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是晨曦中醒來,彷彿是靈魂開啟的光影,敞開星期天的祕密,日子便舒緩也精神了起來。夜裡有平靜且充滿靈感的夢,夢裡鋪開的是satir的冰山,不斷靈動地示範著我熟悉的路徑,那樣的感覺彷彿進入金庸武俠小說,內功心法流淌於身心靈之間,但不是亢奮、激動與張力,而是如泉水洗滌的靈透。
     
我接觸冰山已久,從未夢見冰山。
     
暑期的行程已滿,從新加坡的講座、作文班的師訓,到靜宜大學6天的師訓課程,我都在示範與解說冰山。是這樣子吧!我夢見冰山的各個層次,有位導師在夢中教導,我如何好奇?如何駐紮在渴望的層次?如何啟動關於存有的體驗。
     
大部分的人,生活在屬於自己的生存模式裡,那些關於失落、哀傷創造的對生活的預期模式,與渴望(自由、和平、愛、寧靜、活力、喜悅、力量。)失去了連結。因此治療師讓案主體驗自我的生命能量,體驗那些他們曾經驗而不敢經驗的,那些生命的美麗,如星期天早晨的晨曦,如同晨曦間的晨風,那些在記憶裡已經沒有了,但身體仍有記憶的部分。因此父母與教師,便是去創造渴望的氛圍,讓孩子有更多體驗渴望的經驗。
     
情緒阻礙了渴望,但情緒反應是生存的法則,是保護我們的的生存,但不是我們本身。我閱讀廖偉棠重譯倉央嘉措的詩:
     
「晚霜與寒風
       
聚壓繁花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只為阻止蜂兒
       
醉攀花叢」
       
想來是的。情緒的反應,正如晚霜與繁花,是來保護人的存有,只是人已經長大了,這樣的方式並不適合了。所以要掃去晚霜阻擋寒風,並非忽略他們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
生命的能量,正式體驗渴望的美麗,提醒我們真正是誰?
       
因此當我在師訓的課堂,提問輕觸學員的渴望時,學員大抵都碰觸到那個美麗的經驗。但我相信,他們有人也體驗到了失落,正因為失落,人們學會了如何應對世界,賦予負面的意義,我們離生命的能量便遠了。
       
因此成為一個父母與教師,更能體現自我的生命能量,便更能引導孩子,這是創造一個和諧的家庭、教室的由來。
       
設想一個滑雪教練,在教導孩子滑雪時,充滿恐懼、畏縮、焦慮、即使教練告訴我滑雪的美麗,孩子也無法順利學會。
       
這幾天上課與講座,我都提到新加坡漫畫家翁添保分享的故事。我赴新加坡5次講座,邀請當地的學員分享改變,陳君寶先生便舉辦了satir模式分享會,那一日感動了我的胸廓。四位分享者都讓人感動,只有添保的分享,我因為與他不熟悉,可能無緣邀約他的文字,分享在下一本新書,其他三位都慨然賜稿。但添保的分享,卻一直記憶在腦海裡。
     11
歲的女兒一次表現不如預期,父親關心地問話,女兒只是打岔的回應。
     
當父親問女兒,有什麼感覺?女兒也只是打岔回應。
   父親聚焦在感受的各個層次,問女兒會生氣嗎?害怕嗎?難過嗎?
     
女兒突然不說話了。
     
父親從車的後視鏡,看見女兒哭了。
     
父親將車停下來,靜靜地看著女兒。
     
女兒緩緩地說:「我的心靈裡,有一個瓶子,裝滿了傷心的水。是什麼事情讓我傷心?我已經不記得了。我只知道傷心的水滿了,就會流出來。只要流出來,就會好了。
     
我記得添保分享自己是靜靜地聽著,還是簡單地回應知道女兒的難過。
     
女兒隨即問:「爸爸,我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界上?你為何將我生下來?」
     
我將這個故事,說給暑期輔導的曉明女中新生聽,好多學生紛紛說,「我也有這樣的想法。」
     
父親雙眼直視女兒,帶著慈愛與溫暖地說:「爸爸要告訴妳,妳是我的第一個孩子。當妳生下來時,爸爸要告訴妳,那是爸爸最感到驕傲的一件事。爸爸很愛妳。」
     
當我緩緩訴說這個故事,甚多孩子都紅了眼眶,我知道這個簡單的分享,觸動孩子們心中的渴望。
     
孩子們感到晨曦中的美麗,在哪一瞬間,但我相信,他們也經驗到失落的部分彷彿「晚霜與寒風  聚壓繁花」……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