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整理電子書,看見一本閒書《有關品味》,作者「彼德‧梅爾」在書中寫了一段文字:「我記得有次去威尼斯一家豪華旅館作實況調查;那是家棒極了的旅館,還有一位同樣棒極了的大廚。我以為在這樣的地方,要對他們的餐點有絲毫不滿意,應是難如登天。但我錯了。坐在鄰桌正是四位衣冠華麗的人物,乃米蘭有錢老爺的代表。他們就不高興。白酒沒有冰到恰恰好合他們的標準。抬了抬一根手指頭,侍者卻沒有在三十秒內站到身邊來。哀哉!這世界是怎麼了?一頓晚餐從頭到尾,我都可以聽到喃喃抱怨的聲音,但抱怨的全都沒有道理。不管食物多美味,不管布置多華麗,就是有事情不太對勁。而且這種感覺--幾乎是事事懷疑,隨時等著掃興的事情發生--瀰漫在整個餐廳裏。」

 

 

 

書中這一片段,有些人應有印象,與人用餐時,也許偶遇這樣的場景。

 

 

 

過去我曾有印象,有人提及「品味」這個詞,但我未曾關注,主因是我的偏見。「彼德‧梅爾」書中這一段記錄,我並不陌生,周遭也有朋友如此,甚至自己也曾經是這樣一個人。我收入雖非中產階級以上的人物,但因緣巧合有機緣到餐廳試菜,到茶會品茶,養成了自以為鑑賞家的態度。尤其靠近那些「有品味」的人士,更感到那樣的況味,耳濡目染之下,也有此氣息。所幸我遠離了那樣的場域,識得尋常滋味就是好滋味,樸實簡潔便是好品味,但某種程度得拜自己曾經識得簡潔樸實滋味。

 

 

 

前些日子搬空心磚上樓,憶及孩提時期搬磚的景況,父母要我們搬磚上三樓,一塊磚一分錢。我與弟弟一口氣搬十塊磚,一趟便能賺一毛錢,十趟便有一塊錢進帳。在淋漓的汗水中,品嚐金錢得來不易,感受勞力的真誠,在花錢買來的一支冰棒中,珍惜自己。我心想現在的孩子還願意搬磚嗎?還能在大汗淋漓之中,數著自己辛苦賺來的零用錢嗎?得以品味自己的勞動?品味自己在一支冰棒與休憩之間的美嗎?

 

 

 

我的答案是很少的。常聽華人父母說,「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。」但是人不受苦,還真不能識得人生真滋味。我常想張愛玲說,「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」但是又感嘆,「懂得不容易,批判很簡單。」

 

 

 

當孩子的感官未開,便開始辨識價值,辨識由金錢堆積的「美」,比如坐高級的房車,吃高級的餐館,穿高級的衣物,使用高級的電子產品。孩子們尚未懂得,何來慈悲?孩子們學會了中產階級以上的品味,那不是福氣。

 

 

 

有位家長來找我,痛批孩子要買一個電子產品,竟然說8千元很便宜。然而孩子的價值觀何來?當父母出入開著雙B,啖著高級食材,對諸多事物品頭論足,且以批評的角度入手,孩子耳濡目染,自然如此。

 

 

 

該怎麼辦?當父母捨不得孩子吃苦,不允許孩子在大雨裡騎車,擔心孩子過馬路,不讓孩子自己走回家,那會發生什麼事呢?

 

 

 

孩子到了國小六年級,還不敢自己過馬路;孩子視吃苦如畏途,儘想趨樂避苦;談論著高級手機、電腦、各種配備;但孩子真正的感官沒有開啟。孩子未從樸實、勞動與嘗試之中,認識這個世界,那份品味來得不踏實。我常以為舌尖上的味蕾開啟,美學視野的塑造,思想的擴充與深沈,在在都不簡單。但在這個速食的時代,我們警敏了知識上的套裝需要檢討,卻在各種層面上以套裝的變形加諸在孩子身上,「品味」不也是如此嗎?這樣套裝速食的「品味」,該如何才能回歸到一種簡潔?樸實?勞動?真實的體驗之中?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,然而這種議題談來也大,我在網路上有感而發為文,僅是廉價的探索,看來也不是什麼好的「品味」,只能讓看文的人一笑置之了。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