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413-04+.png

M被我邀請上台,進行述情練習與示範,我問M怎麼願意上台?因為他前一天情緒湧動,揮手表示自己情緒來襲,需暫時調整一下心情。
 

M說自己找了一段回憶,這段過去事件很微小,上台來述情應該很平穩。
 

M沒見過自己的父親,他出生沒多久時間,父親就離開人世了。
 

11歲那年暑假,他參加一個活動,大學生前來帶小學生。他那天沒有穿鞋子就去了,因為家裡只有母親工作,家裡貧窮買不起鞋子,他暑假打赤腳去參與了。
 

相對於那些穿鞋子同學,他在人群中應該很特殊。
 

M進行這一段述情時,才提到自己沒穿鞋,情緒就湧上來一點兒。
 

當時的體育老師走過來,朝著他走過來了。
 

M提到體育老師來了,他情緒又更多了一點兒。
 

原來,這一段故事體育老師也是主角。
 

體育老師走到他身邊,很用力地踩了他的腳。我忘了體育老師說了什麼?因為M說到這兒情緒大量湧現,我很關注這些情緒的點。
 

當時11歲的M,心中蓄滿著害怕、憤怒、難過與委屈,未穿鞋子的腳痛極了。M不明白為何這樣被對待?他只是沒錢買鞋子穿。
 

M當時應有很多憤怒,但是當時的M忍住了,並沒有流淚也沒有示弱,也沒有對老師再回應什麼。
 

M內在非常憤怒,他憤怒為何要被羞辱,為何老師要如此踐踏他?難道他失去了父親,就要被人嘲笑與輕視?他覺得自己難堪且丟臉。
 

M心中更多難過與委屈。
 

但是M當時無能訴說,大概也無法對人訴說。
 

從小失去父親的男孩,通常內心要求自己堅強,他又怎麼會有機會,將這些情緒對同儕訴說?他的母親是個寡母,獨力養著一批孩子們,他應該學會了體貼媽媽,又怎麼會向母親敘說委屈?
 

他的情緒在這兒潰堤。我可以想見那些情緒,這麼多年來存積於內在,一部分成為生命的動力,一部分成為內在沈痾,如今有機會重提往事,並且專注在情緒中停頓,情緒便如洪水般襲來。
 

看著眼前勇敢堅強的M,回到當年憤怒委屈的男孩,我想像那個男孩的不容易。我想像M仍是個孩子,也許懷著期待參與活動,也許他無比天真爛漫,正等待著精彩的一日,但是換來老師冷酷的臉,無情的語言與應對,我可以想見那樣的艱難,我彷彿可以體會那狀態,但是我找不到相應對的畫面。
 

當他受壓迫與屈辱,仍需要堅強與體貼,需要這麼努力去面對,面對那些被遺棄的感覺,面對那些屈辱與壓迫,背負著這些漸漸長大成人。
 

不知道M一路如何成長?也許背負了很多重擔。
 

他的故事也讓我感動,也讓在場的夥伴們動容。
 

他當時內在有了決定,決定不讓人看不起,不能讓人欺負沒爸的孩子,因此他很努力向上。
 

述情結束之後,我照例對話幾句,我忘記問了什麼?M的情緒不斷滿溢,但我記得問了他一句:這件事對日後帶來什麼影響?除了他不想讓人看不起?不想讓人取笑沒父親。
 

M說這件事對他有衝擊,從此以後無論什麼狀況,他都會穿著鞋子。
 

我好奇的問M,一般情況下,不是都會穿鞋嗎?
 

M說自己就算到了不必穿鞋的場合,他也堅持一定穿鞋子。
 

過去的事件影響人甚深,即使M挑了一個「微小」的事件,他以為自己不會有情緒,卻不知情緒湧現那麼急,也來得那麼的大。
 

我跟M稍微說明,若是自己喜歡穿鞋,那就是自由的選擇,若是受到那件事影響,不論自己喜不喜歡穿鞋?不論自己到了什麼場合,卻堅持一定要穿鞋子,那麼不妨重新思索自己,可以如何更自由的決定自己?而不是被過去的事件影響。
 

M是個勇敢且真誠的男士,現場好多人給予回饋,都勾起了曾被欺凌的畫面,也回饋給M很多的溫暖,M也很可愛的、真誠的接收了這些回饋。
 

事後,我詢問M是否能寫出來?我簡單的描述一下事件,表達過去微小的事件,都可能形成了冰山,影響了內在的感受,形成了某些觀點,產生了即時的言行應對。
 

我在52週的冰山課,即講述了述情的原因,以及以回溯對話帶入的方式,因此有了短回溯與長回溯,都是對話可以展開的脈絡。
 

我很感謝M願意訴說,也讓我聆聽如此感動的故事,除了口頭上回饋他之外,我心裡面升起很多敬意,也給他無限的祝福。
 

52週的聲音檔資訊:作者|李崇建
 

有聲書課程|一週一練習,一年學會冰山理論
 

網址:https://reurl.cc/7Dg0V9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