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國能的《煮字為藥》重新改版,這本書銷售長紅,獲得教師界的大力推廣。九歌重新改版,在81上架,但博客來還未將新書圖片刊出,所以暫時無法貼上書封面,但根據我對國能的瞭解,對一本書的完整度很重視,封面大約不脫過去風格,比如舊版《煮字為藥》與《第九味》都是常玉的畫,都是請書法大師汪中老師題字,如今汪老師仙逝,新書題字大概不會更動吧!

 

已故的汪中老師是國學大師,其書法在韓國極受尊敬,我曾在東海大學時受教於他,他教導我陶謝詩,但我冥頑,沒有好好上課,有一日他叼著煙斗走到我前面,要我不上課的話,就滾出去課堂吧!

 

汪中老師說話帶著濃重的安徽鄉音,上課引經據典,大開大闔,要求卻很嚴謹,一學期要我們背誦一百首詩,我連一首都沒有背誦,上課也泰半蹺課。期中考試汪老師出了四題,我幾乎都不會,望著試卷發呆,但最後一題汪老師出了一題,試就「形影神三首並序」默寫並寫出心得之類的考題,我心一涼,謹記得詩中有「縱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懼,應盡便須盡,無復獨多慮。」的句子,因而就此作起文章,大意是寫我雖然沒有背書,並不認真,但是我已經深得陶公精神,就像此刻我雖沒有背書,但是心靈亦平靜能文,正是縱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懼,應盡便須盡,無復獨多慮。」….云云,簡直鬼扯一通。那堂課很多人都被當掉了,包括現在知名的幾位作家與詩人,但汪老師給我60分。隔年,汪老師開課「蘇辛詞」,我又去選修,現在東海兼任的同學陳慶元笑我又不怕死,或者只是一時衝動。但那一年,我沒翹過任何一堂課,坐在汪老師跟前,並且背誦超過100首蘇辛詞,學業成績自然高分。

 

想起大學生涯,對我人生影響重大,東海給了我很好的陶養。事實上,大學時代對我影響甚大的散文老師鍾慧玲教授,也已經仙逝,我一直要寫文章懷念她,卻一直遲遲動不了筆,一嘆。

 

剛好貼出為徐國能改版寫的感想,想到已故的汪中老師,特此為記。

 

 

人生識字憂患始

 

 

徐國能送來兩本新出版的童書,並囑我為再版的《煮字為藥》寫些感想。他是老派的人,贈書時不忘在內頁提一句詩,或者兩句話,作為餽贈時的註腳,這一次他提的句子是:「人生識字憂患始。」

 

我就讀東海大學時代,一群不成氣候的文藝青年,常不知天高地厚「煮」字為「樂」,拿著彼此的創作推敲老半天。我還未識國能其人,先見識他的作品,依稀記得是如今投身茶藝美學的李曙韻,捧著〈忘言〉一詩讚嘆:「我已不再言語了,不是遺忘,而是記得

 

於是我從此識得徐國能。

 

他是天馬行空的人,卻又出口成章,能毫不費力背上幾句應景的詩詞。我常酸他的「迂」,因為我也能背,卻遠遠不如他背得多,不如他瀟灑自得,只得嫌他酸氣迂腐。他器度大,並不以為意,奔騰在球場與重車上照樣吟詩作對,彷彿用詩文表達他對生命的態度,一種獨特的個人性情。

 

但他不只是個感月吟風的文藝青年,骨子裡常融合著創意與古風,在詩文各領域大方探索,總能創造出一番境界,令人望塵莫及。但回溯他早歲年輕的靈魂,卻予人一種老去的蒼涼之感,並不容易使人親近。比如他的〈忘言〉一詩,不再言語,竟似一種絕望的姿態,從骨子裡散發出來,讓我想起早逝的天才詩人海子那首「從明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。」何其清淡,何其悲傷?但你瞭解他也好,不瞭解他也罷,他並不在意,他總是一如既往地,以獨特的姿態展現豐富的面貌。

 

然而僅僅用絕望或者蒼涼,都不足以詮釋徐國能,因為他用巨大的熱情在現世努力著。因此人們時而感覺他消極出世,時而覺得他積極地入世,諄諄教誨,傳遞薪火,彷彿身處末世的守護者,悲觀卻努力地存在著,呈現一種矛盾的狀態。我以為「煮字為藥」這一本書,便透露他對現狀蕭條的悲涼之感,卻也是他巨大熱情的明證。身為一個中文人,在學子中文能力日漸貧弱的年代,他引經據典,旁徵博引,對照今昔,孜孜不倦,誨之不倦,此乃書生教師的典範。

 

徐國能深知中文要引起學子共鳴,必得從現世出發,連結到古典文學。因此《煮字為藥》一書,有他對現世體切的觀察,再回到中文脈絡的論述,小從流行事物,隻字片語,大到政治與國際概況,錦繡文章,皆能著眼與發想,如一起向高樓撞曉鐘的武林高手,縱橫經緯,招式大開大闔,令人目不暇給。

 

學子不重視古典文學了嗎?打開網路,看雅虎奇摩的知識欄,可見「各位大大,幫我女友的名字寫一首古詩好嗎?」、「各位大大,誰能幫我用女友的名字寫一幅對聯?」;打開電視,看見霹靂布袋戲的對白,充斥著古典的語彙,詩詞歌賦古文齊發;聽聽流行音樂,眾多歌手的歌詞,都有古典詩詞的影子,比如周杰倫的〈青花瓷〉、王力宏的花田錯〉、胡彥斌的訣別詩〉、周筆暢誰動了我的琴弦〉、伊能靜的念奴嬌〉。可見古典文學隱身在各種流行文化之內,仍受重用,中文教育工作者,可以從此思索古典文學的切入點。因此徐國能從現世出發,書寫《煮字為藥》,連結古典文學的策略,我以為是正確的方向,雖然文章對學子仍有其艱難之處,卻能做到從通俗出發卻不媚俗,實屬不易。

 

徐國能在書頁提給我的字:人生識字憂患始。」對照《煮字為藥》書封上的文字,便能感覺徐國能豐富且細微的面貌:

 

「世界的一些美好如細沙簌簌流去,

 

煮字為藥

 

治療著我的無奈與寂寞。」

 

人生識字憂患始。」出自蘇東坡〈石蒼舒醉墨堂〉詩,石蒼舒是北宋善行草的文士,兩人交情頗深,乃誕生此詩。但東坡此詩卻道讀書識字的壞處,一個人一旦讀書識字,擔心的事情多了,一生從此憂患坎坷。因此詩中要人「姓名粗記可以休。」只要認識自己的姓名就足夠了。然而,東坡此詩隱含知識分子憂國憂民之心,終其一生不得釋然,從此看徐國能的《煮字為藥》,便能對他有更細微的瞭解罷!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