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香港分享對話,進行教室小眾的分享,不少友人來致意,問候像風鈴聲丁鈴鈴,那麼多熟悉的夥伴,在異地串起一陣銀鈴聲,清脆的道著溫馨的祝福。
 

除了小眾分享,還需在大堂聽講,聽葉丙成與王政忠演講。
 

好久沒有聆聽演講,這一次老實巴交的坐著,純粹是不得不聽。
 

在台灣沒有機會聆聽,就算有機會聆聽,也不一定抽空去聽。兩人都講得極好,更吸引我的是簡報,他們的簡報真是漂亮,想起輝誠說我簡報簡單,只是將文字擺上去罷了,我的簡報呈現,應是業界最詬病的那種,只有輝誠這樣的熟朋友,會幽默的跟我回饋。
 

我心思自己的簡報,一如破爛的破卡車,搖搖晃晃的只是能開。但丙成與政忠的簡報不然,像是華麗的跑車,兼具著流線與動感,真是讓人讚嘆。
 

台灣分享對話的夥伴們,寄來了簡報分享與我,郭進成、林美杏、胡中中等夥伴,我將他們的簡報剪貼,在旅社、機場、飛機上更動簡報,簡報製作實在花時間,即使以夥伴的簡報為基礎,都要費上這麼久的時間呀!這麼長修改的時間,只是完成一半而已,這簡報就像一台拼裝車,看來我只適合開破車,搖搖晃晃駛著,那就搖搖晃晃吧!
 

夜裡只睡了四個小時,一早到慈濟演講,用的是拼裝車簡報,比之丙成、政忠的跑車,真是不忍卒睹,但我的技術只能這樣了。
 

雖然是一台拼裝車,若無夥伴的分享簡報,也拼裝不起來的。
 

慈濟一整天的講座,整日都有水果與茶水,慈濟的師兄、師姐對我周到,但我只是開著拼裝車。
 

一整日的講座,我都頗為享受,但是最喜歡一個段子。當時看見幾個孩子在場,臨時起意邀請孩子提問,考考現場的觀眾們。
 

一位小女孩上來了,9歲的年紀,國小三年級。
 

女孩怯生生、緊張的上台了,站在900人面前,小女孩有點兒不安,我蹲下來跟女孩對話,問她站上來會緊張嗎?會害怕嗎?女孩低著頭說會哪!
 

那怎麼還願意上來呢?
 

女孩說自己很想問問題。
 

全場都為這孩子鼓掌。
 

孩子這麼願意,這麼可愛。
 

孩子問了什麼問題呢?她問:「為什麼要寫作文?」、「為什麼一學期要寫四篇作文?」
 

現場的來賓亦大方,很溫暖的和孩子對話,對話都相當精采。
 

女孩說自己上了三年級,學校要求寫作文,她感到有點兒痛苦,因為寫不出來。
 

來賓對話完之後,我也想和女孩對話,這麼勇敢可愛的孩子,誰不想和她對話呢?
 

我問孩子寫不出作文,那怎麼辦呢?
 

孩子說:「我就找媽媽教我。」
 

「你喜歡媽媽教妳嗎?」
 

孩子點點頭說:「喜歡!」
 

「妳遇到作文寫不出來,怎麼還這麼認真呢?找媽媽幫忙。」
 

女孩說:「因為我想寫完。」
 

「你這麼認真呀?你總是這麼認真嗎?」
 

女孩點點頭,這時候女孩眼光泛著淚光。
 

全場又為這可愛、勇敢的女孩鼓掌。這大概是為女孩第四次鼓掌了,這些大人也太可愛了。
 

我停頓了一下,為眾人解釋這個眼淚,接著問女孩:「妳問我這個問題,想要得到什麼呢?」
 

女孩說:「我想得到一個答案。」
 

我問孩子:「得到了答案,對你會有影響嗎?」
 

女孩說:「會,這樣我就比較會想學好作文了。」
 

我問孩子:「妳有問過別人嗎?比如老師或者媽媽?」
 

女孩搖搖頭說:「沒有。」
 

「發生了什麼事?你這麼想得到答案,但是沒有問老師和媽媽?卻願意在這個場合問呢?」
 

女孩表示自己不敢問。
 

女孩上來時曾表達,怕自己問了不好的問題,因為媽媽曾說:「你長大就會明白了。」
 

我先前回應女孩這句話時,也說自己的經驗,小時候我問老師,為什麼數學的加法符號,要用『+』呢?老師也告訴我:「長大你就明白了。」但是我到了現在,也還不明白為什麼?現場的觀眾一陣笑聲。
 

我邀請女孩,咱們現在問媽媽好嗎?
 

女還有點害羞,說自己不敢。我靠她更近一點兒,手扶著她的背,鼓勵女孩:「我站在妳身邊,妳這麼勇敢上台了,我邀請妳現在問好嗎?」
 

女孩害羞的點點頭,鼓起勇氣問媽媽了。
 

媽媽也很真誠的說:「其實我也不知道。」
 

我因此跟女孩展開「作文」的對話,問她知道學說話是為了什麼?她知道嗎?女孩說:「溝通。」
 

那不會說話的人呢?她有看過嗎?有看過用文字溝通的人嗎?女孩搖搖頭。我問女孩看過童書嗎?女孩表示喜歡看童書,我從這幾個點切入,和孩子小談了作文的問題,問她的想法與意見,是否同意作文的學習?
 

女孩在大庭廣眾下,大概也很難說不同意。
 

但是女孩看起來稍微安然。即使女孩得到答案,我依然記得,女孩提到作文不會寫,我問她想要學好嗎?女孩堅定的點頭說願意。
 

我邀請女孩,若是國小五年級時,作文還寫不出來,請媽媽帶她來免費上10堂課,她願意嗎?如果那時我還在教!女孩很爽快的答應了。
 

小女孩回去了。
 

我為這個小女孩讚嘆,我相信她的媽媽,也會以她為榮。和小孩子對話,實在是太可愛,也太令人愉快了,我以為女孩是今天最棒的段子。
 

我開著一台拼裝車,從台灣講者給予的衝擊,卻是在香港獲得的;從台灣夥伴給予的資源,我組裝了一台拼裝車,開到了慈濟的靜思堂。和小女孩的對話,實在讓人欣喜與療癒,我抬頭看到幾個學員拭淚,我想應是為孩子的純真與勇氣。
 

該感謝丙成與政忠的啟發,對話夥伴們分享的檔案,這個小女孩的願意,還有慈濟師兄姐的關照。
 

我答應慈濟師兄姐,七月為慈濟開辦三天工作坊,將對話的脈絡與素養傳遞,也許到時候我仍開著這輛拼裝車,懷念今日小女孩的對話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