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。」這是電影《偶然與巧合》裡的對白,充滿寓意。對照電影裡,反覆思索人生的樂趣從何而來?卻在經歷之後,才會明白只是:當下那一刻偶然或巧合而已。

最近繁瑣事多,越覺得電影、音樂與閱讀之必要,復想起以往只要遇到大考,手邊必定閒書不斷,這是偶然?還是巧合?無論如何,重看克勞德‧雷路許(Claude Lelouch)的《偶然與巧合》,都覺得悵惘又美麗。

這部電影,我曾在全人的電影課放映過,寫了一篇短文,重又找出來,增刪一點文字。

劇情大綱

這部電影的開場是以「戲中戲」的手法表現,並且不斷利用這樣的手法,對比真實、虛構,荒謬、合理,偶然、巧合?….幾組不斷旋轉的意象,對應蘇菲教派的迴旋舞,顯得迷離而有寓意….

一開場,展望學教授,利用舞台上的錄影機,分秒不差的搭配現實場景,他未婚妻則拿著錄影機拍攝這場舞台劇;另外,在威尼斯米麗安的回憶裡,戲中戲的攝影組拍攝羅蜜歐與茱麗葉的舞劇,另一組攝影人馬,也就是這部電影的工作人員,拍攝那一對舞者跟那組攝影人馬….

故事的前半段,舞蹈家米麗安,在威尼斯帶著兒子旅行時,巧遇藝術仲介商皮耶。米麗安在威尼斯,不斷回憶與前夫的感情,她與前夫拍片時墜入情網,後來他們結婚,懷孕期間,先生卻有了另一個女人,因此兩人離異。

米麗安舊地重遊,卻邂逅了到此偽造畫作的皮耶,他風趣、幽默,把米麗安母子畫進偽造蘇汀的畫作裡,兩人在威尼斯相遇後譜出戀曲。

就在兩人墜入愛河,度假旅行時,皮耶和小孩卻從帆船落水,不知所蹤?一場突來的意外將愛人與兒子一併奪走,米麗安頓失親人,隨後展開一個人的流浪之旅,帶著錄影機,去拍原本三人要一塊兒去的那些地方……

後半段的電影主軸則以兩個旅程交織,米麗安為了完成兒子的遺願,拿著V8攝影機,拍攝兒子永遠看不到的事物,卻在旅程即將結束的時候被偷走,V8輾轉流落到一個講展望學的痞子學者手上。展望學的教授,無意中買到攝影機之後,丟下手邊的工作和新婚妻子,丟棄自己信誓旦旦的理論,踏著 V8 中神秘女子的足跡追尋而去...

前半部的男主角皮耶,是個充滿樂趣的人,從幾個對話看出導演的傳達的趣味與嘲諷:

他對米麗安說:「人生有四大樂趣:一、吃喝;二、睡覺,失去意識,是生活中最愜意的事;三是遊戲,一切偶然與巧合的遊戲;四是遊戲中的遊戲,偶然中的偶然、巧合中的巧合。」

另外,皮耶以200萬賣蘇汀的真跡,自己偽造的蘇汀虛畫卻以400萬賣出。皮耶跟米麗安說:「得到美麗的贗品,將會比得到平庸的真跡更快樂。」藉此傳達生活中的謊言之必要,而「真實」只適合美麗富有人,其他人需要夢想和謊言來支撐。

唯有在謊言中自得其樂的人,才會獲得幸福快樂。

皮耶的警語不止如此,他更說:「死亡是人類的摯友,人生最大的謊言,但「自殺是作弊」的行為」。

而後半部的男主角,「展望學」教授,與皮耶的人生觀不同,他認為人生是可以透過計算風險而規畫出未來,他強調人應該及早替未來的「註定」做準備。

不過,米麗安的故事對他的衝擊,使他發現人生其實是無法估量計算….

偶然?巧合?

什麼是偶然?手邊的辭典,簡單的解釋:「料想不到的,不一定的。」至於巧合:「則是湊巧相合或相同。」從字典的解釋看來並無什麼不同。

誠如電影裡面女主角與前男友跳的一支舞----羅密歐與茱麗葉。羅密歐與茱麗葉在宴會的相遇與相愛,是一個偶然。但兩人的家族是敵對的望族,就是一個巧合,最後茱麗葉詐死卻為羅密歐曲解,而造成兩人帶來真正的死亡,譜出一段悲劇,套句電影裡的話說:「這是巧合中的巧合。」

這部電影眼光的轉換是非常有意思的。

整個故事的開始是個倒敘,從一個歷史系(展望學)教授講述一個真正(?然而從電影裡面,我們不禁會問何謂真?)的故事開始,開啟了一個奇妙的故事,而所有的故事幾乎都圍繞著攝影機進行。

教授演戲劇時,進出一個設計好的錄像螢幕,竟讓人難以分辨真假,他是一個主角,眾人投入了他的故事。

我們可以發現,從他紅髮女友的鏡頭裡,他是女友眼中故事裡的主角,紅髮女友對他真真著迷。但在一個偶然的狀況下,女友摔壞了錄影機,他很巧合的買到一個帶有別人故事的攝影機,於是他開始背棄自己的故事,拋棄女友,想投入別人的故事。

