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丹利街的果汁店,我坐在大方桌飲冰水,這一方小空間正美好。外頭法輪功鑼鼓喧天遊行,反法輪功也架著擴音器,在這個潮濕炎熱的夏季,兩旁服飾店與餐廳依舊林立,行人來往穿梭也湧入教堂,絲毫不影響一個快節奏的日常,這只是一個單純的香港星期日。



繽紛的史丹利街果汁店,販賣昂貴有機蔬果,免費的冰水鎮過檸檬草莓,清涼甘甜帶有蔬果滋味,一張大方桌也是免費。三個六七歲的孩子玩著拼字,我與他們對坐半小時,看他們歡樂互相出字謎,彼此拼湊簡單的英文單字,一旁畫著我不明白的小圖,他們正學習認識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對他們而言是新的。



週日的香港下午,我搭叮叮車閒晃,車上多半是外來移工,經過手沖咖啡店我便下車,飲了一杯單純的哥斯大黎加。我本欲搭纜車上山,卻不耐人群長龍久候,沿著人群一路走到中環,看見被大聲斥喝的孩子,大聲哭鬧的孩子,被邊哭邊被拉著走的孩子,廣東話聲調念詩特別好聽,但罵起孩子特別急促嚇人,抗議與遊行的聲音亦讓人慌亂。



」音調這麼鏗鏘,「延陵季子掛劍」聲調讓人傷感,與罵孩子的尖銳聲音都來自同處。史丹利果汁店的景象美好,不由得使人珍惜起來,冰水散去了炎熱的暑氣,安頓了疲累的腿部肌肉,我彷彿感覺細微的、清新的生命力在身體冒泡。我想起香港詩人陳滅,大學時在寢室以廣東話朗誦,楊牧的「有人



近距離觀察孩子的遊戲,那是美麗且彼此分享的半小時,與匆匆的行人、喧鬧街頭不同的半小時,但不是小孩與大人的互動,是孩子彼此之間的遊戲分享,如冰鎮過莓果的涼水亦屬免費。在史丹利的果汁店,我聽著孩子銀鈴般的笑聲叮叮,這些孩子終將走出去,成為世界的一部份,也許成為甚懂分享的成年人,或者不知如何互動的成年人,成為叮叮車上的一個乘客,成為咖啡廳的師父,成為坐在大方桌飲冰水的成年人,他們將走過我們也認識的世界



在香港閒晃半日,看逼人的建築線條,看撩亂的顏色繽紛,看熱氣蒸騰的街景,也看來去匆匆的人臉,史丹利果汁店是美好的片刻,看三個孩子單純天真的互動。

今晨在匯基宿舍醒來,六點鐘的晨光照著東九龍一隅,一會兒我要去和父母分享「如何和孩子互動」?昨天史丹利果汁店的一幕,隨著美好的晨光,不斷在腦海浮現……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