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從新山移動,搭飛機到吉隆坡,再轉車到巴生。11點就到機場了,未料原本下午1點的班機,竟然臨時取消了。這是我常聽的廉航狀況,我搭的廉航是馬航的子公司,fire air飛螢航空,主辦單位為我買。
 

我平常不搭廉航,就是不喜歡延誤,但國境內的廉航,這樣的狀況應較少,但這一次碰上了。
 

1點的班機取消,通知我搭3點的班機,我在機場用餐寫作。入關之後才發現,登機閘口改變了,時間又改為3點40分。
 

晚上在巴生有一場講座,從吉隆坡驅車需一小時,時間應該來得及。只是我一直沒看見班機,3點40分已經過去了,櫃臺說要再等40分鐘,又再20分鐘,不知道是否又會變卦?廉航果真會這樣呢!
 

我問完了狀況,坐在機場按摩椅上看書,心想晚上趕不及演講,請主辦人自己講吧!因為都是薩提爾協會的伙伴,都專精教育的議題。只是臨時上場也不易,巴生的伙伴們很操心,新山的朋友有點兒自責,看來主辦活動真是辛苦。
 

 

想想最近很有趣,若不是高鐵搭過頭、高鐵未趕上、車胎突然破掉,飛機停飛或延遲,這一連串的經驗,我檢視自己都頗安然。我想起2005年夏季,我與父親妹妹到西安,欲從渭南搭巴士到山東曹州,從下午一點開始等待,詢問車站的服務員,不斷地說快來了、快來了,巴士越遲遲未到。從下午一點等到四點半,才搭上長途巴士。我還記得那天門口的陽光,記得陪伴的姪子們,記得服務員的嬉鬧,更記得我當時滿腔憤怒,那股憤怒無處發洩,不斷地起身探望,不斷遞雙手抱胸生悶氣,覺得自己待在一個荒謬的所在,當時我已經學了薩提爾模式了。
 

 

12年過去了,如今的飛機航廈,班機一直未出現,時間不斷地更改,和當年渭南等待巴士,竟有那麼幾分相似,所不同者是外頭狂風驟雨。而我檢視自己心境,只是安安然然等待著。若非想起渭南等巴士,我以為自己一直都如此?原來12年來內在有所長進,不是立刻就能安然。
 

 

班機終於來了,沒有再延遲下去,上機前通知了伙伴們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吧!
 

 

巴生的黃昏很美麗,沿途的油棕樹與旅人木,勾勒出一條條閒逸的公路,背景是靛藍色的天空,還有一些黃昏層次。我下了車微風過來,帶著一股南洋的花香,混和著路邊的水仙花,我閉起眼睛深深的呼吸,感覺此刻身在家鄉,一個很美麗的家鄉。近來到新加坡、南京、日本與馬來西亞,我都有一種家鄉的安穩,全身被家鄉輕撫著的感覺。這種感覺寧靜美麗,和青年時期以前的鄉愁,恰恰是一種強烈的對比。去演講的途中,載我的朋友迷路了,但是路邊的景致太美了,多迷路一點兒也無妨,沈浸在家鄉的安穩裡也美麗。
 

當然我準時抵達了,講「對話的力量」,滿場的父母老師,和諧的伙伴與工作人員,這是一個美麗的日子,特此為記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