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二晚上得空,去善榛的讀書會。
 

她帶領《薩提爾的對話練習》,我想去看看她如何帶?自己能有所學習,也給她一點兒支持,看自己的書如何被讀?
 

善榛的態度從容,調度相當美好,我很享受於其中。旁觀她的帶領,我的想法被激盪,也許日後也帶讀書會,無論是自己的書,或是其他作者的書。
 

學思達講師李明融也去了,她也太認真了,已經到處帶工作坊、讀書會,《薩提爾的對話練習》應很嫻熟,竟還來參與聚會。
 

我看到長耳兔的志工們,這些熟悉的夥伴們,真是無比的溫暖。
 

會場看見一些朋友,我回答提問之外,也簽書短暫交談,這是身為一位作者,能為現場參與者做的。
 

一位學員帶了孩子來,希望我與孩子談話,我只答應給五分鐘,但後來可能談了十餘分鐘,我徵得孩子的同意,將這段對話記錄於後,我稱這孩子為R
 

R正就讀高一年紀,因為書店將打烊,隨我下樓梯之際,我問了R的名字、學校與年級,並且詢問他,是他想與我談話,還是媽媽要他來?
 

R表示是自己要來的。
 

「那想來問我什麼呢?」
 

R說自己選組的時候,他想選第一類組,但是媽媽堅持反對,說第一類組沒有前途……
 

到了樓下坐下簽書,媽媽說R以前功課很好,現在沉迷網路,不讀書,懶散……
 

我沒時間跟媽媽多談,我停止媽媽的說話。
 

我問R,媽媽說的是真的嗎?
 

R點點頭。
 

我問R,媽媽說的狀態,跟R剛剛問的選組有關係嗎?
 

R說有關係。但是R停頓了。
 

媽媽在R停頓的當口,說自己已經允許了,允許他讀第一類組,但是他….。媽媽重複了R的功課。
 

我問媽媽要什麼呢?
 

媽媽說要R好好讀書。
 

一般人解決的是問題,所謂解決問題,就是解決行為問題。但是行為背後還有感受、觀點、期待….,還有形成冰山的原因。
 

若只是解決問題,那就無法瞭解全貌,無法讓孩子感受到愛,改變亦難從根本變起。
 

 

我轉而問R,喜歡這樣的狀態嗎?媽媽說的打電動……
 

R說蠻好的。
 

我確認了兩次。中間都停頓。R說他不喜歡功課變差。
 

「我剛剛聽到媽媽干預你選組,讓你成為這樣的狀態,是嗎?」
 

R點頭。
 

「聽起來,你可以控制這樣的狀況?是媽媽這樣干預,你成為這樣結果?」
 

R說應該算是。
 

「我能知道嗎?你想得到什麼呢?得到這樣的結果?」
 

R這是眼中蓄滿眼淚,我考量四周都是簽書者,不想讓R落淚。
 

我轉而問媽媽想要什麼呢?媽媽仍舊希望孩子讀書。
 

「若是讀書了,功課依然不好,妳可以接受嗎?」
 

媽媽說可以呀!
 

我問媽媽如何讓R感受到被愛?被支持?
 

我轉而問R,「你有聽見媽媽說的嗎?告訴我,你相信嗎?」
 

R搖搖頭,表示自己不相信。
 

「你說自己這樣的狀態,聽起來是你選擇的,因為媽媽不讓你讀一類組,即使現在讓你念了,你要得到什麼呢?」
 

R情緒這時蓄滿了。
 

「告訴我,你有生媽媽的氣嗎?」
 

R點頭說有,也想讓媽媽生氣。R的眼淚滑落。
 

「讓她生氣了,你有得到你要的嗎?」
 

R停在哪兒,只是情緒滿滿。我猜R沒有答案,那是冰山內在的糾結。
 

「你的眼淚在表達什麼?」
 

R說媽媽總是碎碎念,不斷的唸唸唸。R一邊說一邊落淚。我想就算了吧!就讓他哭吧!我問R這眼淚是「難過和委屈嗎?」
 

R點頭,眼淚更是大量。
 

我轉而問媽媽,怎麼理解孩子的委屈呢?也轉而問R,「你希望媽媽做什麼呢?」
 

R說媽媽說一次就好了,不要一直一直唸…..
 

我應該聽更久一點兒,聽R的難過與委屈。我猜想媽媽也有很多委屈吧!但是我不想談太久,這是談話前設定的時間。我因此問R,「你可以如何為自己負責?」
 

媽媽說自己嘗試改變。不過,媽媽內在有期待,兒子選擇了第一類組,我不知道媽媽如何應對這個失落?這都是需要一點兒時間的工作。
 

我邀約R寫信給我,感謝他這麼勇敢。他答應我寫這份記錄,文字是一個概述,記錄了我記得的部分。
 

要讓一個孩子改變,讓孩子有所覺知,有深刻品質的對話,就能有所衝擊,帶來一些覺知的狀態。當然,媽媽需要改變應對狀態,孩子才會有所改變。
 

媽媽的應對狀態,來自冰山內在,也來自過去背景的歷程。
 

好久沒有和親子談話了,簡短十餘分鐘談話,也覺得對話這門功課,乃從應對改變,到覺察彼此內在,覺察內在的狀態,比如R也許未能覺察,自己是生媽媽的氣,得來的結果自己也不一定喜歡。
 

媽媽本是出自於愛孩子,但是媽媽的應對,並未讓孩子感受到愛,反而有了很多壓力,但那也不是媽媽的本意。
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