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院落的落葉時,想起「野火吹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」

腦袋裡變造一下,「竹帚掃不盡,秋風吹又落。」

心境與白居易也許不遠,至少心情寬鬆寧靜蕩漾。

我在《未來少年》寫專欄,作文專欄已經五年,決定今年結束了。

我不想就此集結出版,欲重新框架一些內容,才好重整面貌問世。

作文專欄結束了,換成古典詩詞,腦袋隨時都有相關內容,有時閒聊時亦會分享,刺激腦袋創作思緒。

 

工作坊學員聽我陳述,關於掃落葉一段,問我掃落葉不煩嗎?怎麼會寬鬆寧靜蕩漾?

剛結束三天工作坊,我以冰山做解釋,冰山「渴望」層次以上,我歸納為「小我」層次。

亦即事物本身,並非獨立的狀態。

正是量子物理所言「事物無法獨立存在」,亦即無論事物好或壞,事物的實體在那裡,創造了每個人的心識。

所以回溯只是去檢視,讓人覺知業力的形成,事物不會以自己力量形成,這些渴望層次以上的部分,小我的創造來自對立,若能理解了這些層次,也就有能力進入大我,進入自我的大我層次,進入「我是」的通道是「渴望」,那是立基於全人類共有,對立就容易消融了。

落葉只是個狀態,掃落葉是個行動,按照量子力學的說法,事物並無絕對性,但有了觀察者後,就有了衡量的媒介,事物就存有了,若沒有觀察者出現,事物就難判斷存在?我不去看院落,就不在意院落的落葉,因此真相與事物呈現表象無關。

我最近在講座中,常推廣薩古魯,薩古魯有一個冥想:「我不是我的頭腦,我不是我的身體。」

 

若是這些都不是,冰山渴望層次以上,那就不難理解了。從行為、感受、觀點與期待,那都不是「我」,但人常以為那是「我」,從此而來愧疚、自責與對立,亦常造成一種困惑:「我是誰?」、「我到底要什麼?」

達賴喇嘛曾引龍樹禪師:當你分析佛,佛的身體是佛身,那並不是佛。佛的思想是思想,亦不是佛,除了他的身與心,並沒有佛,因此找不到佛。

達賴喇嘛說了一段,很有意思的說法,「非陰不離陰,此彼不相在。如來不有陰,何處有如來?這就是真相。」

學員說「心情寬鬆寧靜蕩漾」,不也是一種對存有的觀察?

我的理解裡面,其實是也不是。

在冰山的架構裡,有一個「假設」存在,亦即渴望層次往下,是存有、靈性與生命力,大我即是和諧與寧靜,通過練習就能到達彼岸。

秋色甚美麗,秋意甚有味,即使落葉也美,但只要一落入這樣談話,可能就枯燥乏味了。

今日又要去杉林溪,我選擇提前上山,要在山林裡散步,回頭望一下院落,落葉被秋風吹落,鋪在地上的姿態,亦很有美感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