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雨落了半天,春雷滾動得深,停下事物靜聽,彷彿隱喻著內在甦醒,窗外的樹正翠綠,潮濕的水氣裡,有春季的氣息。
 

前年的春雷滾動,我仍有很深的印象。過去的印象來自紀錄,我喜歡記錄春天的雷聲,夏日的初蟬鳴叫,看見的第一隻螢火蟲,那是青春餘留的心情,如今已經捨了這習慣。
 

春光有驚喜,春雨春霧皆迷人,但是對前年的莉莉,她卻是困惑極了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過年至今收到幾封信,問我如何成為講師?有些朋友問得較細,諸如需要多少時間?需要花多少錢?需要注意哪些事項?會遇到什麼困難?
 

類似的問題之前亦有人詢問,但近月較前更多了點,不知是否與王永福、謝文憲兩位超級講師有關,最近他們的著作與課程推出。但兩位是專業講師,且是企業內訓的講師,我的經驗與他們完全不同。
 

我演講的主題,是寫作、閱讀、班級經營、親子溝通與師生互動。但講師一職不是我的規劃,我也沒有以成為講師為目標,所以無法回答這些問題,只能在經驗上分享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見到一位孩子,在公園陪母親散步,男孩的神情很特別,我有一種印象浮起來,不是很真確的印象,但是特別熟悉的印象。男孩在春陽裡駐足,一旁的落葉堆裡有個咖啡杯蓋,男孩在春陽下玩杯蓋,男孩一邊玩杯蓋,一邊抓著手臂、腰腹,還有小腿,我突然想起了自閉症,想起了吃麩會過敏,我正在寫的一位孩子。
 

我也想起了朋友的孩子。上回去馬來西亞舉辦工作坊,我專訪了這位朋友,並稱呼她薩提爾媽媽。她有一個兼著過動症的自閉兒,年幼的時候不會說話,只會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的聲音,早年不知道孩子怎麼了?吃飯的時候就爬牆,而且不停的撞牆壁,撞玻璃,撞瓦斯桶,也學不會上廁所……
 

有一次到了鄉下,還學不會表達,也學不會聽話的孩子,終日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的聲音,沒有人懂他的話。孩子經過鄉下養雞的院子,嘴裡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的聲音,那一刻竟然得到了回應,那是外婆養的火雞。聽見孩子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的聲音,火雞也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聲音回應,這回應讓孩子找到知音,孩子與火雞一來一往,彼此發出「咯嘍、咯嘍」的聲音,他們可以對話一整天……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14 Thu 2019 22:16
  • 置頂 雜文

陽光今天很晴美,好一個上班的日子,郵局今天也開始辦公了。抽了號碼牌填寫資料,旁邊的一位老伯伯注視著我,80幾歲的年齡,戴著一副好大的墨鏡,墨鏡幾乎掛在嘴巴上頭,衣襟的扣子敞開,露出胸前模糊的刺青。

我埋頭填寫資料,臨窗傳來重複的聲音,行員對著老伯伯說:「錢進去了,你要領錢嗎?」老伯伯含糊說著:「不要…」行員說:「你的月退俸和慰問金都進去了。這樣就行了。」

老伯伯沒有走,行員不斷解釋,錢已經進去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

老伯伯談吐著模糊的話,帶著很重的江浙口音,表達著眾人聽不懂的意思。
行員不知道該怎麼辦?我趨近去問老伯伯,是要查退休俸嗎?已經進去了?是要領錢嗎?老伯伯都搖頭,喃喃唸著一串的話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月前去電信行,換掉舊的手機。店員接過我的身分證,端詳了我的名字,問我:「你教過作文嗎?」
 

我一邊點頭回答,一邊看他身上的名牌,認出他是我的學生,他小6來上作文課,如今已經大學了,正半工半讀在電信公司打工,他熟悉所有的手機操作,那正是我最弱的功課,當年寫作是他最弱的功課,我是他的寫作老師,他早忘了我當年教他什麼?如今他教我使用手機,他跟我小小聊著夢想。

寫作班成立14年了,早期的孩子上了大學,偶爾在路上會遇到,也有到寫作班特意見我,他們一個一個都長大了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我要分享一則訊息,給有興趣學習薩提爾模式的伙伴,這是薩提爾模式助人專業的初階訓練,由「旭立文教基金會」主辦,我也在此做一些說明。

很多朋友問我關於學習的問題,問我學習薩提爾模式的歷程?包括今天我在TFT師培、上週在台中辦教師訓練,甚至前天我在高鐵站,偶遇一個薩提爾學員,也好奇問我是否參加專訓?這麼多人問我是否參與專訓?也許當成要參加專訓的參考?

