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答應了一個熱心的朋友,為一團體開工作坊,我有很深的感動,這團體的夥伴們,非常真誠且勇敢。

一位媽媽,第二次來上工作坊了。

媽媽問我一個問題,關於孩子較常駝背,是什麼原因?該怎麼辦呢?

生理狀況我不清楚,所以原因我不知道。

但是心理學相呼應的,大概指向孩子缺乏自我價值,可檢視家庭應對,是否父母控制、說教與指責?

我只能分享概念,但並非準確的答案。

三天工作坊結束之後,不少人來信回饋,這位媽媽亦來信分享。

因為這位媽媽,執行對話與情緒連結,令我非常感動,且後續孩子的狀況,很適合成為解說課題,我取得她的同意,模糊化了孩子狀態,調動了一些字句,大概分享如下: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...............

工作坊第一天結束,我問了小孩駝背,好像找到問題答案。

我面對學生問題,常可以好好對話,但對於自己小孩甚難?我想起小時候,常常因哥哥不愛讀書,父母因而有爭執。所以小時候,我會把書讀好,事情做好,不讓父母操心,現在想想,希望自己不要讓父母吵架!

我好像因為如此,希望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到最好!所以原來在教養小孩時,我的焦慮是這樣來的!

陪兒子睡覺時,和他分享今天的學習,提到您說的:「人是可以改變的!」

兒子突然跟我說:「駝背也是可以改變的!」

我有點驚訝,也有點開心!繼續用好奇和他對話,我們談到了他的煩惱,最後,我問他說,你有覺得比較放鬆了嗎?他回答有!

上完課之後,我了解焦慮的來源,孩子駝背的事不再困擾我。

但哥哥這兩天來,主動和我有更多的對話,深藏在心裡的情緒,似乎被打開了!

我受到很大的衝擊,不曾看過孩子這麼大的情緒

昨天早上孩子肚子不適,我讓他上午請假休息,下午帶他去補習班上課。

晚上,孩子說了補習班發生的事。

他說補習班玩遊戲,老師請他當裁判。但是輸掉一方的同學指責他「不公平」。

他覺得被誤解,所以有點生氣、難過。

我和他對話後,他比較釋懷。但今天早上起來,他的情緒波浪襲來,讓我有點措手不及。

早上七點多,爸爸看他表情不對,問他「怎麼了?」

他不知道如何和爸爸說,直覺的用哭來表達情緒。

爸爸出門後,我開始和他對話。他的情緒激動,哭得沒有要停止的意思。

我察覺自己的內在,不像以往那麼煩燥,我抱著他,陪著他難過。

我點出幾個情緒的名字,難過、生氣、委曲嗎?

他全部都有。接著與他對話,透過回溯更早童年,他的難過從小就被誤解。

我向孩子道歉,真誠的道歉。這時,我也落淚了。想給他一點力量……..

孩子似乎想用盡力氣,一次把悲傷傾倒乾淨………

面對突然來的情緒海嘯,我其實衝擊很大。原來,那麼小的孩子,壓抑那麼多的情緒在心中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...............

當父母開始改變,將好奇的對話導入,就能更瞭解孩子,也能脫離四種應對姿態。若是好奇對話更深入,能在孩子的感受上停頓,傾聽孩子的感受,且善於運用回溯,就能幫助孩子貼近自己。

然而長久受到委屈,受到壓抑的孩子,語言一旦被傾聽了,情緒一旦被接納了,過去受壓抑的情緒,可能如排山倒海而來,這些狀況也會讓父母衝擊。

而這位媽媽上工作坊,熟練了對話的脈絡,也熟練了情緒停頓的脈絡,且剛上課完梳理了內在,與孩子的對話就更深刻。

面對孩子這樣的狀況,是一個正向的過程,正是經歷這個過程,孩子重新應對情緒,應對自我,生命力也才得以茁壯。

這是個令人尊敬的媽媽,也是個認真且願意實踐的媽媽。

這個過程很重要,我藉此機會,分享給所有父母與教師,若有同樣的歷程,是正常且正向的狀況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