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的氣溫只有17度,有一點兒冬天的氣息了,冬天若無冬天的樣子,我還是有點兒遺憾。但是Y今天來上課,只穿一件短袖T恤,孩子總是將冬天過得很繽紛,是他們旺盛的生命力使然。

12歲的Y,是這個班級眾多好動孩子中,最好動的一位,每逢我請假不能來上課,代課老師總是抱怨他。Y不是個好帶的孩子,他無法管控自己,不僅愛發言也特喜打岔,還會在教室走動,跳動不安沒一刻安靜,回應老師或學生,發音總是聲嘶力竭的吼著。

我描述中的Y,無法覺知與意識自我的行為,我在課堂與他核對過,他也這樣承認著。可以想見他在學校裡,可能令大部分老師頭疼。Y來了之後,我停掉了週三晚間的晤談,專注於班級經營,要將班級文化建立起來。其實所費的時間不長,三堂課的時間,Y已經漸入佳境,上課安靜且仍積極發言,不只會舉手等待發言,發音已經不那麼聲嘶力竭。日前我有要事提前離開課堂,帶班的老師說我不在時,Y也很安靜專注。

Y的文章寫得慢,內容也不佳,至今小有進步,寫作時總要想久一點才下筆。今日Y努力地寫,最後一位離開,我雖然要他再專注一點兒,但是他已經進步甚多了。

離開寫作班,車上溫度寫著17度,我想著充滿生命力的Y,需要更專注地引導,需要更準確,但更慢的節奏。才想著、想著,收音機傳來「從前慢」這首歌,這首歌詞是畫家木心寫的,大學時期讀過木心的散文,讀過木心的詩,這位老畫家過世一陣子了。

歌詞清楚而悠遠,從收音機流洩,我記得曾在視頻聽過這首歌,將木心的詩以音樂演繹,緩緩地、緩緩地,很有味道的組合。「記得早先少年時,大家誠誠懇懇,說一句是一句;清早上火車站,長街黑暗無行人,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;從前的日色變得慢,車,馬,郵件都慢,一生只夠愛一個人;從前的鎖也好看,鑰匙精美有樣子,你鎖了人家就懂了......」

聆聽這一首歌曲,讓人心神俱往回走,走到了那樣的老街道,等候郵差遞一封信的時光,背景常常是遊蕩的雲,還有藍得莫名所以的天空,我記得在那樣的背景中,有老雜貨店,有老人與小玩伴,有賣冰的阿伯,小推車的販子……,一切都慢下來了。

我也慢下來了,將車停在路邊,發了一會兒呆,氣溫仍是17度。我腦海裡浮現了Y,Y也在這段期間寧靜緩慢了,不像以往那麼浮躁。從前慢,如今我也可以慢,只要我想的話,教育裡面有一種醞藉,我想到自己以寧靜緩慢應對Y,去應對充滿生命力的Y,Y也就慢下來了,我相信Y也能感染這份緩慢,即使他的生命力旺盛,也能種下一點兒慢的種子吧……。

甚久未寫文章了,聽了一首歌,突然有一點兒感覺,隨手為記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