另外,也有人問我薩提爾協會,以及旭立文教基金會的專訓,我推薦哪一個專訓?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線上課程已經上線一陣子了,收到了許多學員正面回饋。許多學員也認為影像化的溝通示範,讓他們在日常的溝通、覺察與理解,能有更深刻的洞見出現,我想這是影像可以反覆觀看的緣故。這也是兩年多之前,我看Paul Tough的書《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》,看到聲音、影像幫助學習,因而有的起心動念,乃有隨後《薩提爾的對話練習》,附加了真實的對話聲音檔,還有之後的影音線上課程,都來自當初的起心動念,竟然真實世界就有人來圓那個「念」了。
 

 

錄製的線上課程上線之後,出版社的伙伴們很積極,期望我繼續錄製第二集,但是我並未想要錄製續集,起碼這一年的時間不會,起因於錄製線上課程的影響力多大?若是影響力不大,對我而言不需要費心錄製。我腦袋裡規劃的第二集課程,是立基於第一集的基礎上建構,我內在的圖像是比較深一層次,若非真有心念想學習,我以為第二集並不容易明白,需經過多次反覆觀看,看理念如何落地示範?在哪幾個細節處琢磨?


我自己就是這樣走上來,在貝曼的錄影帶示範,在貝曼與葛莫利的逐字稿中,反覆琢磨學習而來,這中間當然還包括體驗性的改變,內外互相呼應的狀況下,我更理解了老師的方式。我在公眾分享時曾提及,錄影帶與逐字稿,我最少反覆都看過30遍以上,看來我是有心學習,對老師的教導感到非常好奇,也運用在自己內在覺察,因為關係的起始點在自我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凌晨六點接受專訪,是第二次經驗了,上一次是在新加坡,這一次是在台灣,同樣都是美國的跨洋電訪。
 

這一次最不同的是,兩個小時的「專訪」,扣除廣告時間之外,多半都是我在對話,或者我在「講對話」,這個安排挺新鮮。
 

廣播錄音室來了一位女孩,帶著問題和我「對談」,談的是與父母之間關係,我得到的訊息是:父母對孩子工作有期待,希望孩子能找到大公司上班,希望孩子能抽空回台灣。父母想到美國看孩子,孩子卻無法安排放假,無法完整的陪伴父母。女孩感覺自己很困難,父母聽不動自己的話,對女孩好多抱怨……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線上課程已經上線一陣子了,收到的回饋都是正面,我統計回饋最多的是:我與宣頤扮演父女的對話,尤其是她扮演我女兒的那一段,向「爸爸」要求買一支手機,我拒絕了「女兒」,但是她卻感動的落淚。這一段我與她都是即興,按照自己內在的狀況,來應對「未滿足的期待」。她需要應對自己「未滿足的期待」,我則扮演一個父親, 如何幫助孩子面對「未滿足的期待」。

這些情景在日常生活,都並非容易的應對,但表示我們有機會和諧應對。

購買線上課程的伙伴,也提出不少問題詢問,提出許多深入的好問題,因此,我和親子天下預計在17日周一晚上八點到九點進行一場線上直播,將針對「薩提爾的對話練習」這堂課中大家的提問,來進行回覆互動,我打算在直播中談談,剛剛結束的公投中「同婚」的議題,來談人如果有不同觀點,有什麼可以注意的對話方式?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踏入寫作班才看見,陌生的媽媽看著我。也許是讀者或者家長?靦腆的對著我笑,問我能否跟孩子晤談?



我並非刻意忽略故事,只是沒有問她緣由?若是已經無暇談話,便不想多問其他細節,只是搖搖手說自己沒空。星期四的傍晚,書稿、簡報、錄影和剛掛的電話,我剛剛尋好停車位,道路快車飛馳而過,我手裡還有作文簿,送孩子的故事書,匆忙踏入寫作班。



媽媽並未多要求我答應,手上推過來一封信。



我突然想起晨霧,晨霧從窗外漫來,不需要衛星導航,生活中就有美的景致,屋子裡炭爐正溫暖,鐵壺冒著氤氳的熱氣。然而生活有重擔者,無暇一爐子炭火,甚且無閒錢擺弄一壺水,喝水只為了解渴罷了。



我接過那封信,嘆了一口氣,仍舊是問了,孩子怎麼了?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