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進行的線上課程,會拉出半小時的線上對話,一邊對話一邊進行講解,俾便線上聆聽的人學習。
上週一清晨,為美國的舞象基金會線上課程,半小時互動了幾位朋友,其中一位伙伴A,非常積極的將對話內容寫下,還寫了他的觀察與解讀,原文五千多字,我跟輝誠分享之後,輝誠鼓勵我分兩次貼出來。我徵得當事人同意,登錄這篇對話。
只是對話內容,若非更細的講解,或者深入學習對話者,一般看來會感覺無聊。
媽媽問我的問題,通常一般人的回應,會想要挑戰「分數重要嗎?」
可能轉而對家長說,「分數不重要」,容易會形成觀點的拉扯。
A是個開放且坦誠的家長,我一邊對話一邊對群眾講解,下方將對話的一半節錄,刪除了他的解讀與觀察,置於下方,讓有興趣的人參考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初識阿建老師---學校分數重要嗎?
我:阿建老師,我是A,想諮詢您一個問題。
我有一個 12 歲的兒子,他經常給我說的一句話就是成績不重要。
作為家長,希望他能好好學一些。
但是兒子經常告訴我,成績不重要的,成績不能決定我的未來,成績不能說明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我幸福不幸福,有沒有錢,能不能成功,和現在的這些成績沒有關係,我的未來是我自己決定的。
我希望阿建老師,你能不能當媽媽,我當兒子,我們類比一下對話。
阿建老師:A,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好嗎?
我:好的。
阿建老師:當孩子這樣說的時候,你的內在有衝擊嗎?
我:有的。
阿建老師:那個衝擊是什麼?
我:我認為成績是很重要的。
阿建老師:你有焦慮嗎?
我:應該有些。
阿建老師:有生氣嗎?
我:我……以前有,但現在,我現在的心情更準確地說應該是不安。
這樣說吧,我大約在三年之內,寫了大約 100 篇的心情日記。我希望我們線下也能有些交流。三年之前,我心中的焦慮,非常非常嚴重。當然每個人的進步都在不同地層次上,經過了這些心情梳理,以前我心中焦慮,擔憂,生氣等等這些情緒,得到了處理。我認為現在我的心情還是比較平靜的。當然這只是相對來說,我認為我的心境也變得比較平和。這也讓我覺得現在是我學習薩提爾對話的最好時機。回到您剛才的問題,我是否有焦慮,或者生氣,我潛意識裡應該有,但我不至於發火。更確切地說,我不知道該如何和他交流。
阿建老師:A,你是一個誠實的人,你也非常坦誠,一個非常認真的媽媽, 我剛剛想去關注當你,兒子說這個話的時候,你的內在有沒有衝擊?就是關心你,想知道你如何照顧你的身心?瞭解你如何照顧你的焦慮?
你剛剛說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,就是你曾經寫了近一百篇日記去表達這些情緒。
可是你說,你的內在比較平靜,也許內在還有一些焦慮。是嗎?
我:是的。
阿建老師:我的第一個問題通常就是「你怎麼更好的照顧A」。
A可以生氣嗎?A可以難過嗎?A可以焦慮嗎?怎麼才能更好地照顧A?
我:是的,我認為是可以的。生氣焦慮難過這些情緒是被我允許的。實際上我還經常生氣難過焦慮。但和幾年前的生氣難過焦慮相比,程度或者幅度會小一些,不像以前那樣的大起大落。現在,生氣難過焦慮在我的掌控之中。或者說,我現在會很積極地看待這些情緒,因為我知道這些情緒中暗含了一些我看不到地盲點,是一個契機,可以讓我更加瞭解自己。
阿建老師:我姑且相信你。我姑且的意思是說,這些情緒被允許也要分層次,頭腦的,和心裡面的,我不知道你內心裡面是不是真的可以。
我:那我可以給你舉幾個例子嗎?(我這時候有一些情緒,你不相信我?所以急於要證明自己。)
阿建老師:先不用。首先這是一個示範,其次我更關心你這個人,而不是想講是不是這個狀態?假說你說有,我就相信你有。那A,請你告訴我,這個對話你要得到什麼呢?
我:我希望知道怎麼樣才是一個好的對話?如何定義好的對話,父母總有一個想引導孩子的作用。
阿建老師:A,等一下,你想得到什麼?
我:我希望如何才能對孩子有一個正面的影響。
阿建老師:如果你和他講完,他還是說不重要,你接受嗎?
我:我可以接受,因為條條大路通羅馬。我是可以接受的。
阿建老師:我有一些疑惑,你好像是想解決小孩子不要有這樣子的想法的念頭。
我:是的。
阿建老師:可是你剛剛說你可以接受他,小孩子可以有這些想法,你只是想多瞭解他,而不是要改變他的念頭。這兩個點讓我困惑。
我:我同意,這裡面有些矛盾。(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是:作為父母,我做我應該做的事,努力了,什麼結果,他接不接受,就不是我自己的掌控之內了)
阿建老師:看來這個議題上你有一些概念還沒有理清。如果你只要去說服他,你在說服他的過程中,即使你使用了好奇,你也引導到自己的期待。那自己的期待的背後,有一個期待失落之後的衝擊,「我」可能是焦慮的,「我」還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的焦慮。「我」可能是擔心的,我也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的擔心。
也許,這跟你過去可能對於讀書的狀態,成績很重要,曾經有一個在你的生命經驗裡面,有一個經驗在這個地方,這是一個可能的狀態嗎?
(談話者回饋:是的,在這個地方有我一個很重要的生命經歷,我以為我處理過了,但看來處理 的還不徹底。事情是這樣的,我在初中高中一直是好學生,班級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。但高考沒 有考好,沒能上好大學,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最致命的打擊。當時那個挫敗的情緒沒有處理,“我 要贏,我要當第一名”成了我的內在誓言。情緒大起大落。生命低潮的時候就自卑,生命高潮的時 候就自負。怕別人瞧不起自己就是我內在的一個痛點。我一直認為高考是公平的,是一個農村孩 子跳出農門的唯一途徑。而高考成績不好,不能去理想的大學,不能怨天,不能怨地,不能怨爹 娘,只能怨自己。所以多年來我的自省能力一直很強,出了事情,首先看看自己做錯了什麼。但 現在不是過去的僧多粥少的情況了,條條大路通羅馬,但我還不能完全跳出以前的思維框架)
阿建老師:不過,我先不要做這個分析,A,我滿足這個願望好了。你想讓我扮演媽媽,你是 小孩,對嗎?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