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六點多出門,搭高鐵去演講,除了一顆蘋果之外,買溫泉蛋當早餐。童年家裡貧窮,最實惠的早餐,大概就是雞蛋,每天早晨一顆蛋,成了我美好的記憶,有好多畫面溫馨陳列。
 

蛋拆封以後彈出來,滾到地板下面,我拾起光滑的雞蛋,到廁所沖沖水,仍然裹入腹中。類似這種小失落,我很平常的接受,但這一條路不知走多久?我才學會接受失落。記得父親遇到這樣事件,總是氣急敗壞的樣子,然而父親是見過風浪的人,生命長年在困頓中匍匐,這個生氣彷彿反射動作,多半是生自己的氣吧!
 

但是父親有資源。這個氣急敗壞之後,父親總是很幽默的笑笑,我記得父親幽默的笑,不會讓失落停留太久。
 

我不知道何時脫離的?脫離生自己氣的狀況,彷彿學習薩提爾模式之後,逐漸能自然就接受了,我也覺察身體裡有父親的幽默。
 

失落總是充滿生活。搭高鐵時睡著了,到桃園站我才醒來,桃園恰好是我的目的地,還好沒睡到台北。上週去台南就如此,在高鐵上睡著了,一路睡到高雄去了,所幸提早出門之故,演講只晚半小時開始。記得上週睡到高雄,在心裡小小嘲笑自己,這也是幽默的基因吧!嘲笑自己「第一次睡過站呀」!也想著該搭計程車到台南?還是再坐高鐵回台南?
 

上週到台南演講,回程時高鐵已經離開,我趕不及回台中上課,只好打電話安排老師協助我,我少了一點兒鐘點費,這也是一種失落。一天內有兩次失落,失落的那麼自然,其實也挺美好的,提醒自己每天多幸福?因為被滿足的多,感官能打開體驗滿足,那就能在當下更多
 

溫泉蛋掉出來的清晨,桃園比台中冷好幾度,濕濕冷冷的落雨,天氣其實頗為詩意,雨中稀疏的櫻花錯落,有一種特別的情調。回程時間甚充裕,但到了台中站之後,停在高鐵的轎車破胎了,只好停在路邊等待救援,我聯絡耀明幫我代課。
 

雖然又是一次失落,但朋友請輪胎行前來救援,一切都順利妥善,耀明也在10分鐘內趕去代課,這些失落似乎都算美好。
 

失落每日充斥著。今天要上M的作文課。上週和M談了他面臨的衝突,這一週仍然問我,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式?
 

M的作文發呆甚久,久久不願意動筆,和我談解決衝突的方法?我卻跟他談如何長大?我想讓話題帶至負責,才有機會和他討論衝突,因為M還是個活潑的孩子,還未意識成長的面貌,面對人際的衝突,與自己期待的失落,他還在走「理當享權」的階段。
 

M等了好久才動筆,草草完成一篇短文。M的表現並不符合我的期待,那是教師經常有的失落,我對他的學習與應對,以接納與界線為目標,當我重新設定目標,對此失落也就不影響了。
 

為自己負責,體驗失落也體驗滿足,失落能影響的範疇就小了,也就不會及時反應了。
 

工作、生活與關係經常遇到失落,若是懂得看重自己,也在當下體驗自己生命,那些失落也就不會太困擾。沒有人喜歡失落,但失落是一種學習,從生命開始之處,失落就一直伴隨,直到生命消逝不見,我們時時刻刻都遇見失落。在人生中最重大失落「死亡」來臨前,每個人皆須學習失落。即使我接受了失落,我也如每個人一樣盡力,且體驗自己的盡力,乃覺生命就是個萬花筒,即使失落也有美麗….

 

清晨要出國去了。猶記得當兵時期,離開家也會感到失落,多看家好幾眼哪!在離開與歸來之間,如同失落與獲得的學習,那些豐富的壯闊了人的內在….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