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的手機,顯示著台中是雨天,腦海想起出國前兩週,雨天搭車的畫面。那個畫面其實一直停留,很鮮明深刻的印在腦子裡,尤其這兩天做了幾場講座與工作坊,還接了幾個談話,我也有很深的感觸,想要將這一段奇遇寫下。
 

那是下起一場大雨的午後,我搭上一台破舊的計程車,車上瀰漫著菸味,混合著一股令人嘔吐的氣息。車上的音響也很破爛,傳來了巴哈的鋼琴平均律,一聽便知是顧爾德彈奏。
 

我在山上教書的時候,音響裡經常放著顧爾德,琴音勾起了山上明亮日子的回憶,當時我有一片窗戶,窗戶不遠處一株山芙蓉,還有一棵不討喜的山黃麻,大冠鷲經常盤桓天空,常有學生來敲門談話。但此刻的窗景是移動的,這個午後沒有明亮的陽光,而是雨落不停的城市,音樂雖然熟悉美好,但車廂的氣息令人暈吐。
 

我暈著的腦袋仍舊想打量司機,蓬鬆的捲髮顯出後腦的微禿,側臉的線條在咀嚼著什麼?緊接著我明白了,因為我聞到檳榔的氣息。
 

我心裡「哇塞」驚訝了起來,隨即想想自己仍是多定型化的人呀?抽菸、吃檳榔的計程車司機,在大雨的車廂內聽顧爾德,怎麼就感到訝異呢?他應是個多豐富的人!我應該用文筆勾勒他的樣貌。我問司機開車多久了?
 

司機起初沈默著。我以為他不想說話哩!
 

沒想到他的回答頻率,跟一般人的節奏很不一般,停頓了十幾秒之後,計程車來個急轉彎,他開口說:「今天過完就是6天。」
 

記得那麼清楚呀?可能他剛剛的沈默,是在計算天數吧!
 

未料司機罵了一聲「X」,接著說,因為自己很不想開車,但是為了活下去,只好來開計程車,車向一位朋友借來的,那位朋友的爸爸中風了,朋友照顧他老爸,計程車反正也空下來,只是太破爛一點兒,但是為了度日子,應該要好好感恩啦!活這一世人了,人生風風雨雨呀!要懂得感恩哪….
 

我打斷他的話,好奇的問:你喜歡聽顧爾德?
 

「啥米顧人怨?」
 

窗外的雨大得驚人,我一度懷疑車窗會滲水,很謹慎地手指著音響,「那不是顧爾德彈的巴哈嗎?」
 

計程車司機說,「我哪知道那是什麼音樂?剛開始聽的時候,真正顧人怨的啦!」
 

那怎麼會播放呢?
 

「我哪有法度?我朋友的引擎一發動,音響直接打開,就是這個音樂啦!也沒有收音機,也不知道是什麼死人骨頭,我又沒那個水準聽這個,但是我不喜歡車子裡沒聲音,這台車沒有收音機,也沒有卡帶和CD,我這麼老了,不知道音樂怎麼放出來的,反正一發動引擎,音樂就這樣一直放啦!現在聽久了!死人骨頭音樂也不錯啦…」
 

這個司機話匣子一開,嘰嚕咕嚕說個不停。我仔細一看這車子的音樂,接了一個隨身碟,這司機不懂怎麼開關吧!
 

我跟司機說以前教書,住山上的時候,常聽顧爾德的巴哈,我聽著有很多的懷念呀….
 

「你是教書的喔!看不出來哪!看起來像是畫圖的,還是設計師….」
 

我自承以前當過泥水匠、酒保、貨櫃搬運,沒當過畫家與設計師…
 

司機在後視鏡裡注視我,說:「老師,你很精彩喔!不過我也跟你一樣精彩喔!我的工作也是『差很大』啦!我開過蛋糕店,也開過板車,還賣過靈骨塔…..」
 

在顧爾德的鋼琴音樂裡,搭配著車外的雨水聲音,我彷彿迷離的進入了一個隧道,眼前司機的精彩人生,竟是隨口道出都能寫書呀!他結了三次婚,都是不同國家的人,擁有三個孩子,最後離了三次婚。連他開的這台計程車,也充滿離奇的故事,六天前第一次開這台車,副駕駛座的車門關不緊,快要崩解掉下來,他還要客人手拉緊車門,他還說那個客人一臉驚慌樣子,一直問車子會不會有問題?第二天開車時,他發現煞車與油門處破了一個洞,雨水會從裡面濺進來,這台車有夠兩光。他話鋒一轉,兩光的車剛好配兩光的人,我們惺惺相惜啦…
 

我不禁懷疑他是說故事高手,卻也下意識地看看車門,彷彿隨時車門會掉下來。
 

他身上還帶著疾病,聽起來像是長期的慢性病。他說人生很複雜啦!活到這幾年真是落魄潦倒,以前他都是怨天尤人,現在不一樣了喔!他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哪!還能開計程車聽音樂,多活一天就很感恩啦!他覺得自己好像快瞭解自己了,快懂得人生怎麼回事,差那麼一點點而已喔,最重要的是,他菸已經抽得很少了,檳榔也少吃很多,人好像變得比較輕鬆了,還可以聽這種「死人骨頭」音樂,也許快要成仙了啦!老師,你不覺得這樣很精彩嗎….
.

是呀!是太精彩了。但是他能覺得精彩,那真是人生的智慧呀!
 

老師,你一定也很感恩吼?要不然不會變成今天這樣吧!
 

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。但是我覺得他講對了人生,我想到這兒,忽然覺得不暈也不想吐了….
 

雨絲毫沒有停止跡象,下得狂暴凌厲,我到達目的地,還得撐開傘下車,很感恩我的傘骨堅硬,傘面沒有破洞,乃覺得這個計程車司機,真是個了不起的人哪!


 

我想起薩提爾女士的話,也就找來重溫一下:「我知道自己有些地方,讓自己感到困惑,也有別的部分,是我不明白的,不過,只要對自己友善且親愛,我就能勇敢、滿懷希望的,尋找困惑的解答,並且尋求方法以期更瞭解自己。」


 

英文如下:I know there are aspects about myself that puzzle me, and other aspects that I do not know -- but as long as I am friendly and loving to myself, I can courageously and hopefully look for solutions to the puzzles and ways to find out more about me.
 

這真是可愛的際遇,並非一般人可得呀….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