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大膽提問

帶大學生工作坊,邀請他們大膽提問,不用問出好問題,請他們隨意提問。

好問題固然重要。

 

我看過資料說愛因斯坦:「如果給我一小時解決問題,而且那是足以改變人生的重大問題的話,我會花五十五分鐘,確認我是否問了正確問題。」
 

問出一個好問題,其實至關重要。

我正與夥伴創作,編輯親子聊天卡,寫一本書去說明,為何要跟孩子提問互動,為何要互提這些問題?

我預計錄音示範,提問如何接續?從最尋常的日常,深入進入生命提問,讓生命更多充實感,擁有更多的能量。

 

我聯合創作的夥伴,畢業於哈佛教育所,對於教育的提問,掌握得比我更精細。

就像作文訓練一樣,我邀請寫作的同學,能大膽寫出爛文章,在互動引導歷程中,對美與文字運用,能漸漸擁有覺知,好文章就能浮現。

 

我認為提問也是,在好的提問之前,先敢於提問與練習。

只是,在好提問出現前,提問有時讓人不舒服。

因此,有時候提問練習,需要彼此都知曉,或者能有練習依循,我與夥伴的創作,即是想呈現如此提問。

 

有時候隨興的問句,若是逐漸有覺知,也能開啟出美好對話。
 

昨天去接母親出院,帶母親散步一小段,在戶外曬陽光,看看春天盛開的小花,並且與她多說話,讓她運用肺的力量。

我不經意問她,她此生初去臺北,是否是結婚之後?

母親竟然回答14歲,開啟了一段故事。

我驚訝於她的經歷,這故事我之前未曉,那是她14歲到19歲,結婚前的生命歷程。

母親越聊越起勁,即使她返家之後,在屋前仍曬著陽光,眼神愉悅的告訴我:「今天這樣真好。」

我看文‧溫德斯《我的完美日常》,裡頭
Lou Reed唱著perfect day,此刻在我腦海浮現。

 

與母親的一小段日常,也是難得的日子,我從小到大的記憶裡,很少有這麼美好的日常。

我已嫻熟於提問了,但是,在大學生工作坊,我以某種形式示範對話,竟然出了一個錯誤,將對話情境錯置了。

在現場示範好幾分鐘,對話始終在外頭打轉,很多學生已看出端倪,我身在其中卻沒有覺察。

直到示範對話結束,我宣佈下課之後,在那一刻的瞬間,我意識到自己錯置了。跟身旁的好友J說:「我可能會忘記,至今幾百場工作坊,即使那些工作坊精彩,但是應該會記得這一場,因為我出了個錯誤,這也實在太好笑。」

這是很有趣的事,犯了一個錯誤,也可以有趣看待。

我邀請學生們大膽提問,不要害怕犯錯,想不到自己「示範了」。

文‧溫德斯《我的完美日常》,有很多美麗的廁所,有很多「當下」的鏡頭、語言與行動,還有很多懷舊的音樂。

其中一首
  Redondo Beach,是Patti smith演唱的Punk rock,這張名為《Horse》的專輯,是我早年聆聽的音樂。我後來看她的傳記,看她與Robert Mapplethorpe之間的故事,從她年輕一直到她年老。

我對Patti smith記憶最深刻,是2016年諾貝爾獎典禮,她一如往常身著男裝,當年,Bob Dylan獲得文學獎,我記得Bob Dylan沒出席。反而是Patti smith在現場演唱,她唱Bob Dylan的〈A Hard Rain's A-Gonna Fall〉,有人形容這首歌,是「表達複雜模糊的事物和稍縱而逝的感覺」,表達得很曖昧唯美,這裡記錄了那場演唱: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941PHEJHCwU

演唱的時間在1分50秒左右,Patti smith忘詞了,她吃了幾次螺絲,然後,停下來說她太緊張了,她向現場致歉

Patti smith
坦承緊張,但是,看來她並未被緊張淹沒,也為因為緊張而自責,這演唱繼續進行下去。


現場回報熱烈掌聲,後來,很多聆聽者回饋,Patti smith這場演唱,令人陶醉又感動,然而最感動的地方,竟是唱錯的那段插曲。

我絮絮叨叨很久,竟然繞了那麼遠,只是表達提問練習,即使犯錯了問差了,幽默且寬闊看自己,那也會是美的歷程……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