母女朝夕相處,而我只是一個局外人,以專家的角色出現,只是講道理,給點兒意見,卻站在風波之外,對母女的幫助微乎其微,有時候過多的意見,反而讓母親造成壓力,無所適從。

因此當母親需要幫忙時,我通常選擇安慰母親,邀請母親放緩腳步,不要讓自己心力交瘁,才有能量面對子女。如果可以更深一層談話,澄清母親內在真正的需求,真正恐懼的原因,我才會給予少許的建議。

媽媽說:「阿建老師,你可不可以和茉莉談談話?」

「我當然可以和她談話,但我想知道,要我和她談話的目的是什麼?還有她願意主動來找我嗎?」(Tip1)

媽媽表示,經過這一次事件,她感到恐懼,覺得孩子的學業也許不是最重要的,只要平平安安就好。她自己也年輕過,書也讀得不好,還不是這樣走過來了?想到社會上一些壓力大的孩子,做出傻事,她無比擔心。

媽媽期望我和女兒聊一聊,照顧茉莉的心靈,是不是可以不要再用自殘的方式發洩壓力?

與青少年對談

茉莉坐在教室裡面,面對我,她沒有豎起防衛的圍牆,也沒有晚輩對大人的過度的拘謹,因為我們過去已經很熟悉,而且她也想找我聊一聊。

「最近好嗎?怎麼會想來找我談話?」(Tip2)

「最近不太好。」
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「最近感覺壓力很大,課業很重,會和媽媽吵架。」

「那妳怎麼面對這些壓力呢?」(Tip3)

「嗯!我會做出一些比較特殊的行為。」茉莉有點兒含蓄,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著。

「比如呢?會做出什麼樣的行為?」

茉莉靦靦的低下頭,猶豫了一下,露出手腕上的割痕,像細細長長的蚯蚓,交錯在手腕內側。

「怎麼回事呢?」(Tip4)

「因為學校功課很多,我覺得壓力很大。」茉莉重複了剛剛說過的話。

「妳的意思是說,妳覺得壓力大,所以在手腕上割出這些刻痕?」

「嗯!」茉莉點點頭。

「有用嗎?」我很好奇,我看過不少青少年劃腕,都有不同動機。「我的意思是,這有什麼關連?」

「這樣讓我感覺壓力比較小吧!」

「這樣讓妳感覺到放鬆?對妳抒解壓力有效?」我重新確認茉莉的話。

「我覺得蠻能釋放壓力的!」茉莉說。

「妳喜歡這樣的方式嗎?」(Tip5)

「嗯!我還蠻喜歡的。」茉莉大概猶豫了一下,點點頭。

「我很好奇,那妳來找我的原因是?」我想確認她同意來見我的目的?

「但是我媽為了這個(指劃腕)和我吵架,而且大吵一架。」

我看著眼前這個為課業所壓迫的女孩,一本正經的和我討論劃腕的舉動,她單純且清秀的臉龐,存在著一絲迷惘。

我心裡思索,如果我的女兒劃腕,並坐在我的面前,和我討論她對劃腕的看法,並且覺得這樣做很好,我會怎麼辦?(Tip6)
……………..……………..……………..未完

Tip1
父母親有時請我與孩子談話,我的立場通常期望取得孩子的同意,避免自己變成學校的學務處,讓孩子認為我是在矯正行為偏差的問題,而起了防衛心,失去和他們深入對談的契機,那樣往往事倍功半。反過來看,若是孩子有意願談話,則有更大的機會澄清問題,事半功倍。

Tip2
雖然我事先聽茉莉媽媽提及,但我仍然要和茉莉確認,而非一開始切入「劃腕」主題,那會使她有防衛感,但我也不是迂迴,而是透過探索,帶出問題,也讓我理解茉莉的處境與想法。

Tip3
這仍是持續探索的過程,探索她面對這種問題的慣性模式。

Tip4
一般大人在得知劃腕情況後,會大吃一驚,或者說教。但我想要更深入瞭解,形成壓力的事件很多,是什麼樣的壓力,使她做這樣的選擇?

Tip5
孩子也許會說不喜歡,那我就會好奇既然不喜歡,怎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?也有孩子會在此處說不知道,但此時心靈會有感受,我便會在此處邀請她們深呼吸,覺察心靈的感受,並連結到孩子渴望的層次。

Tip6
每當我和孩子談話時,我總是反覆思索,該如何幫助他們?也常常揣想,一般父母如何面對他們的行為?他們的衝突如何發生的?能如何使他們改變?他們遇到的阻礙又是什麼?我的思索,是避免自己落入難解的窠臼,重蹈一般人的覆轍,那將無助孩子正視問題,解決問題。

一般人想要改變孩子的行為模式,通常會在觀點與期待的層次著手。以劃腕為例,大人可能會不斷說教,告訴孩子劃腕有多傻?劃腕有多不應該?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不應毀傷;劃腕就是不孝;劃腕是傻瓜才做的…。這些觀點孩子多半知道,如此說教,常無助於改變現狀,孩子仍舊依然故我。

父母師長從期待層次出發的對話,常疾言厲色,要小孩不準再犯;孩子劃腕讓父母多傷心?多難過?或者,父母為了不讓孩子劃腕,不讓孩子壓力過大,便採取不在乎功課的立場,試圖解決孩子劃腕的問題。但這樣的處置,若不是加深衝突,就是父母處於困惑之中,不知如何是好?

劃腕只是個表象,僅是著眼解決表象的問題,若不是吃力不討好,問題也常變換面貌出現,因此我常從表象進入孩子深層的思維與感受,探索他們的問題如何發生?

附註一
劃腕是青少年的次文化之一,比例雖然不高,但是在某一群青少年身上,經常可見他們劃得一條條龍飛鳳舞的傷疤,偏偏都是在手腕。

鮮少看到有人專文討論劃腕的行為,但這個現象的背後,和青少年的反叛有關,有點兒類似青少年的塗鴉、嘻哈或者搖滾樂,從早期塗鴉的歷史,嘻哈音樂的本質,以及金屬搖滾樂中的黑暗金屬、鞭打金屬或死亡金屬的呈現,可見相似的特質。

當茉莉的母親來詢問,對青少年的如此表現,我其實並不熟悉,雖然對其中的意涵感到好奇,也無法告訴母親該怎麼辦?這裡必須說明的是,本文記錄茉莉劃腕的對話,僅能以個案來看待,並不代表每個劃腕的青少年理由皆相同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