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我回想小學的時期,我在學校的樣子?四年級以前功課不錯,但是上課也很愛玩,跟鄰座同學劃清界線,注意著對方有沒有越界?
 

心心念念著想借玩具,想要偷吃一口白糖,不時偷看故事書,想著下課玩的遊戲,想著放學找鄰居玩,到河裡抓魚到竹林探險….
 

只是我功課還行,老師沒有刁難我。
 

五年級之後不同了,我沒再寫過功課,每天活在恐懼之中。我的功課若非丟在半路,就是不帶到學校,或者千奇百怪理由,老師每天盯著我。
 

我不大明白自己,那時怎麼還能活?每天都沒有寫功課哪!我竟然還有心思想著玩?我帶著彈珠到校,被老師叫出來示範,彈珠如何神準?接下來就被老師羞辱,處罰半蹲兩堂課。
 

中學以後的日子就別提了。
 

若是我活在2020年代,我應該會痛不欲生。
 

那時候沒有聯絡簿,老師不會向父母告狀,老師不會打電話回家,因為家中沒有電話,更沒有通訊軟體即時報告,也不會叫父母到校訪談,只有每學期家庭訪問,一群同學跟著老師挨家挨戶拜訪,老師見到父母之後,也不會說難聽的話。
 

那給予了我喘息空間。
 

我並非指陳聯絡簿不好,或者聯繫群組好壞?而是單純就我的情況,若是我在校的狀況,不斷告知我的父親,父親大概會氣急敗壞,可能也會不斷懲戒我?我的生命籠罩在一片箝制,一片巨大壓力之下,無處可逃的情況下,我應該會沉迷網路吧?
 

父母也沒有好方法,我若在學校發生狀況,並非不要告知父母,而是告知父母的方式,還有告知父母的目標,會是什麼呢?我記得有一次,國小導師遇到父親,跟父親說我的調皮,說我功課從未完成,父親回去對我嚴格管教,其實,我仍然沒有寫功課。
 

此舉並未解決我的問題。
 

也許,此舉對其他人有幫助。
 

如何讓父母瞭解孩子?也要給予父母方向?這應該是大困難,因為教育現場不易。
 

在外頭吃飯的時候,遇到一位年輕的媽媽,看來僅有20歲年紀,抱著一個一歲左右兒子。
 

一歲的兒子不斷哭著,小媽媽叱喝著:「閉嘴!」
 

小媽媽不斷要他坐好,要兒子不行這樣、不行那樣。
 

孩子當然哭了,小媽媽叱喝著:「不准哭!不然….
 

我懷疑孩子聽得懂嗎?若是此舉都沒有用,怎麼還是一直如此呢?我想,因為沒人教這些吧?
 

將孩子抱起來,稍微跟他說說話,那就會好一點兒,但是孩子坐在椅子上,一歲的孩子坐不住。
 

我很想過去幫忙一下,因為我坐在鄰座。但我終究沒有多事,因為圓桌子坐著兩男人,應是媽媽的先生,以及媽媽的長輩?
 

三大一小供桌吃飯,彷彿謹守防疫距離,都坐得好遠哪!然後,三人吃飯沒有交談,先生對妻子管教孩子,也沒有伸出手幫忙。
 

我實在不懂這一幕,也許這不是一家人。也許發生了什麼事?因為這樣子吃飯,實在很不舒服呀!即使一歲的孩子,應該也覺得不舒服吧?
 

還好我不是活在2020年代,若是的話,父母帶我出來吃飯,我應該也會坐不住?若也是被這樣叱責,我內心應該更煩亂。
 

10歲以前很少上館子,都在家裡吃飯,我看弟妹童年在襁褓,父母也是抱著哄著,看來我也是這樣長大。因為在家中吃飯,父母應不會感到緊張,因為孩子在外頭哭鬧,父母有時會焦慮,會不會影響到眾人?
 

何況,我過去相對自由,我能到河裡、山裡、巷弄裡….玩耍,若我生長在現在,只能待在公寓裡,只能在學校、補習班與家中三處,我應該還是會躲在網路,因為,不知道哪兒可以去?才能夠舒緩我的壓力。
 

最近在一個群組中,看見一群人分享與討論,分享體罰的年代,如何「正確體罰」之好處?我只是看了看貼文,很感嘆怎麼有「正確體罰」?
 

若我生長在此年代,沒野外空間可以去,沒有安然的家可以待,學校老師匯報我的偏差行為,或者,請父母一起來「導正我」,我可能會感受到極大的痛苦。
 

不是這些好不好,而是,其實我不想自己這樣被對待,所以有一些感想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