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台東均一學思達,講一天的班級經營與師生互動。因為張輝誠老師的熱情推動,我已經到數個學思達場合,主講多場大型講座,和數千個熱情的家長與教師共渡,我心中充滿感動與很多想法,乃覺有些理念可以漸漸落實。
 

我與張輝誠老師不常互動,連訊息也傳不了幾個,見過幾次面而已,但感覺已頗為熟悉,我衷心感謝他為教育的貢獻,以及他為薩提爾模式導入教育的推動。從他有時間進程的推動,參與人數的多元,我看到家庭教育、學校教育與另類教育的融入與對話,豐富的生命力不斷竄出來。
 

雖然每回到不同地方講同樣主題,但是講的內容與狀態不大一樣。這一次在均一的下半場,我進行了比較多的對話,現場模擬了幾個情境示範。雖然很多現場對話,來賓不一定聽得懂,因為對話脈絡沒有詳細講解,不容易準確抓住對話內涵。還要感謝楊惠如老師,她請學生製作了留言板,現場的朋友將問題以便利貼貼上,我便很自然的導入了問題對話模式,將來我也希望在類似的講座,能有現場留言板的設計,因為留言板可以選擇留名與匿名,我覺得這是個好的方式,也能讓現場參與者瞭解,彼此的問題與心得如何?
 

昨天因有攝影機,而且他們是來聽講座,不是來深入內在體驗,因此我不想進入對話者的內在,雖然還是好幾位朋友哭了,但是我點到即止,沒有以更「臨在」的姿態,以更切入內在的對話進行,只是示範了如何讓對話有覺知,有體驗性的發生。昨天的插曲是一張小紙條,貼在留言板上寫著可愛的文字,內容我不復完全記得,大意是:「為什麼老師要發脾氣?…..」
 

女孩只有國小三年級,她陪同媽媽前來,上午時大半時間趴在桌上睡覺。
 

 

我蹲下身子,問她是她自己想問的?還是媽媽叫她問的?
 

她回答自己想問的。
 

我重複核對,是老師對她發脾氣嗎?
 

她點點頭。
 

我探索了她,經歷了什麼事件嗎?
 

她告訴我功課沒寫完,老師很凶的罵她。
 

她知道老師為什麼罵她嗎?這個可愛的小女孩,搖搖頭表示不知道。
 

指責從來都不是讓孩子覺知的對話方式,我不知道現場聽眾的看法?我上午才剛分享不覺知的對話,從小女孩的對話中可見一斑。
 

我並未從她為何沒有寫功課入手,而是走她的情緒。
 

她哭了,漸漸的眼淚越來越多,趴在桌上啜泣著,我告訴她先允許自己哭。問她老師看她哭,有說什麼嗎?她說:「老師說哭又有什麼用…」

 

她更傷心了。回家她又不敢說,只好偷偷地哭。那她不就更孤單,更傷心了嗎?女孩在這兒就更多的眼淚了。
 

我在這兒先稱讚她的勇敢,以及她的認真面對。她表示下課時,同學來嘲笑她,她更傷心的沒有說話……
 

若她是大人,我應該會問她,想透過對話得到什麼呢?或者問她,當老師與同儕這樣面對她,她是如何看待自己呢?
 

但是她只是國小三年級的孩子,我若是這樣問話,她多半聽不懂吧!因此我問她,妳是個好孩子嗎?因為她可能從別人眼光,去定義自己。
 

她沈默了一秒鐘,搖搖頭說不是好孩子。
 

怎麼了呢?
 

她說自己看電視,都沒有做功課。
 

我問她是故意不做功課嗎?還是不知道時間過去了,忘了做功課?
 

她說不是故意的。
 

我詢問她:妳想要好好做功課嗎?
 

孩子點點頭。
 

我問她:若是我給她一個方法,讓她記得好好做功課,這是她要的嗎?
 

她點點頭。
 

我除了謝謝她,還要兩個TFT的老師給她回饋,現場的觀眾也不吝惜為她鼓掌。
 

我示範的是一致性的對話。在情境、自我與他人,都涵蓋的情況,對話的脈絡,並非指導、說教、忽略與打岔,其實多一點兒練習,並不困難。
 

這個女孩下課時間貼了新的便利貼,上面寫著的大意:「我快樂多了,謝謝老師。…」
 

我想她應該放鬆多了,我們也核對了共同目標。不需要太多的安慰與鼓勵,孩子心靈沈重的石頭就會放下來。小女孩還跑過來,張開雙臂給我一個大擁抱,我感覺女孩與我的貼近,想著和孩子的內在貼近,其實並非困難的事。

 

薩提爾模式,有數位導師不斷在各地引導與授課。近年來,在台中長期耕耘的導師,就是推薦我一窺薩提爾堂奧的張瑤華老師,她新的一期薩提爾模式父母初階成長班課程,從5月開始的週二,假台中市大墩路舉辦,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參加。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