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來,除了編纂創意作文教材之外,同時進行一套經典閱讀與書寫的教材,這套精神的核心想法,是從創意作文脫胎而來。透過經典的閱讀、討論、故事,再經由書寫落實課堂領略,兼而練習寫作,陳愫儀已在台北落實的很好。

這半年來,我定期與道禾幼稚園的教師開會,協助教學與教育理念的溝通,這份工作屬於義務性質。道禾安親班來電,想開人文課程,經過討論之後,由千樹成林派一位教師去道禾上課,千樹成林也屬贊助與推廣性質,無從中牟利,目前僅應允先開兩個班,先進行一學期。

張詩亞老師乃清華大學羅志仲先生推介,在清華大學就讀時期,便每週來千樹成林觀摩課程,實習且進而試教,一年多的培訓過程,加上詩亞的認真好學,已經成了一個非常熟成且大器的老師。9月3日張詩亞老師在道禾示範教學,當著家長、教師、學生的面前,不僅神色自若,台風、口條、課程的掌握都非常出色,我看了相當欣賞,一旁從台北下來的陳愫儀老師問我:「你們千樹成林的老師都這麼強嗎?」

千樹成林的教師,每一位都在我課堂旁聽,從十分鐘開始試上,再將時間逐一往上調,到能掌握一節課,養成過程半年到八個月,每半個月還要開會,因此我相信老師的膽識、上課風範、教育心理都相對成熟。但以詩亞如此年紀,才剛從清華中文系畢業,便有如此表現,我打從心裡歡喜。



經典閱讀與書寫的教材,目前與創意作文,有一個團隊進行推廣,我取了王羲之「快雪時晴」的名字,希望將人文與生活美學融入其中,也是邀請老鬍子題字。

以下,我將張詩亞老師對經典閱讀與書寫的教學心得與想法貼在下方。


《經典閱讀與書寫》是什麼?
  這一系列教材由陳愫儀編纂,李崇建審訂,從經典(三字經、古詩、搜神記、山海經、 史記.....等)裡挑選文章,配合與主題相扣的故事討論,目標讓孩子們認識經典文學,帶孩子們進入趣味的哲理辨証。和作文班不同,經典閱讀偏重思考訓練,書寫從50字的一小段會慢慢增加到200字,書寫時間20分鐘到40不等,按課程內容需要調整。

  這堂課的上課方式?
  這堂課的上課方式首先要打開與孩子們的對話,讓他們敢發言,敢亂講,老師從孩子的發言中準確地找到他想表達的內容,像從一團蠶絲中慢慢找到線頭,再將討論的方向拉回每一課主要討論的問題上。

   我覺得這種上課方式和教詩很像。舉某次教課的經驗為例,三年級的孩子們首度接觸詩寫作,第一個練習是擬人法,標準解釋為將沒有生命的事物當作有情的人,表達出更生新的意象。我舉了幾個句子:貢丸在湯裡(    )、樹在風中(    ),請孩子隨意說出腦中任意想到的動詞;當孩子說出一個動詞,我會讚美他,將動詞填入句中,立即編一齣小短劇,演出我對這位孩子創造了詩句的詮釋。陸續孩子們都加入發言,他們填入句中的動詞也越來越隨意,不再被剛開始能想到的那幾個動詞綁住。中間好玩的事情發生了,正準備進入第二段練習時,孩子們仍欲罷不能,其中一位女孩和另外一位男孩打鬧,突然說出:「月光把某某某吃掉了。」我轉頭,訝異於這句話的詩意,暫緩第二輪練習,我同樣讚美了這句話,孩子們開始瘋狂吃掉任何東西。眼睫毛吃掉眼睛,桌子吃掉椅子,口袋把手套吃掉了,馬桶把屁股吃掉了。一個又一個閃閃發光的句子從天上落下,我笑,因為確信孩子們知道擬人法是怎麼回事,而且體會到擬人法的趣味所在。


  我們抵達到美好的目的地。這樣的上課方式好像不停地敲門,這一扇鎖上了,再換下一扇、下一扇、下一扇,「扣。」門開啟,找到路了。課前我無從得知會從哪一條路到達,我想要帶他們去的地方。

   另外一個例子在暑期安親班,人數從15~20人不等,混齡教學。那次上課準備和孩子們討論關於人性本善本惡,預計應有一半是已上過兩季作文班、準備升三年級的小朋友,不料那天三年級許多小朋友因活動請假,多了好多第一次上課的小一小二們。該改變課程嗎?這麼小的小朋友能夠討論人性的善惡嗎?我開口詢問,每個人都堅信人性本善,不論撿到幾塊錢一定會交給警察或老師,他們聽過的故事幾乎全是善的故事。我開始挑戰小朋友。我編了幾個關於撿到錢的故事,其中一個主角在便利商店門口撿到一百元,不知是哪位客人掉的,最後他請店員協助處理這筆錢,便利商店裡的人對主角讚譽有加,他們請主角收下一百塊。聽起來是個完滿的結局,故事中間不斷穿插著主角的想法,其實他很想得到錢,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請店員協助。小朋友沒有聽過這麼奇怪的故事,呆了一會兒,然後對故事產生疑問,「老師,那個人站在門口多久?」「錢到底是誰掉的?」突然,一位坐在最後面的女孩子問:「老師,這樣算是好人嗎?」她鋒利的批判讓其他的小朋友開始跟著思考這個問題,我們開始討論到底什麼是善,什麼是惡。雖然我們花在討論善惡本質的時間比本題還久,最後時間到了,我們尚未討論出共識,這堂課卻讓我覺得很滿足。在這堂課中,孩子們認識了不同的經典故事,內容涵蓋了經史子集、神話傳說等,一起聽了宋朝彭思永傳、周處除三害、還有曹植七步詩的故事,孩子對七步詩展現高度的興趣,紛紛要求我仔細講解七步詩的意思。除了浸潤在美好的古典文學故事中,我也期許這堂課可讓孩子們拓展出更豐富的對話,也許將來有一天,他們自己讀了一些故事,能夠發掘故事的不同面向。

  因此我想邀請家長想像,參與〈經典閱讀與書寫〉課程的老師、孩子們是一群松鼠,我們在森林間找松果。森林裡沒有柏油路,沒有路牌,我們穿梭在樹葉間找尋,這樣的過程也許看似零亂鬆散,好像迷路了。事實上,找尋的過程中,我們不經意地發現,滿地都是松果。

  如何回應學生的課堂書寫?
  這堂課的批改方式可說是跟每個孩子再進行一次對話,針對文辭或內容挑選出孩子們做得很棒的地方,給予正面的回饋。老師發現偶爾從孩子們口袋掉出的鑽石,拾起展示給他們看,這樣長久地做,孩子們會漸漸領略什麼是美,自然而然地往文學之美的道路靠近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