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1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崇建邀約寫這篇序,我卻拖了許久才交稿。不但過了交稿期限,還是等我打完竹大學生的期末成績,又花了兩天時間在新竹女中監考大學學測,拖到過年前才終於寫完。為這本<沒有圍牆的學校>寫序的我,可是毫無疑問地在體制的圍牆裡作威作福、討生活。但我很高興有機會寫這篇序,來表達我對崇建這本書以及全人這個實驗學校的看法。

與全人結緣是在七、八年前,創辦人老鬍子希望我以研究者的身份進到全人,探討孩子們在繪畫中展現的創造力。從那時起,全人就一直成為我反省台灣教育的一個重要參照點。那時在老鬍子主持下的全人,是如此清楚堅定地反體制,不僅反教育體制──把升學主義和文憑一腳踢開,也反對資本主義的社會體制──對主流的意識形態採取嚴厲批判的態度。就像這本書的名字一樣,這確實是一所企圖把體制圍牆打掉的學校,讓人在裡面可以專注地跟生命和這個世界自由對話,而不必再受到異化人的規範圈禁與威權恐嚇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親愛的長耳兔:

有時候,你會說「不值得被爸媽愛」。我聽到這句話時,心裡很難過。

我不知道這個「不值得」,如何從你心裡長出來的?但我的經驗,以前很不乖,功課很差,覺得對不起父母,沒有當一個「好」孩子,所以覺得自己不值得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




2005年7月,我向美麗的卓蘭山頭告別,離開全人中學,準備下一階段的人生旅程。我沒有太精細的規劃,只打算留一段時間給自己,完成幾本想寫的書,還有幾段旅行,那是我目前想做的事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



親愛的長耳兔:

讀小學時,我聽過一個小故事,一直記在心裡面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5) 人氣()

  • Jan 10 Tue 2006 14:07
  • 亂彈




放了一首Diamond and Rust,在深夜,音樂帶著思緒飄到久遠的角落,聊起了Bob Dylan(鮑勃•迪倫)、Joan Baez(瓊貝茲)、村上春樹以及耀明和我的經歷。晨起,復見共鳴,想起以前上民謠課的日子,忍不住跟著Diamond and Rust的旋律亂彈起來,雜亂無章,勢所難免,因為風的緣故(洛夫說的),真的是因為風的緣故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

親愛的長耳兔:


你最近好嗎?是否還在徬徨與焦慮?這幾天,常想起你深鎖的眉頭,不快樂的表情,想著想著,便想寫一封信,為你送上一點關懷,還有談談上次沒有回答你的問題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

親愛的長耳兔:

我住的地方下雨了,滴滴答答,有一種詩的節奏。

我喜歡落雨時候,尤其是冬季山居的日子,坐在雨簷下,燒一小爐炭火,煮一盅茶,讀一本書,或看遠山的嵐氣漸漸飄來,想一些事情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親愛的長耳兔:

最近看到你,好像不太開心,悶悶不樂的樣子。但這只是我的感覺,並不是事實。也許你開心得不得了,只是在煩惱錢太多該怎麼花?或者像哲學家一樣,在思考一個深刻的問題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親愛的長耳兔:


前一陣子,你很不好意思的寫信問我:「什麼是愛?」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



小時候,我打從心底惱恨桐花,直到我看到一株發光的桐花樹。

那時候,孩子放學後常聚在伯公廟玩。廟邊有株大油桐,人稱這廟為油桐伯公廟。樹大有神,腰繫上大紅布,到了四、五月,半天高的樹頂湧出白花,像豪雨翻吵得旺,小廟快憋死在汪厚厚的白光下。白光總是流水滑膩,我們在花毯上玩會摔得四腳朝天,把當天的功課忘光。不知怎的,總在玩得盡興時,桐花像轉學生趁興的加入,一陣白煙似的輕撩起了我們,再重重摔下,好惱人。

im80081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