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7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心情酸甜矛盾的長耳兔:

聽說你談戀愛了,但遭到家人反對,規定上大學前不准談戀愛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

  • Jul 23 Sun 2006 23:58
  • 禮物


純真的長耳兔:

聽說你最近正煩惱,不知該送什麼生日禮物?給你最好的朋友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




落在大安溪的雨勢方歇,火車「嗚」一聲長鳴,駛入這海線的小站—日南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  • Jul 17 Mon 2006 10:42
  • 離別




重感情的長耳兔: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

1.

翻開家庭圖,彷彿進入陌生的地圖裡一座潮濕多雨、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熱帶雨林。父親巨大的輪廓吐出一個網狀的脈絡,把全家人交織進去,將每個人的生命與生活深深鑲嵌在裡面,留在黏稠而陰鬱的境域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



我非常喜歡搭著城市裡的巴士散漫閒晃,在煩擾的城市街道,隔著車窗凝視城市的流動,漫天遐想車裡乘客的去處,以及城市裡的人與街景。又或者從一地到另一地,感受熟悉城市的陌生感,彷彿參與了城市漂流的美感,卻又體認城市一直存在,漂流的只是自己。

搭巴士的習慣從小養成。幼年家住城市邊陲,靠近台中大坑山區的小鎮,家裡唯一的交通工具是父親上班代步的腳踏車,要到城市只好搭公車,也許因此喜歡上那一種漂泊晃蕩的感覺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

這件事發生在二次大戰期間,一直藏在我內心,至今無法忘懷。那時候,我剛從內地(日本)習醫回台灣,奉父親的命令和渡邊芳子小姐結婚。渡邊芳子是台灣人,卻有個日本名字,這是當時的規定,想要成為日本的國語家庭,就要取日本名字。而我那時叫田中敏郎。

戰爭開打,美國轟炸機定期來轟炸台灣,時局紛亂,我和芳子並沒有度蜜月,每天在不安中度過。我唯一較安閒的,是拿起素描筆畫畫,有一次,我要求芳子褪盡衣服,給我當裸體模特兒畫畫。她害羞的脫完上衣,便使勁搖頭,說這是傷風敗俗的。她這樣說不無道理,畫裸畫是禁止的,我在日本曾參加繪畫研習會,要畫女體素描都是偷偷摸摸,被抓到要懲處。但是,芳子是我的妻子,這樣說也太見外了,我也沒強迫她。

晚上實施宵禁,不准點燈,我只能在有月光時,坐在窗邊畫畫。有一夜,診所的門被猛敲,我跑去開門,是負責夜間巡邏的壯丁團人員。壯丁團類似今天的義警,我看到他們,嚇了一跳,以為家裡違令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


愛聽故事的長耳兔: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