這和他舞台上分鏡的戲劇,很有一種對位的味道。

他在自己的故事裡,是一個主導者,一個敘述與詮釋者,是一個被仰望的人,一個權威者。但他撿到攝影機,開始卻去追索一個別人的故事,卻從此轉換了另一個角色。我們從他導的戲劇,從他對人生的分析,他相信人生像戲劇一樣是可以計算,可以拿捏清楚,可以預防某些幸與不幸,當他沈迷於故事,去仰望故事裡的一個主角,顯然印證出的答案釋背離計算人生的原則。

我們看到他以為可以追得到舞者,但在醫院那一幕失敗了,他沮喪的回頭找舊情人結婚去了,甚至在牧師問他願不願意結婚時,他的答案是顯得如此可笑而荒謬。

但當他以為不可能時,舞者卻回頭來找他。

偶然與巧合是估量之內的嗎?顯然不是的,如那個好笑得釘子與洞的故事,那個比較痛?

意外的旅程

從一個又一個透過攝影機鋪陳的故事,舞者的旅程像極一齣公路電影,所謂的旅程本身,則充滿意外,充滿嘲諷與荒謬。

就像電視裡的北極熊,自個兒開冰箱吃食物,當飛機在這裡墜毀的時候,北極熊首先趕到救援,自然不會有生還者;就像因舞蹈而墜入愛情,因舞蹈而失去愛情的米麗安,再度甫獲得愛情,又瞬間失去所愛;就像大言不慚的展望學教授….

然而從攝影機看出去的世界,到底何者為真?眼見為真?或者是觀者的投射為真?讓人聯想電影前面所玩的心與口的遊戲。例如阿卡波柯灣的投水,教授解釋為舞者投水自盡,然則真是如此嗎?不能說成舞者是為了經歷解放的感覺?她並無意在那時死去,她是否知道,彼時阿卡波柯灣還有人,若要投水自盡也知道會被救?然而真相孰知?

透過攝影機呈現出來的那個落水畫面,誰知道富商與她兒子是否真的死去?劇中除了透過攝影機以外,沒有再提供答案,我們看著舞者帶著攝影機為她兒子拍攝北極熊、球員、阿卡波柯灣的畫面去了。

舞者的故事是從與前夫的舞蹈開始的,我們看她經歷了一段絕望的愛情,有了一個孩子,一個落水的情人,他在路上遇見了許多故事,那些都像風景一樣。

生命不是一種解脫,幸福無法儲存,她帶了絕望踏入旅程,遇見一個球員、酒吧老闆、卡車司機、結婚的夫婦……。我們彷彿頓悟了,卻又發現仍在導演設計的迷障中迷路了,米麗安,這位舞者,從出現一直到故事結尾,好像她對生命的認知一直沒有變化過,她懷孕時,面對情人時絕望的神情,還有她以為富商落水時她痛苦的神情,她最終仍是投入重複的生活裡面。

這讓我想到美國現代作家馮內果的封筆之作---〈時震〉裡的一段話「如果再次來過,我們還是跌在原來的困境裡,會一直愛上不該愛的人,放不開手上的麻將、香煙,一遍一遍的折磨自己,所以說這世上沒有「如果再一次」的鬼話。」

不斷重複的旅程

我忘不了舞者的最後一幕,流著眼淚的神情,那神情與她遇見富商時相同。還有貫穿全場意象的蘇菲教派螺懸舞,甚至成為假蘇汀筆下的螺懸舞,那舞者在街上不斷轉圈,她何曾脫離繫著她的那根無形的絲繩?她一直無法脫離,每個人都繞著自己的圈圈在轉,她用她的方式理解了她的世界,歷史學家也用自己的方式理解那樣的世界。

猶太諺語調侃的說:「人們一思考,上帝就發笑。」

導演是用一種田野調查的精神,如discovery觀察北極熊的方式,觀察人們在世上發生的一切,在碰撞的事故裡面去發展,但人們總有一套固有的模式去理解這些意外,所謂的謊言對另一個人卻正是一個事實:如酒吧老闆買到的蘇汀假畫,如是而已。他沒有宣誓人生觀,或覺得人類需要某種救贖,他只是一種觀察,劇中的主角只是一個被觀察的動物,裡面人物充斥著心口不一,迷戀美色……

而他所使用的攝影機方式,戲劇進出的呈現,不斷的遊戲再遊戲,這真是一部後設風格的電影。

我看完以後,雖然覺得這是一部讓人悵惘又美麗的電影,但悵惘的部分,帶有不舒服的感覺,我想,如果我們變得與北極熊一樣被觀察也會不舒服吧!

最後值得一提的是,舞者在土耳其的街道上看結婚,有一幕出現了她落水的富商丈夫的畫面,那畫面有2秒鐘,很像富商的一個人,了或者根本就是,但鏡頭很巧妙的並未刻意去突顯出來。這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幕。

設若那專賣假畫的富商還活著,卻不肯見面,那又意味什麼?是因為兒子死了?無顏相見,還是其他?我們不得而知。但我能想到的是,在電影裡面,除了拍攝到他落水的攝影機,沒有任何能證明他已死去。我在這裡不禁又想起開頭的那齣舞,一場巧合而雙雙殉情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。

偶然與巧合的故事,荒謬的人生?

全站熱搜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