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提到了逝去的母親,對母親的期待,還有母親的期待,細節才剛映入眼簾,剛開啟一道縫隙,他身體不由自主顫抖。
 

當他跟顫抖在一起,眼淚就滑落了。
 

眼淚是什麼呢?原來是愧疚感,他不曾意識愧疚,更未意識愧疚的影響。
 

沒有在母親生前,好好陪伴母親,沒有為母親活好自己,沒有擁有幸福的生活……,他的愧疚感好多,好像可以一直列下去。
 

但是他值得嗎?他值得活好自己嗎?
 

他立刻搖頭了,說自己不值得。然後他很驚駭的說:「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,但是我卻立刻有答案。」
 

發生了什麼呢?覺得自己不值得?
 

淚水伴隨著很大的痛,突然幾近嚎啕的說:「我媽媽過世了,我不配得到幸福,我怎麼可以幸福……」
 

那他要什麼呢?
 

他母親此刻若有意識,會期待什麼呢?
 

他當然要幸福,他要活好自己。他相信母親的期待亦然,相信母親也要他幸福,母親會接納原諒一切。但是一切卡在哪兒呢?卡在他不願意原諒自己。
 

但是他並未覺知。
 

Joe Dispenza以量子物理解釋心念,提出諸多證據。
 

其中一個證據很有趣。雞、鴨破卵睜眼的那一刻,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媽媽,因此雞鴨第一眼看見人,也會認為那人是媽媽。存在主義心理學的羅洛梅,過去在書中,稱之為「印痕」。
 

科學家將雞鴨破卵那刻,看見一機器人,因此雞鴨跟著機器人,機器人到哪兒,小雞鴨就跟到哪兒。
 

機器人行走路線,平均分佈於廣場。
 

科學家將雞鴨關在一隅,雞鴨看著外頭的機器人,想要跟機器人在一塊兒。這時機器人的路線改變了,不再平均移動於廣場,而是圍繞著雞鴨的一隅移動。
 

Joe Dispenza以此說明意念的一端,意念決定著現實。
 

我的老師貝曼推薦了Joe Dispenza的書,因此在今年西安大會上,說明薩提爾模式是量子模式。
 

那麼每個人都有好意念,這樣不就行了嗎?
 

Joe Dispenza說,自己的祖母每天虔誠祈禱,卻都沒有實現願望,意念是怎麼回事呢?
 

關鍵在於內在不寧靜,充滿著憤怒、自責、愧疚、焦慮、煩躁….,因此量子的能量是負向能量。
 

因此覺察這麼難。
 

當他有了覺知之後,他意識到了愧疚,意識到自己得不到幸福,這些讓他大吃一驚,但是在那一瞬間,他仍舊不願意放過自己,不願意原諒自己哪!核對了他的目標,才從覺察自己,到願意鬆綁自己,去建構一個幸福的生命。
 

每次談到這裡,看見生命的鎖鍊,一層一層被解開,曙光就漸漸露出來了,這一切常讓我讚嘆,生命是這麼奇妙,生命成長過程是這麼的神奇….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