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子天下線上課程,我已錄製3年了。線上課程內容,我自己很滿意,昨天網路現場直播,講解對話的目標,也回答實行對話的問題。
比較特別的是,抽選了三位夥伴,在線上進行對話。但夥伴鏡頭可以關閉,因此我只能聽聲音,聽著聲音對談,有時引導進入內在,對我是特別的經驗,見眾人那麼認真,共同線上學習對話,我想想就很感動。
雖然我亦看不到,到底課程多少人上來?但是線上能有互動,我即有共感共在震動,對我是比較喜悅的狀態,我喜歡有互動的課程。
課程為疫情期間,錄製了一小段視頻,提供課程夥伴參考。疫情期間為人心安定,似乎是眾人期望狀態。
我所成長的年代,有幸未經歷戰爭,這一次疫情的出現,有一點兒戰時的氣息,進入自動戒嚴的狀態,但人們只要居家,比防空洞舒適太多。
我的工作全部停了,僅剩零星線上課程,我偶爾關心水情、疫情與社會,其他時間一如往常。
意外永遠都會來,但此刻永遠最特別,每一個當下都特別,即使工作都沒了,房貸還是要繳交,寫作班都停課了,房租依然要維持,身心仍然可以在當下,無須陷於心理結構。
意外若突然來了,不至於「歡喜」迎接,但可以如其所是接納。4年前我在機場斷腿,也是個意料外的狀況,所幸當時亦未陷入心理結構,未責備自己不小心,未後悔自己不看路,內在一如既往靠近自己。
選擇仍飛出去講座,乃是不願意失信,但我亦未逞強勉強。如今回想當時,我記得艱難的走路,艱難的爬樓梯,艱難的洗澡挪動身體,唯有心靈不艱難。
我腿傷痛的當下,決定去大馬,這決定並不難,從巴生到檳城,這決定也不難。只要心靈不艱難,這些都不艱難。
夥伴見我斷腿,問我為何無痛苦?問我腿疼不疼?為何仍能談笑風生?言笑晏晏?
我比較好奇的是,為什麼不愉快呢?
我的腿當然疼,但是身體大部分不疼,只要不痛苦就行,痛苦是心理結構,疼痛是肉身之感,痛了只是部分,但無須痛苦,不是嗎?
若明白心理結構,就不會陷於痛苦之身。因此當時去檳城,我享受了坐輪椅,享受了坐著演講,仍舊去小吃攤飲食,走看當地風光。
夥伴說我堅強。恰恰是相反的,我為何要堅強?若不困於心理結構,又如何能被侷限?
擺脫心理結構,不是一門高深學問,每個人只要願意,就能輕鬆得到。
夥伴在旅途上,幫我準備塑料袋,讓我在車上小解,我立刻拒絕了。我只是斷一條腿,又不是失去自由,塑料袋小解真費力,何況是在車上?
抵休息站時我下車,脫了鞋子踩在草地上,那也是片刻的滋潤。
心理結構如何掙脫?首先目標就是愉悅,而不做第二念想,若目標是愉悅,想方設法都為愉悅,而不是把現實當困境。
疫情可以是困境,但是對於大多數人,若能平安走過這一段,將來重新看這一段,也許會懷念居家日子。
疫情期間若苦悶,若要解苦悶還喜悅,就可以試著想想,可以為自己做什麼呢?
聆聽美妙的音樂?做一分鐘的靜心?給自己方寸寧靜?就深呼吸一次……,只要目標在哪兒,朝那目標去就是。
我每日閱讀,每日寫作,每日運動,看影音學習,發現YOUTOBE有幾段音樂,很適合專注聆聽,其中這一段頌缽音樂,我拿來錄製冥想,推薦心情煩亂時,能夠靜靜專注聽一分鐘,身心就能得到寧靜。
昨天親子天下夥伴,請我在疫情期間,給夥伴們一些建議,上面是我對心靈的邀請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